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達佩斯the Erkel Theater演出的《外套》
布達佩斯the Erkel Theater演出的《外套》(AFP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地獄、煉獄與天堂—浦契尼的《三部曲》╱劇情與音樂

歌樂與故事 鋪陳哀樂人間

浦契尼「三部曲」劇情概述與音樂介紹

三段人間故事,構織一晚豐富的歌劇演出,浦契尼的三部曲,到底演了哪些人的故事,唱了哪些美妙的音樂?入場之前,讓我們說給各位聽……

三段人間故事,構織一晚豐富的歌劇演出,浦契尼的三部曲,到底演了哪些人的故事,唱了哪些美妙的音樂?入場之前,讓我們說給各位聽……

《外套》

一九一○年,巴黎,一艘駁船停靠塞納河畔,工人穿梭卸貨,中年船主米凱列叼著菸斗靜看落日,他的年輕妻子喬潔塔則在甲板上忙碌著。老闆娘喬潔塔請路易吉、廷卡和塔爾帕三名工人喝酒。岸上來了個手搖風琴藝人,最年輕的路易吉喚來藝人,要他演奏舞曲。喬潔塔先同廷卡、再和路易吉跳舞,她和路易吉之間,明顯有著什麼。米凱列的出現打斷了舞步。喬潔塔發現丈夫悶悶不樂,但不明所以;岸上來了個賣唱人,唱著關於痴情少女咪咪為情人憔悴而死的歌。芙露戈拉前來找她丈夫塔爾帕,氣氛變得歡快。廷卡因妻子不忠借酒澆愁,路易吉亦順勢抒發自身苦悶。

路易吉這首〈情有可原Hai ben ragione〉,是小有名氣的男高音詠歎調。路易吉借題發揮,先提工人生活的悲苦,再轉到他心中真正的痛:暗中偷情的膽戰心驚。浦契尼誇張戲劇化的音樂,令這短短兩分多鐘的訴苦,顯得異常悲壯。

芙露戈拉唱出希望能和丈夫有個鄉間小屋頤養天年的心聲。鎮日航行、難得上陸的船家婦喬潔塔,則懷念起過往在巴黎郊區成長的歡樂時光;同鄉的路易吉亦加入她,分享著相似的回憶。二重唱末尾激情的管絃樂,像是在暗示兩人之間的情深意濃。

塔爾帕夫婦離去,只剩下喬潔塔和路易吉,兩人壓抑的情感正將迸發時,米凱列自艙底上來,驚訝路易吉為何還在。路易吉解釋說想請老闆帶他到盧昂(Rouen),他打算在那兒上岸;米凱列勸他別去,路易吉答應留下。米凱列離去,喬潔塔質問路易吉為何要離船,他表示無法忍受和另一男人共享她。兩人相約今夜再次幽會,同樣以點燃火柴為信號。

米凱列回到甲板上,對妻子表達情意。他回憶起過去的快樂時光,一家三口和樂融融,夜深時,他經常用外套緊緊懷抱妻子,甜蜜無限;然而自小孩死去後,喬潔塔變得冷淡,常常不在房裡睡覺。米凱列求妻子回到他身邊,喬潔塔卻閃躲敷衍,說她累極了,轉身回艙房。街上一對戀人走過,滿口蜜語甜言;被冷落的米凱列懷疑妻子另結了新歡,卻不知對方為何人,愈想愈氣,滿心憤恨。

這首怒氣攻心的〈什麼都沒有!寂靜!Nulla! Silenzio!〉,是《外套》另一重要的詠歎調,收放自如的男中音和勁道十足的管絃樂,赤裸展現中年船主的內心轉折。至此,殘酷結局已然寫下,再無轉圜餘地。

天色全黑,疲累的米凱列掏出菸斗,點燃火柴。路易吉望見火光,以為是信號,跑上船來,結果被米凱列逮個正著。米凱列逼路易吉承認和喬潔塔的關係,並在盛怒之下勒死了他。聽聞喬潔塔的呼喚,米凱列將屍體藏進外套裡。喬潔塔感到不安,前來請求原諒,希望丈夫再次以外套擁她入懷。米凱列憤怒地敞開外套。驚見路易吉屍首的喬潔塔,轉瞬間已遭丈夫刺殺身亡。

《修女安潔麗卡》

時間倒回十七世紀末,義大利西埃納(Siena)附近的女修道院裡,修女們正在吟唱聖詩,兩名勞務修女和安潔麗卡遲到了,然唯有後者下跪吻地懺悔。晚禱完畢,眾修女走出教堂,繼續接受教引嬤嬤的訓示:兩名勞務修女因遲到卻未懺悔被罰默誦祈禱文,另外兩名修女亦因不同過失各自受處罰,其他修女為取悅天主,可以休息遊戲。杰諾維耶法修女說今天是難得見得到夕陽令噴泉變得金黃的日子,該舀一勺泉水獻予墓園裡的姐妹。安潔麗卡卻說:「慾望是生命的花朵,不在死亡的土壤開綻。」由此引發一番關於慾望的討論。多年前曾是牧羊女的杰諾維耶法,渴望再次摸摸小羊羔,她為此微小的慾望向上主懺悔。安潔麗卡說自己沒有任何慾望,修女們卻竊竊私語說她撒謊,大家都知道出身富貴無比的安潔麗卡犯了她們不清楚的過錯,來此贖罪已七年,最大願望就是得到家中的消息。

