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長志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舞蹈 兩男三馬 一舞10年

驫舞劇場《兩男常罩》

要談驫舞劇場,我們很難不意識到「時間」這件事。只不過,當年三馬狂飆的「速度」動能(還以同名作品拿下2008年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似乎也隨著人生歷練與創作體悟,逐漸化為成沉靜平和,卻同樣打動人心的時間長河。

文字|白斐嵐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21

要談驫舞劇場,我們很難不意識到「時間」這件事。只不過,當年三馬狂飆的「速度」動能(還以同名作品拿下2008年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似乎也隨著人生歷練與創作體悟,逐漸化為成沉靜平和,卻同樣打動人心的時間長河。

2022TIFA 驫舞劇場《兩男常罩》

2022/4/22~23  19:30

2022/4/23~24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另一種尺度的時間

驫舞劇場近年讓我們看見的,是另一種尺度的時間。像是團長蘇威嘉讓舞者從日落跳到天黑的《自由步》,從1小時跳到8小時,還要一路跳下去跳到第10年;又或者是藝術總監陳武康轉向有著千百年傳統的東南亞舞蹈,重新用自身卸下芭蕾規訓的身體,去回應有著歷史文化脈絡的時間,甚至連自己的生命歷程,都濃縮成為一場演出。如今,這兩人首次在創作上直面彼此的《兩男關係》,也將迎來另一個10年,面對身體、年紀、身分與創作心境的轉變,化作《兩男常罩》的再一次對話。

很多事都是從《兩男關係》開始的——至少陳武康是這樣認為的。那時兩人剛在表演工作坊演完戲,嘗試了舞者身分之外的舞台表演狀態,還有導演林奕華加入,如心理醫師般抽絲剝繭這兩位臺藝大舞蹈系學長學弟之間亦師亦友、相愛相殺的男子漢關係。他們在這個作品中認識了李世揚——如第三者般介入兩男之間的即興鋼琴家,後來更與舞團合作密切。初次《兩男關係》的嘗試,讓陳武康發現更多舞蹈與舞台表演的可能性,往後讓他愈走愈遠,在《非常感謝您的參與》,或與傑宏.貝爾(Jérôme Bel)合作的《攏是為著.陳武康》中挑戰各種既定形式與語彙。

(陳長志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細水長流的10

蘇威嘉曾說過,當年《兩男關係》像是他在表達對學長武康的景仰。不過這10年來,兩人的人生與關係也產生不少變化:威嘉結了婚,武康有了小孩,彼此在相處上卻也更像家人。他們10年來沒什麼共同合作,各自在舞團走出自己的路,也互不干涉各自接的案子與彼此創作,倒是偶爾在陳武康女兒一聲「乾爹」的吆喝下,享受工作滿檔下難得的相處時光。至於身體,又是另一個議題。從《兩男關係》到《兩男常罩》的諧音雙關,不免可看見舞者如何面對隨著歲月轉變的身體。是的,在此我們先不說「老去」,而是另一種接受與相處,如陳武康時時告訴自己:「力量是有限的,放鬆是無限的」。這樣的信念,細水長流,台上台下流過10年。

「你們成立舞團時想過會這麼久嗎?」兩男異口同聲地說「沒有」。速度爆發只是一瞬間,然而是時間的積累,成就了兩男無數個精采10年。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21 ~ 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