專欄 Columns | 華彩奏

夢見羅馬戰士音樂的小丹尼爾

(Tibor Bozi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大多音樂家小時候都會夢想登上偉大的音樂舞台,這些夢想不外乎: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英國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或澳洲雪梨歌劇院。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真的幸運踏上這些表演舞台,每個人內心都充滿對自己無限的驕傲和對這些莊嚴的場館無上的敬畏。

從小,我就夢想著在好萊塢露天劇場(Hollywood Bowl,世界最大的露天演出場館之一)演出。不過,夢裡沒有傾盆大雨……

大多音樂家小時候都會夢想登上偉大的音樂舞台,這些夢想不外乎: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英國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或澳洲雪梨歌劇院。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真的幸運踏上這些表演舞台,每個人內心都充滿對自己無限的驕傲和對這些莊嚴的場館無上的敬畏。

幾年前,我終於登上了自小夢想的夢幻舞台——好萊塢露天劇場。它位於洛杉磯市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劇場之一,可容納超過一萬八千多名觀眾。它於1922年7月11日落成,並迅速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古典音樂家的熱門競技場。1931年,傳奇小提琴家海飛茲(Daniel Heifetz)說,在這裡你不是音樂家,而是羅馬戰士。在好萊塢露天劇場演出的,不單是古典音樂群雄,還有世界知名的流行巨星披頭四、Pink Floyd和艾爾頓.強等。當然,古典音樂持續在劇場扮演著重要角色。到了夏季,這裡也是好萊塢露天劇場管絃樂團和洛杉磯愛樂的駐演劇場。

終於,我期待許久的邀約來了:7月12日那天,我將首次與美國指揮斯拉特金和洛杉磯愛樂在這裡首演!

演出的前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踏上這個舞台,心裡溢出無法抑制的期待。當我在入口前的大螢幕上看到自己演出的大型廣告時,忍不住拿起相機想照下來。突然,一名全副武裝的員警衝了進來,說:「先生,你不能停留!」我急忙向他解釋後,他笑了。「真的嗎?在劇場演出?好喔!」然後,他自告奮勇地幫我跟大海報拍照!

第二天早上彩排在劇場裡進行。溫度計顯示33度,加州的空氣又潮又濕。為了保護交響樂團,工作人員在舞台前掛了一個遮陽幕。現年93歲的作曲家沃爾特.阿倫(Walter Arlen)是特別嘉賓,他在1939年逃離維也納後,在《洛杉磯時報》擔任音樂評論家超過30年。排練結束後,我們坐在觀眾席,他說了好多關於托斯卡尼尼或布魯諾.沃爾特等音樂家有趣的小故事,都是他多年來在這個劇場裡經歷的。

音樂會當天晚上,這個劇場發生了30多年來幾乎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下大雨了!起初只有微微幾滴,不久後,天空像開了大門一樣,水整個倒了進來。洛杉磯愛樂的樂團成員勇敢地繼續演奏,在音樂會開始時,他們演奏了美國國歌,觀眾們熱情地跳起來,愛國地唱著歌。

那些偷偷挾帶雨傘進場的觀眾試圖撐傘,但立即受到在場員警的警告。到後來,暴雨開始滴在低音提琴等樂器上。不滿的樂團工會歇斯底里地打手勢,堅持要把管絃樂隊移後幾米。瘋狂的雨水甚至濺到向體育場轉播音樂會的大螢幕上。

然而,在劇場裡,有一條金科玉律:「演出必須繼續下去(the show must go on)!主辦方在前一天晚上向我解釋了這一點。沒有什麼能抑制狂轟濫炸的情緒,無論是對我還是對觀眾來說,都不足為奇。經過幾次中斷,終於到了我表演的時候了。雨雖然幾乎停了,但颳起了大風,音樂家們緊緊抓著他們的譜和譜架。我無懼無畏地走上舞台。

這是一個偉大的夜晚,童年夢想的高潮,也是對我許多音樂英雄的致敬。我盡情地享受舞台上的每一秒,不希望演出結束。下台後,來自洛杉磯的好朋友弗雷德里克到更衣室里看望我時還擁抱了我說:「嘿,你在好萊塢劇場拉琴了!你鬥贏了大雨!」

海飛茲說對了,在這裡我不是音樂家,我是羅馬戰士。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