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邱兪懷
舞者邱兪懷(陳長志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舞蹈 與廢棄物、水管共舞

《異托邦喧嘩.沉默不再》 探問生之可能

2022臺北藝術節《異托邦喧嘩.沉默不再》

2022/8/26~27  19:30

2022/8/27~28  14:30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藍盒子

這裡彷彿是一杳無人煙的遊樂場,數個色彩繽紛的塑膠廢棄物,散落在一片荒蕪裡。似人似獸的7人出現在場邊,開始為此奇異之所滲進呼吸:人聲在水管裡迴響,磚瓦碰撞,身體與地板磨擦,人與物相互組裝,漫延成飛揚的線條,語言在此失效,他們成為了怪物。他們究竟來自何方,要往哪去,始終都是謎,來自異世界的聲響從未止歇,怪物/怪人玩耍、勞動、自得其樂、開派對,甚至翻覆整片地景,在裡頭攀爬。人造物、物造人,所有非自然的造物,都在其中混種成一難以命名的共同體。

舞者彭乙臻(陳長志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人與物,究竟還如何可能?

從末日科幻小說《播種者的寓言》(Parable of the Sower)獲得創作靈感的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Marina Mascarell),在《異托邦喧嘩.沉默不再》(Orthopedica Corporation)裡,關注的是人如何形成社群(community)?尤其當人被拋擲到奇異的情境時,是如何透過身體之間的溝通與傾聽,終能與他人共在、於是存活?這個思考顯然來自於疫情的衝擊,尤其是隔離、封鎖、保持距離等公衛政策,已徹底改變過去兩年的人類生活,此迫使瑪芮娜探問,「我們」究竟還如何可能?

有趣的是,《異托邦喧嘩.沉默不再》裡關注的「我們」,並不局限於人類,而是包括從城市邊緣找尋而來的廢棄物,以及表演者與物件共同構築的景貌:在西班牙原文的作品名稱中,orthopedica原指骨科、治療骨折之意,此是因瑪芮娜的創作起點是從「拐杖」的概念開始的;在2021年巴塞隆納花市劇場(Mercat de les Flors)的首演排練期,她便以各種物件、聲音與身體遊戲,引領表演者們集體發展「拐杖」能如何擴延身體的可能性。換言之,瑪芮娜的「我們」並不來自於對烏托邦的天真想像,而是在「殘」、「廢」的世界裡,萬物如何還能透過身體尋得一絲生的氣息。

舞者黃彥傑(陳長志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期待挖掘出屬於台灣的地景與音景

這或許與瑪芮娜深受後殖民女性主義、賽伯格理論等影響有關:習於在創作初期做足研究功課的她,基於對人類社會的深切關注,她總會透過閱讀豐厚自己的視野,釐清自己的問題意識,再進到排練場,以身體、聲音、色彩、空間、物件刺激出文字與理論的未竟之處。於是,對瑪芮娜來說,表演者不僅是創作夥伴,更是思想夥伴:在首演版本時,她刻意挑選7位橫跨22歲至63歲,訓練背景包含當代舞、太極、武術、中醫、小丑的表演者們,這並不是在展演某種表淺的多元,而是為了讓眾人對瑪芮娜的創作提問產生豐富激盪,於是彼此更能攜手抵達從未想像過的地方。

既然如此,由舞蹈空間舞團所演出的台北版本,是否會因表演者來自類似訓練與世代,而導致同質性過高?從2010年開始、已與舞蹈空間合作6次的瑪芮娜坦言,台灣舞者「很謙虛」,要挖掘舞者的特殊個體性確實對彼此來說都是挑戰,但她認為過去12年的合作已逐漸建立了相互理解的基礎,於是現在已能有效地與舞者拋接創作與表演上的想法。瑪芮娜也透露,因表演者特質與工作方法的不同,台北版本的《異托邦喧嘩.沉默不再》將會具有全然不同的物件、聲音與人/物關係,而她也很期待在排練過程裡,與舞者們一起挖掘屬於台灣的地景與音景。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8/04 ~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