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思想不短路

文明衰退的表徵:過多是非選項,缺乏申論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人們在臉書上的貼文,初期網友只能上去點讚,後來增加了愛心、加油、驚、怒、哀、樂等其他6種表情符號選項,但和YouTube的正、反標記相比,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將意見或情緒簡化為符號表達,彷彿非黑即白,在文明的發展上實屬一種導向弱智的行為,也可能反映出網路社群型態造成人類自我意識衰退的一項潛在危機!

疫情期間現場音樂會減少,筆者也不常出門,待在家裡上YouTube補看了許多工作忙碌時未能好好欣賞的影片,尤其是自己喜愛的某些早期大師級演奏家的影音檔案。以西洋古典音樂而言,過去不同時期的作品內容固已定格,但其演奏風格卻會隨著時代的不斷前進而變化,且在許多詮釋細節上常會因人(演奏者)而異。譬如同樣一首拉赫瑪尼諾夫《D小調鋼琴協奏曲》的開頭主題,樂譜上雖有基本的速度標示,但作曲者本人的歷史錄音和他同時代其他鋼琴家所採用的速度就不太一樣;到了20世紀中葉和末葉,一般對該曲普遍習慣的平均速度又分別產生了變化。對筆者而言,在這方面並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最大的樂趣反而是欣賞不同演奏版本的各自特色。因此每當看到這類影音檔案總有一些網友在底下按倒讚時,我心裡其實蠻好奇的!

按讚之外,有何想法?

Youtube螢幕下方有讚或倒讚的兩種符號,反映網友對影片的好惡。若視頻內容屬於某些政治或社會議題,直接了當的兩個正負選項,或能被視為一種單純的民意表態;但表演藝術的內涵是非常抽象的,筆者個人從音樂專業的角度,十分好奇那些倒讚符號背後的真正想法或想表達的意見。可惜在YouTube讓網友輸入留言的欄位中,卻很少看到什麼較具體的意見陳述。在今年7月的本專欄裡,提到已故美國名時裝設計師郝斯登(Roy Halston)對媒體評論愛恨交織的往事,常將「評論不重要」掛在嘴角的他,展演後卻禁不住翻遍報章想看看各家評論的意見。在當今的網路世界裡,即使網友甲、乙大多並非專業評論家,但作為受眾對演出有任何稍微具體的看法,無論正反,對於筆者而言卻都是值得善加分析的參考資料,遠比膚淺的讚、倒讚更具意義。

人們在臉書上的貼文,初期網友只能上去點讚,後來增加了愛心、加油、驚、怒、哀、樂等其他6種表情符號選項,但和YouTube的正、反標記相比,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將意見或情緒簡化為符號表達,彷彿非黑即白,在文明的發展上實屬一種導向弱智的行為,也可能反映出網路社群型態造成人類自我意識衰退的一項潛在危機!歐洲啟蒙運動初期的哲人笛卡爾揭櫫「我思故我在」,重點是在個人覺醒的過程中,知其然、更須知其所以然;在性情的或動物性的直覺感受之上,還得加入理性思維的組織或辯證,並有條理地陳述出來。

評論間的對話與交流

這讓我想起20世紀中葉執西方樂評牛耳的《紐約時報》樂評主筆荀貝格(Harold  C.  Schonberg),他曾表示寫樂評主要就為了散播一些個人對音樂的專業想法,促使讀者對問題加以思考。名鋼琴家盧普(Radu Lupu)進一步認為,在理想上,勿使評論成為一家之言,彷彿誰說了算,最好能形成雙向甚至多方的意見交流及對話。盧普所謂的對話,除了樂評與音樂家之間,也可能包括樂評同行之間。但評論交流的形式很多,其實在網路世界裡有個相當特殊而有趣的例子,就是集西方影評媒體大成的網站「爛番茄」(Rotten Tomatoes)。不少影迷在看電影之前可能也曾上去察看評價如何,而這個「爛番茄」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呢?

站上廣蒐各地經其認證之媒體針對某部影片所寫的影評,再將各個評論的基調用程式轉換成代表正負的標示,並加總平均出一個打給該片的分數和等級。但重點是網站裡也羅列所有參與影評的摘要及全文出處的網頁連結,如此無論是個別影評人或有興趣的觀眾,均可經由該平台博覽針對某部影片動輒一、兩百篇的影評,進而理解不同評論的具體觀點及內容。除此之外,站上還另闢一塊空間,讓實際看過該片的影迷發表感想,並同樣將這些動輒上千筆的感想基調轉換成一個影迷分數,和專業影評的分數並列在網上供人參考。這個匯集了成千上萬各地專業及業餘影評/影迷的網站,實質上就成了一個該領域的意見交流中心,只是各抒己見的評論者之間不必當面鬥嘴。

21世紀後網路和社群媒體的發達,原本是要促進世界村裡人際間的聯繫與融合。唯近年卻產生了幾個值得注意的警訊,譬如IG網紅造成的羊群現象,「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導致自由意見表達的壓抑,以及社群網站依商業機制設定的演算法而產生的精神偏食徵候群。筆者用一句話總結之,就是文明發展的弱智導向。本專欄後續將針對上述現象對藝術發展的影響加以論述。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0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