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從香港出發的疑問句,交出遍布宇宙的答覆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形體作品《○》

《○》排練現場。 (又一山人 攝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二○一九年的香港擾攘不休,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行政總監黃國威打了通電話給舞蹈藝術家邢亮,電話中,他問:「我們能為香港做些什麼?」這大哉問邢亮當下回答不出來,覺得擔子太大,何能承接?直到黃國威再問:「若找又一山人合作呢?」邢亮躊躇一會兒,便答應了。全新長篇形體作品《○》就此催生。

邢亮╱又一山人╱城市當代舞蹈團全體舞者《○》將延期至2021年舉行

公開彩排線上直播

4/30  19:30

INFO  https://bit.ly/3bDPBni

YouTube直播:https://youtu.be/Sf4Lr4Hm9xg 

Facebook直播:https://www.facebook.com/ccdc.page/live

故事得從邢亮與跨界視覺藝術家又一山人的首次合作說起。二○一七年的舞蹈影像作品《冇照跳》,又一山人邀請邢亮作為這支舞蹈紀錄片的重要角色之一。以平面設計出身的又一山人這回跨足電影製作,想法充滿彈性,邢亮回憶:「拍攝過程是即興的,我非常喜歡那樣的狀態,依照他給的影像做反應、以直覺行動。」

其中,讓邢亮印象最深刻的是首映後的演後座談,又一山人說了句話——在《冇照跳》的尾聲,鏡頭帶到維多利亞港灣、時間是四五點的落日,畫面氤氳動人,又一山人請到作曲家龔志成譜曲。「我希望最後的配樂,是讓香港充滿希望的、能讓觀眾能夠感受到香港的朝氣與能量。」他這麼交代。幾天後曲子完成,又一山人問龔志成:「你認為這就是香港充滿希望的感覺嗎?」邢亮解釋,這首曲子在山人第一時間聽到時,應是不大符合他的期望,然而龔志成聞之點頭,答曰是的,這就是他欲表達香港的希望;「那好,我就用你這首音樂。」又一山人說,他的果斷、包容與信賴,簡直顛覆邢亮三觀,讓他無比敬佩,這也是何以邢亮願意接下那巨大命題:「能為香港做些什麼?」他非隻身一人,而與又一山人共為聯合導演,交出名為《○》的作品,願以此答覆。

答案,是刪除標準答案

「在《冇照跳》他是主導,我輔助。」邢亮說,到了《○》則是他倆同時導演,從設計出身的又一山人想法與眾不同,多有跳脫既定舞蹈思維的意見。「若是以前,會覺得跟這種人溝通有障礙,是種束縛。但現在我反倒覺得能因此激發出些新的火花。」邢亮坦率,說以前只要任何與他主觀性不同的便全盤否定,近年則不然,「會有這樣的轉化,主因應是我開始接觸了佛學。」

佛道思想裡的「空」,並非空無,而是擁有容納一切的力量。他舉例:「像我們這種從小搞專業舞蹈的,腦袋裡自然會產生一種『標準』。」標準指的是如形體或者表演邏輯上的,這些技藝固然重要,然而倘若徒剩技藝不免淪於表象了——「我舉個例子,以現代舞來說,大家都在尋找風格。但當風格真的被建立起來之後——“It's that”,就這樣了。可能性全然失卻!」而佛學給予邢亮的,是將標準重新淘洗一切,融合、轉化,是能包藏所有。

他談到碧娜.鮑許(Pina Bausch)說過的那句經典:「I'm not interested in how people move but what moves them.」(我在乎的是人為什麼動,而不是如何動。)強調碧娜的原文是“move”而不是“dance”,「若是如此,那麼她討論的是人類的行為,所有行為動作都是舞蹈的一環。也因為這樣,你在碧娜.鮑許作品中看到的每一個舞者都是他們自己,每一個舞者都在彰顯自己的生命力。是這些個體的總和,建立起碧娜.鮑許的風格,而非單一形式。」

邢亮(左)與又一山人(右)。 (Vivien LIU@Studio UNIT 攝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 提供)

無論喜不喜歡,它都在

因此,回到《○》。雖然這個作品的緣起是香港,然而排練到了後期,邢亮並不再只是把焦點放在香港這環境。「我個人特別喜歡一句話:入境隨俗。」他說,在哪個土地裡就讓自己成為那裡的人,使思想如流水,身形各異,本質不變。「因此,我不願以區域來界定人,那樣一點意義都沒有。」

在《○》中,邢亮與十四位舞者工作的時候,他探問的是:「在你生命中最想做的,最有感觸的東西是什麼?」他說:「當所有舞者,都很真誠地把生活、把他們的看法展示出來的時候,那十四種誠實的狀態,會非常自然地與香港連結,而不是被區域、種族、文化禁錮。」關於生命的意義,邢亮回答:「那應是遍布宇宙的。」藝術或許只是個雜耍,若我們僅將它視為呈現技藝媒介的話。然而,生命何嘗不是呢?邢亮字字句句說得鏗鏘有力:「以生命來說,你見不到本性,一切只是過眼雲煙,看不到終極的核心的話,就只能見到一個現象。」

總體而言,《○》則是一齣探觸本質的作品。為此,他希望能在舞台上展現所有舞者思考的方式,述說眾人在這塊土地共同探討的主題,而非尋找另一種編舞風格。《○》欲打破慣性,打破邏輯思維,使舞台上表現的:「不單單是呈現我這個導演交給他們的動作,最寶貴的應是我們從中發現自己還有多少可能。」

最後,回頭再問:《○》的本質為何?邢亮毫不猶豫地回答:「包容」。

「無論你喜不喜歡,它都在裡面。所謂的藝術,就是允許任何東西都存在。」他說。《○》的主題應不單單只講述香港,卻是透過此地的現象,進而思考生命的本體。這是邢亮作為一名藝術家的祈願,也是他生而為人的期盼。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4/01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