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告別2020的幾種方式/我的告別方案

小提琴家陳銳 台灣已是家 爸媽一起來台跨年

陳銳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送走二○二○年,我會更珍惜人與人的情感,等疫情過後,我就又得開始飛了,不過我想到時會有點改變,因為我發現台灣已經變得很像我可以回來的一個家了!

當一位演奏家,免不了要獨自一人練琴,但上台得以發揮、可以跟人互動、看見音樂帶給人的衝擊時,是我最期待的一刻。回想我二○○九年贏得大賽開始,每個禮拜都在不同的城市、國家之間飛行。為了不想失去好的演出機會,十年來我不斷換地方生活,每天不但怕睡過頭,更要隨時準備下一場演出的曲目。結果疫情一來,我不僅不能跟人接觸,連外出都不被允許。即使演出暫停,生活卻不能停擺,我還是希望能夠發揮影響力,鼓勵更多人找回目標。所以我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練琴心得、邀請音樂家朋友們共襄盛舉。也替學生募款、辦網路比賽、甚至將自己家裡變成了錄音室,灌錄了由自己一手包辦的專輯來記錄這段時光。

我從未在台灣停留超過兩週,但這次回台至今,不僅認識了很多朋友、受到照顧,也有深刻的感觸——我在澳洲成長,卻在台灣出生;十六歲就到美國求學,卻很快地在世界各地旅行。我常認為自己很國際化,卻也沒有歸屬感。所以在跨年時,我總是盡量安排與父母一起度過。以往沒有特定的地點,但今年他們也會飛來台灣團聚。若沒有疫情,我也許沒有機會好好休息,很感謝之前在美國被隔離的那段時間,也很感謝來台灣享有自由。送走二○二○年,我會更珍惜人與人的情感,等疫情過後,我就又得開始飛了,不過我想到時會有點改變,因為我發現台灣已經變得很像我可以回來的一個家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