醫務嬤嬤來向安潔麗卡求助,說有一名修女遭蜂螫傷,正痛苦呻吟。擅長栽種藥草的安潔麗卡馬上摘取幾種草藥給她,說很快能見效。兩名化緣嬤嬤帶著豐盛食品歸來,並提及門口停著一輛豪華馬車。安潔麗卡聞言急切打聽細節,盼望馬車是來自於她的家庭。院長來了,告知是安潔麗卡的姨媽——公爵夫人,前來探訪。

面對激動熱切的安潔麗卡,公爵夫人表現得極其冷淡,並直言此行目的:她要安潔麗卡簽字同意分割家產,因為她妹妹要結婚了。安潔麗卡為妹妹感到高興,問到她將要嫁給誰?「一個為了愛情,願意寬容妳玷汙我們家族名譽之罪過的人」,姨媽如此回應。安潔麗卡怒罵姨媽鐵石心腸。此言一出,激怒了公爵夫人,她反駁說,至今祈禱時,還能聽見安潔麗卡母親在天之靈,哭著要女兒贖罪。安潔麗卡轉而問起朝思暮想的兒子的近況──當年她正是因為未婚生子之罪過而被送進修道院。面對姨媽的沉默,安潔麗卡更加心急地逼問,結果換來兒子早在兩年前因病逝去的答案。安潔麗卡大為震驚,卻立刻強作鎮靜,在文件上簽了字。

「沒有媽媽在身邊,我的寶貝,你就這麼走了……」公爵夫人離去後,不勝悲慟的安潔麗卡唱出哀戚深摯的〈沒有媽媽Senza mamma〉,浦契尼最著名的詠歎調之一。從自責不捨、渴望相聚到最後的殷殷呼喚,作曲家為幾段唱詞各別精準地配上最適切的旋律與伴奏,增強數倍的情感力道,令聽者無不感傷落淚。

修女們入睡後,安潔麗卡獨自來到花園,用自己培育的草藥熬製毒液。暗自向眾姐妹告別後,她飲藥自盡,以到天堂去和兒子相聚。喝下藥後,安潔麗卡才驚覺自己鑄成大錯,犯了自殺的重罪,無法和兒子相聚了。她惶恐地向聖母哀告,請求拯救。失去知覺前,異象顯現。天使簇擁下,安慰聖母帶來一位全身白衣的金髮孩童,將他交給他垂死的母親。

《強尼.史基基》

時光再度倒流,來到一二九九年的翡冷翠(Firenze)。富翁博索.多納第家中,親戚們悲傷不已,原來博索去世了。有人打破沉靜:聽說博索生前已立下遺囑,死後要將財產全數捐給教會。此言一出,眾人譁然。最年長的西莫內建議先在屋內找找,若能找到遺囑,便可一知究竟,再做下一步打算,於是眾人開始到處找遺囑。不一會兒,李努奇歐找到了遺囑。他要求姑媽姬塔答應他和勞蕾塔的婚事,他才要交出遺囑。姬塔為了看遺囑,只好先答應。李努奇歐立刻差遣小姪兒去找來強尼.史基基和他女兒勞蕾塔。眾親戚開始讀遺囑。結果,傳聞竟是真的。眾人大怒,大罵教會和博索,更希望能改變遺囑,但卻無能為力。李努奇歐建議問史基基,因為他是翡冷翠最聰明的人。姬塔大表反對,表示不屑與鄉巴佬打交道。

此時,強尼.史基基帶著勞蕾塔來了。看到眾人悲傷的表情,史基基很奇怪他們竟會因博索的去世而傷心?得知原來是因為遺產沒了,才恍然大悟。李努奇歐希望史基基能幫他們想想辦法,但姬塔不爽李努奇歐欲娶勞蕾塔,和史基基大吵一架;史基基拉著女兒要走,勞蕾塔卻向爸爸求情,表示若沒能嫁給李努奇歐就要去死!史基基心疼女兒,只好答應幫忙。

勞蕾塔以死相逼的〈噢,我親愛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不只是《三部曲》之中最著名的詠歎調,其名氣甚至遠遠超越所屬歌劇,成為最常被單獨演唱的浦契尼詠歎調之一。然而,旋律的抒情優美和歌詞的任性撒嬌所形成的諷刺感,以及在一齣滿是虛偽狡詐之獨幕劇正中央出現這麼一首純真歌曲的戲劇張力,在演唱會上恐怕很難感受得到。

讀了遺囑後,史基基想了想,終於想出辦法。將女兒支開後,他開始發號施令。首先要移開屍體,眾人開始動作;突然響起敲門聲,醫生來看病。史基基連忙躲起來,模仿博索的聲音告訴醫生:「我好多了,只想休息,請晚上再來。」醫生高興離去。經過這意外實驗,史基基對自己的計畫更有信心,叫李努奇歐去請公證人和兩個證人來,他自己將打扮成博索,重立一份遺囑,將財產留給眾親戚。眾人大樂,開始行動,說相信史基基會公平處置。史基基換裝時,親戚們先後表態,希望獲得三樣最珍貴的遺產:騾子、這間豪宅和西尼亞的磨坊,史基基一一答應。最後,史基基提醒眾人,根據當地法律,更改遺囑一事若被發現,相關人等都會被斬斷一臂、驅逐出境!

公證人和兩位證人到來,史基基假扮的博索表示要立遺囑。先留丁點兒錢給教會,再依每人願望,將財產分給眾人。最後,將人人都想要的三項珍貴遺產,全都留給「他」最好的朋友強尼.史基基!眾人聞言大驚想抗議,卻因史基基以動作提醒他們都是共犯而敢怒不敢言。公證人和證人離去,眾人憤怒包圍史基基,史基基大吼:「這是我的房子!」將眾人全趕出去。李努奇歐和勞蕾塔則為婚事不再受阻而甜蜜相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