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聽◢ 聲物學╱第二堂課:身物學

女高音林玲慧談發聲方法與練習 發聲 從文化背景到認識身體

(李國聖 繪)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女高音林玲慧認為所有有心認識更具共鳴、更有效率發聲的讀者與學生,第一步就是要意識到自身文化背景的特色,若屬於習慣活在規範框架裡的性格就必須試著打開心房,才能事半功倍探討其他的技術性問題。除了吸氣吸得深、力量向下扎根、肌肉放鬆、聲帶閉緊、頭腔發聲點等微細但關鍵的身體調整外,不同的語言造成的發音習慣也需注意……而經過長期練習、準備好「發聲」的一切後,林玲慧說,上台時就忘掉所有的規則吧!不刻意突顯技巧,一切注意力都要放在好好表達音樂裡的情感。

「我在義大利留學時,發現他們的歌聲為什麼會如此亮麗、外放,追根究柢,不是因為發聲方法的差異,而是和民情風俗、飲食習慣有關。」女高音林玲慧談人聲製造到最後,延伸出的核心問題不在於技巧如何達到,而是突顯出聲音總是真實反映出心聲,甚至能把一個人身處的文化脈絡都體現出來。「比如很多時候我叫學生手張開,他們最自然的反應就是打開手肘,完全忽略還可能有手臂、肩膀的動作。」相較於義大利人說話一定要大幅比劃,雙手不用就幾近「失語」,台灣女生多數時候被要求要端莊、有氣質、說話輕聲細語,自然也就造成了截然不同的聲音表現。

所以林玲慧認為所有有心認識更具共鳴、更有效率發聲的讀者與學生,第一步就是要意識到自身文化背景的特色,若屬於習慣活在規範框架裡的性格就必須試著打開心房,才能事半功倍探討其他的技術性問題。

好的發聲,從呼吸開始

關於實際操作,林玲慧率先提點出「發聲」的好壞與否,最大的關鍵就在尚未發聲之前:「一般人如果沒有注意,通常吸氣只到胸腔,因為不深,說話時氣流會直接打喉嚨,既傷聲帶,發音品質也不佳。」

不過要能吸得深,不只是注意與否,更需要長期訓練。她這次因為帶領雲門舞者練習《定光》中的歌唱段落,才發現即使是善用身體的舞者,也在「呼吸」上屢屢卡關,「因為他們好像比較容易把『呼吸』當成『動作開始』的暗號,而沒有意識到氣息可以沉入下半身。」

於是林玲慧要大家先把腹部想像成一個氣球,吸氣時要吸到身體最底部(相當於與氣球吹口相對的那個點),直達下盤(腰部以下),這時尾骨會往後撐開,橫隔膜左右張開,如此一來,身體就是一個充飽了氣的狀態。此時試著發出聲音,氣流會像從鼓脹的氣球吹口快速噴射,利用這樣的氣壓發聲,效果最自然、最省力。

然而,聲帶此時不是反而遭受到更大的氣流持續衝擊嗎?「因為有橫隔膜作為緩衝,它像一張彈簧床一樣,因此氣流再大也不會讓聲帶受損。」林玲慧進一步解釋吸不夠深會引發的後果:「通常舞者都會吸到肺以上或咽喉處,這時氣流沒有地方可以製造氣的壓力,或是製造壓力的空間太小,就會直接衝到聲帶。」

吸得飽滿後,還要注意腳趾要往地板下抓,彷彿整個人生了根,如此才能與向上噴射的氣流產生反作用力以維持高壓。她說這很像是拳擊選手,雖然他們看起來一直在台上跳躍,可是每個人力量一直都是往下扎的,所以怎麼推都推不倒。她也舉出自己在排練《蝴蝶夫人》時,因為很多段落都要跪著,這時往下扎根的力量如果夠強,常常會使兩膝蓋瘀青,所以為了達到最好的發聲狀態,她一定會戴上護膝演唱。

吸足了氣,肌肉還要記得放鬆,身體繃太緊就像水晶杯被整個握住,怎麼敲都敲不響,演唱時,只要專注一個點使力(稍後在「頭腔」處會繼續解釋)就能有好的共鳴。林玲慧特別提醒:「幫助發聲的是音箱(身體),而不是外顯的大小聲,放鬆身體才能有泛音,不然就會像鋼琴蓋沒打開,聲音小一半。」

當前述要點都熟練後,身體慢慢就會變得像是冰淇淋車上的叭噗,每一次把氣送完,就又能自然而然地回到充滿氣的狀態。

(李國聖 繪)

