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原作精神的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團,將演出系列芭蕾組曲。
忠於原作精神的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團,將演出系列芭蕾組曲。(新象文敎基金會 提供)
舞蹈 即將上場/舞蹈篇

古典與現代兼顧的「舞」台

波修瓦與莫斯科芭蕾舞團的古典芭蕾,和帕森斯舞團的現代舞演出都是本月盛事。此外,舞蹈空間的《繞地遊》與吳美恩等的《城市.迷亂.三十》,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實驗舞作。

波修瓦與莫斯科芭蕾舞團的古典芭蕾,和帕森斯舞團的現代舞演出都是本月盛事。此外,舞蹈空間的《繞地遊》與吳美恩等的《城市.迷亂.三十》,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實驗舞作。

《波修瓦明星芭蕾舞團》

6月2〜5日 19:30

台北國父紀念館

《帕森斯舞團》

6月10〜13日 19:30

國家戲劇院

《繞地遊》系列

6月6、12、13日 19:00

6月25〜27日 19:30

皇冠小劇場

《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團》

6月21〜23日 19:30

6月25〜27日 19:30

台北國父紀念館

6月28日

台南文化中心

6月29、30日

台中中山堂

六月份的古典芭蕾舞團有兩個,都是來自俄羅斯,一是月初的波修瓦明星芭蕾舞團(Bolshoi Ballet),一是月底的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團。

波修瓦的頂尖舞者,即將帶來《天鵝湖》的第二幕與其他的芭蕾小品。而年屆五十二歲的首席芭蕾名伶娜塔麗亞.貝絲模特諾娃(Natalia Bess-mertnova),亦將親自登台,一展風采。

莫斯科市立芭蕾舞團的舞者十分年輕,平均只有二十四歲。但是他們的舞蹈,卻是非常忠於原作,保持純正古味。該團的藝術總監史墨諾夫.戈洛凡諾夫,是位傑出的編舞家,曾將俄國文學名著《安娜.卡列妮娜》《戰爭與和平》編成舞劇。此次,除了全本《睡美人》之外,還將演出〈安娜.卡列妮娜〉、〈卡門組曲〉、〈羅密歐與茱麗葉〉等獨幕芭蕾組曲。

飄浮狀態

大衛.帕森斯(David Par-sons)舞團的舞者通常是半裸的,或是僅穿黑色緊身衣。舞台上沒有複雜的佈景、道具,舞者的肢體可以曲折出各種構圖。

《信封》中的舞者,口銜信封,像隻小鳥似的展翅騰空。大衛.帕森斯的舞者彷彿具有「飄浮能力」,可以像尼金斯基(Nijinsky)所說的:「跳起來,然後在空中停留一下。」而該舞團的靈魂人物大衛.帕森斯,曾經是保羅.泰勒舞團的主舞者。泰勒曾經特別爲他編作《最後一望》、《玫瑰花》、《亞頓花園》等舞作。他自己的帕森斯舞團成立於一九八七年,至今雖然只有短短的六年歷史,卻已有甚高評價。

此次來台表演的舞作有《信封》、《睡姿的練習》、《捕捉》、《命運》、《納辛門多》等,其中《納辛門多》運用了不多打擊樂,還有吉他手與歌者穿挿出現。

《繞地遊》往何處去?

皇冠「舞蹈空間」此次的《繞地遊》是一種新的實驗。是生活環境、戲劇、舞蹈三者的結合。在六月演出的舞作有三支:《家裡見,嗯?》、《這廂有理》、《我──生命的價値是否步上了歪曲?》。

《家裡見,嗯?》的編舞者若松君是位日美混血兒,畢業於喬治亞大學舞蹈系。因爲她自己在美國的親戚並非同性戀亦非不正常者,卻意外地感染了愛滋病,使得她對AIDS的感受特別深刻。舞作之所以取名《家裡見,嗯?》,就是想喚醒社會大衆,愛滋病隨時可能與你在家裡相見。表演場地是一整棟皇冠大樓,由七樓至地下室。觀衆由上而下地被引導至每一層樓,於每一個空間「觀」「省」愛滋病引發的生命現象。

《這廂有理》預定向松山火車站借用六個空車廂,就在火車站演出,觀衆將在車廂旅行中欣賞舞蹈。車廂中並有MTV、原野樂園、流行音樂等軟硬體設計。

而闞緒達的《我──生命的價値是否步上了歪曲?》,比較傾向於自我剖析。舞者有四人,兩男兩女分飾不同的角色,探討男女間錯綜複雜的情慾與性慾。配樂上選用香港的BOX、美國的b-52轟炸機等樂團的曲子,可能會同時播放以製造混亂的效果。舞蹈的第三段,還將在天幕上播放高達的〈卡門〉等描寫愛慾的電影,與舞者相配合。

迷亂三十

老一輩的舞者時常取材自「傳說」,新一代的舞者則喜歡取材自「自己」。

《城市、迷亂、三十》這齣舞之所以取這個名字,就是因爲舞者與工作人員加起來正好三十個,而且個個都被卡在三十歲上,他們想發洩一下三十歲的苦悶心情,所以在這齣舞中有許多「怪異」:許多人被包在彩色布牢裏,看不到五官;有人把頸子套在麻繩裏彷彿上吊。最特殊的地方是他們特別拍了一支video dance,這支影片是這支舞的「序」,掌鏡者嘗試以「主觀」的眼睛把六個舞碼揉合成「抽離的具象」。

年屆三十、即將三十、已過三十的人,不妨去看一下他們如何表現「三十」。

 

特約報導|李予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