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偶戲演出讓人看到設計巧妙的大型偶。
露天偶戲演出讓人看到設計巧妙的大型偶。(貢幼穎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走進人家去看戲 打開你對「偶」的想像 --荷蘭 多德列希特市偶戲節

多德列希特市偶戲節是荷蘭境內最重要的偶戲節之一,除了一般常見的手偶、懸絲偶、光影戲之外,藝術節將「沒有畫上眼睛鼻子嘴巴」的物件與人體的互動,或甚至動畫,也納入節目表中。另一項特色,就是將整個小巧玲瓏的多市,作為藝術節的舞台。每年它有三套利用當地私人住宅演出的系列節目,還有一個運河遊船的節目《小艇絮語》都與當地居民和環境緊密結合,也是讓外來的偶戲節訪客最感新鮮的地方。

文字|貢幼穎
攝影|貢幼穎
第208期 / 2010年04月號

多德列希特市偶戲節是荷蘭境內最重要的偶戲節之一,除了一般常見的手偶、懸絲偶、光影戲之外,藝術節將「沒有畫上眼睛鼻子嘴巴」的物件與人體的互動,或甚至動畫,也納入節目表中。另一項特色,就是將整個小巧玲瓏的多市,作為藝術節的舞台。每年它有三套利用當地私人住宅演出的系列節目,還有一個運河遊船的節目《小艇絮語》都與當地居民和環境緊密結合,也是讓外來的偶戲節訪客最感新鮮的地方。

在夏天的初始造訪荷蘭「多德列希特市偶戲節」(International Puppet Theatre Festival Dordrecht,以下簡稱「多市偶戲節」),整個偶戲節及城鎮非常具有假日的明亮氣氛:停放在歷史港口內超過百年屋齡的船屋、銀白色的帆船、流浪偶戲班的五彩帳篷,還有人手一杯啤酒、座無虛席的露天咖啡座。

位於荷蘭中部的多德列希特(Dordrecht),居民約十二萬,十六、七世紀時是繁忙的貿易城市,四通八達的運河及開闊的港口,造就了它一度的蓬勃發展。十六世紀時,「荷蘭」首次以「國家」的名義召開的會議,就在這裡舉行。根據偶戲節藝術總監Damiët van Dalsum表示,「它是荷蘭最古老的小鎮。」

定義最寬廣的「偶」戲節,看見「物件」的豐富創意

多市偶戲節由藝術總監Damiët van Dalsum創辦,每年為期十天。由於Damiët個人的偶劇團在此創辦、常年居住於此,因此她選擇在這個與她頗有淵源、讓外國訪客形容「你好像住在博物館」的小城裡創辦偶戲節,今年並將堂堂邁入第二十五個年頭。曾有數個台灣團隊受邀在此演出,例如山宛然布袋戲團、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等。

和許多荷蘭城市一樣:多市也有縱橫交錯的運河、小巧精緻的山形屋、曬得通紅的人們在船上野餐、兜風。不同的是,它擁有荷蘭境內最重要的偶戲節之一,而且經過多年經營,已被多市觀光局列為夏季重點活動。每年的這個時節,偶戲節在城內的能見度非常高,除了既有的市立劇場,老教堂也被改裝為黑箱劇場上演偶劇,許多商家和畫廊的櫥窗,也會特別呈現與偶相關的佈置。偶戲節閉幕的那一個週末,市中心還有一整天各式各樣的露天演出,以響市民。加上偶戲節特別規劃的「實驗日」(Experiment Day),讓觀眾一票到底一整天欣賞數個年輕潛力團隊的表演及座談,並附贈午餐交流會;說這裡是愛偶人士的天堂毫不為過。

藝術總監Damiët一直以來都以最寬廣的定義,展現藝術家對「偶」的想像。除了一般常見的手偶、懸絲偶、光影戲之外,藝術節將「沒有畫上眼睛鼻子嘴巴」的物件與人體的互動,或甚至動畫,也納入節目表中。例如二○○九年的偶戲節放映金球獎最佳外語片《與巴席爾跳華爾滋》Waltz With Bashir,並邀請該片的以色列藝術指導及插畫家David Polonsky進行映後座談。又例如二○○九年的閉幕節目之一Onde Ocean,三個舞者封閉在運河上漂浮的透明大球之內舞蹈,配上燈光的烘托,看起來就像自體旋轉的大型泡沫,視覺效果甚為奇幻。藝術總監Damiët希望藉著「所有會動的物件」,開放大家的創意:「在一般真人演出的戲劇裡,焦點是人。但是在偶劇裡,焦點是物。讓物件和材料動起來、透過它把情感傳給觀眾,那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踏進人家看表演,另類引人的新鮮享受

除了對於「偶」這個元素的不設防定義之外,偶戲節另一項膾炙人口的特色,就是將整個小巧玲瓏的多市,作為藝術節的舞台。每年它有三套利用當地私人住宅演出的系列節目:「客廳系列」、「花園系列」、「船屋系列」,還有一個運河遊船的節目《小艇絮語》Whisperboat。這四種節目都與當地居民和環境緊密結合,也是讓外來的偶戲節訪客最感新鮮的地方。