聲帶閉起,進而找尋頭腔位置

再來要注意的就是唱歌時聲帶一定要閉緊,很多人唱歌會打開聲帶,這樣就形成漏氣的聲音,這個狀況不僅會帶來不好的音質,更可能使聲帶受傷,輕則生痰,重則長繭。林玲慧覺得這大概是目前台灣聲樂界最亟需修正的問題:「也許是因為我們盛產輕女高音,使得許多人覺得這種漏氣的聲音好像比較優美,夾緊的聲音太重,但這完全與輕重無關,而是共鳴夠不夠完整。」林玲慧說這些狀況通常是日積月累產生的,一次、兩次發現喉嚨不對勁也不要太緊張,趕緊修正就好,有時啞了,休息一天身體會再恢復到比較好的狀態,下一次重新開口就要提醒自己切勿再犯。另外,呼吸也要切記不要有聲音,否則聲帶一定會往喉嚨正前方去,使肌肉變得乾、硬,導致發音困難。

當腹部、胸腔、喉嚨都準備妥當,就能聚焦來談「頭腔」了——它是在腹部之外另一處製造壓力的地方,直接關係到聲音能傳多遠。

「這時我們要注意,你的屏氣有多高,聲音就能傳多遠。」林玲慧口中的屏氣指的是在吸氣後,讓氣流先憋在頭腔要發出某個音高的位置,此時加上原本在頭腔以下的氣壓,聲帶只要稍稍開一個小小的孔,便能發出極為有力的聲音。接著,進一步將口腔裡的軟口蓋、硬口蓋打開,並拎起小舌頭,口腔內部變會成為宛如反響板一般的裝置,增加聲音的共鳴與音量,達到義大利經典的面罩聲發聲法。

不過,當演唱持續下去,身體的氣流愈來愈少時,發聲的品質不就會出現變化?林玲慧再度拿氣球做例子:「你看它吹滿後放氣,雖然會變小,但控制釋放的速度與方式,便能維持同樣的壓力。我們在歌唱時就是要不斷調節身體的空間,讓壓力一直維持一樣。」林玲慧也說,真正演唱時,有些樂句不需要或沒時間吸滿整個身體,歌手唯一要注意的事就是要製造、維持相同的氣壓。比如輕女高音通常會跑很高的音群,她們沒有時間吸太深,因此就會以比較高的點來製造壓力,反觀演唱華格納等作品,因為樂句間隔較大,製造壓力的點便能深沉。

努力突破語言限制

除卻以上的生理檢視,語言的影響也是不可不注意的要項。「中文比較不連續,一個音一個字,外文比較連續,和義大利文的活潑就形成很大的對比。再者,我們台灣人說中文時,下巴的力量會比較多,這點和日本人很接近,這個下巴的咬合在唱歌時反而會阻礙氣流的順暢。」她提到中國人在說中文時,往往是用聲帶咬字(韓國人也是),下巴幾乎不用力的,這種方式使說北京話的歌手在練習聲樂時,反而有了意想不到的優勢。

林玲慧對此會有特別深刻的體悟,導因於她曾在某次國際大賽最後一輪時,因為下巴過度用力而與前三名擦身而過,所以現在在教學現場,她總會特別提醒學生要練習用聲帶咬字,強化其肌肉與彈性。

最後她想給大家的叮嚀是,練習發聲時一定要記得唱對時的肌肉感覺與力量,因為從自己口中唱出的聲音,由自己的耳朵聽起來並不準確,很多時候自己聽來很大聲,遠處卻不夠強,因此去記憶身體的狀態會比只用聆聽好。有時如果真的抓不到方法,林玲慧建議也可嘗試模仿:「模仿老師的口型、身姿與表情等,透過最原始的學習方式,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而經過長期練習、準備好「發聲」的一切後,她說,上台時就忘掉所有的規則吧!不刻意突顯技巧,一切注意力都要放在好好表達音樂裡的情感。這時,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就會是最好的發聲,每一個瞬間都成了最寶貴的時刻。

學習重點:

  • 來自不同國家、文化的人們,他們的發聲方法會不一樣嗎?台灣人特有的發聲方法觀察!
  • 人體是如何發聲?發聲部位只有喉嚨跟腹部嗎?
  • 把身體視為發聲物件,牽一髮而動全身,發音也是如此,但發音部位又是如何帶動全身肌肉呢?

讓我們一起認識自己的聲音與身體吧!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5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