每套「系列」型節目中各有三段約二十分鐘的小表演,分別發生在三個客廳、三個船屋,或三個花園中,而這些場地都是真正在地居民的家中。藝術總監Damiët表示,其實在連續進行客廳系列十九年之後,她一度想停止,但是每一年,觀眾都告訴她,他們喜愛這個結合了表演和住宅的美麗概念,希望她繼續;而事實也證明,每一年的這幾個系列,的確票券全數賣完。因此「應觀眾要求」之下,她繼續發展出花園系列,接下來則是荷蘭特有的船屋空間。Damiët認為:「進到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去的人家家裡」、「一種偷窺的感覺」,讓愛看戲的觀眾更加樂此不疲。

因此偶戲節期間,常常可見一群有點像觀光客又不太像觀光客的「旅行團」,穿梭在多市的大街小巷邊聊天邊往某個地方走。偶爾兩個團在路上不期而遇,彼此認識的朋友還會就剛剛造訪的演出或家庭,迅速交換心得和情報;他們可能都是剛剛拜訪完某個客廳的觀眾。而這些被選在民宅裡的節目,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要小、讓人有親近的感覺」。例如花園系列裡,來自比利時Miaowproductions的《跳蚤馬戲團》Madame Rosa’s,利用精巧的機關設計及幽默的觀眾互動,讓人心悅誠服地相信那小小舞台上,有一隻我們肉眼看不到的跳蚤,正在聽命於「馴蚤師」的指令表演,娛樂感十足。

在美麗的花園中看表演,就算有時內容不合個人口味,但是看看遠處的藍天白雲、瞧瞧身邊專心得目瞪口呆的小觀眾,空氣中還飄來薰衣草和不知名花朵的香氣,整體經驗讓人心曠神怡。

熱門節目《小艇絮語》,藝術家打造的城市遊船行程

而藝術節的獨門生意《小艇絮語》,則是每年票券最快售罄的節目,近幾年熱門的程度甚至到觀眾還不知道來年的節目內容時,就已經下手訂票。在你觀看此文的同時,二○一○年的《小艇絮語》已經有好幾個場次售罄。這個偶戲節的自製節目,邀請藝術家利用多市的運河和建築物量身打造一趟城市遊船的行程,在多市製作完成這個作品。

二○○九年的《小艇絮語》,受邀的藝術家是來自義大利的家族劇團Girovago e Rondella。大約二十個觀眾在深夜來到碼頭,船上的小提琴手現場演奏為這一趟行程揭開序幕。小船緩緩滑過蜿蜒的運河,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小橋;劇團創作出的詭異生物,出奇不意地出現在路線上:在河岸階梯上跳著舞的四隻手女孩、從橋面凌空出現的大腳掌等等。配著岸上的點點燈火,洋溢著費里尼電影的夢境味道。最後小船行駛至開闊的河面上,在那裡我們對多市的樣貌突然從近觀變成了遠眺,河面上的強風也將行程推波助瀾到了高潮──從水面下昇起之前只看到大手大腳的巨人人偶……。由於二○一○年的《小艇絮語》將是同一個節目,在此不多描述以保持神秘感。

二○一○年,台灣偶戲工作者受邀展創意

二○一○年的偶戲節將於六月十九日至廿七日間舉行。台灣「飛人集社」劇團的三位創作者石佩玉、薛美華、鄭淑芸,已受邀分別在花園、船屋、客廳系列中各呈現一齣新製作。其中石佩玉的《禮物》,計畫利用台灣隨處可見的紅白塑膠袋、藍白拖鞋等很「台」的小物,為荷蘭觀眾送上當代台北的城市印象。另外,荷蘭的Duda Paiva和來自伊朗的Yaser Khaseb共同創作的《雲》Cloud,將見證兩個無法理解彼此語言的藝術家,如何藉著對舞蹈和偶戲的共同熱愛,合作產出創意的結晶。而壓軸秀將由擅長大型戶外特效的比利時街頭劇團Theater Tol,以懸掛空中的舞者和焰火,創造出一個要讓觀眾high翻天的高空婚禮CORAZON DE ANGELS。全球偶戲大會UNIMA(The Un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Marionette),也將在偶戲節期間召開。二十五年的累積、全球愛偶人士的大會串,藝術總監Damiët和全體工作同仁卯足全力投入的二○一○年多市偶戲節,精采可期。

相關網站

「多德列希特市偶戲節」官網http://www.poppentheaterfestival.nl

多德列希特市旅遊服務中心 http://www.vvvdordrecht.nl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旅遊小密技

  • 從阿姆斯特丹或荷蘭Schiphol機場搭火車到多市約一個半小時。從多市火車站到偶戲節辦公室或老城中心廣場,步行可達。
  • 從鹿特丹有水路可達多市,船行時間約一個小時,也是個很宜人的夏季旅行移動方式。可查詢http://www.denieuwewaterbus.nl/index.htm
  • 住宿不妨考慮甚有特色的船屋民宿或公寓,其實在裡面的感受與足履平地差不多,只要你不是極重度暈船者。
  • 若買不到《小艇絮語》的票別失望,可以學當地人騎著腳踏車在岸上尾隨,除了可以欣賞到半套節目之外,自己也變成船上觀眾的風景之一。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