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於維也納愛樂廳演出盛況。
台北愛樂於維也納愛樂廳演出盛況。(台北愛樂 提供)
交流道 交流道

台灣/歐洲音樂直航 台北愛樂歐行隨記

一萬多公里的行程,十六天的日子,台北愛樂室內樂團,在歐洲完成了五場非常成功的演出,以及一場錄影錄音與一場小型室內樂演出。這些演出,震驚了歐洲的樂壇,也懾服了歐洲最嚴苛的樂評家。

一萬多公里的行程,十六天的日子,台北愛樂室內樂團,在歐洲完成了五場非常成功的演出,以及一場錄影錄音與一場小型室內樂演出。這些演出,震驚了歐洲的樂壇,也懾服了歐洲最嚴苛的樂評家。

台北愛樂之所以能成功,除了有一位一流的音樂總監亨利.梅哲之外,負責人的無私與團員的合作也是成功的兩大因素。而爲台北愛樂出力的人,大多數都是在默默中協助,在這種精神下也使團員產生一股向心力,表現在音樂上。雖然經費始終是台北愛樂的最大難題,然而在這種精神支柱之下,他們的進步並沒有因而停滯,反而能讓他們征服歐洲,登上維也納愛樂廳,所依靠的就是這股力量。

在該團返國後的記者會上,亨利.梅哲非常謙虛的將成就歸功於團員。當然我們都知道,沒有梅哲,台北愛樂不會有今天的水準,但是他仍然說他非常感激台北愛樂的這些年輕團員,是他們的傑出表現,才將他送上維也納愛樂廳的指揮台。因爲他在芝加哥交響樂團近二十年,卻始終無緣進入維也納愛樂廳。如今,在短短不到八年的時間內,他和這一群年輕朋友的夢想,竟然成眞。他也相信這將是團員們一生中永遠値得回憶的一頁,以後當然還會有機會,但第一次總是最難忘,更何況這也是台灣樂團的第一次。

維也納首戰成功

台北愛樂此次赴歐,共有五場公開演奏、二場非公開演奏。五場正式演奏正如梅哲所言每一場都有高水準的表現,證明樂團已然具有眞正職業性的穩定。以六月十三日基澤音樂節的第一場演奏而言,基澤宮的音樂廳雖然不大,但卻是維也納樂評界注目的焦點,更何況今年應邀參加音樂節的另外三個樂團是維也納愛樂、布拉格、布達佩斯三個室內樂團,在三強壓境之下,台北愛樂室內樂團也就分外引起注目。維也納的幾位名樂評家也不想放過來自東方的這匹小黑馬,準備在欣賞後表現一下他們的權威。對台北愛樂而言,這場演奏會實較六月十五日愛樂廳的演出更爲重要,因爲樂評家必會以應邀而來的四個樂團互作比較,其次,若稍有差池定會遭到嚴厲的批評,將影響所有以後的演出。好在團員們並沒有因爲長途的飛行及時差而不能適應,也沒有因爲維也納的威名而有所遲疑,經過短暫的排練之後,已然能夠充分把握廳中的特性。

基澤宮的音色非常溫暖,尤其是對於低音更有顯著的效果,台北愛樂的兩把低音大提琴呈現出前所未有的雄壯氣勢,使整個樂團的音色更形豐滿而不失其細膩。全場演奏結束之後,在聽衆如雷的掌聲中可以感覺到他們已被來自東方的小黑馬所懾服。維也納下筆最無情的資深樂評家安德勒(Franz Endler)心服口服的趨前向梅哲道賀,並表示他從未想到台灣會有如此高水準的樂團。而由散場的聽衆臉上顯露的笑容,可以感覺到每個人內心所發出的滿意程度。成功的演出使團員們更增強了信心,咸信音色更好的維也納愛樂廳,必將是一場更成功的演出。

六月十四日午後,樂團進入維也納愛樂廳排練,廳內金碧輝煌,氣象萬千,四周的金色雕像,以及牆壁上的浮雕,對聲音的散射有極佳的效果,厚木地板下塡有沙層,天花板上也鋪滿細沙,而且是懸吊在屋頂鋼架上,每一項設計都是以改善聲音效果爲目標,能獲得世界第一音樂廳的美稱,絕非偶然。愛樂的排練也呈現出極美的音色,蕭士塔高維契的鋼琴協奏曲,鋼琴、小號能有廣闊的發揮。由紐約趕來的大陸鋼琴家李堅在基澤宮的表現令人激賞,而在愛樂廳的表現更是非凡;鄧詩屛的小號在第二樂章時如泣如訴,較他在國內的表現似乎又更上層樓。練習結束後,團員們對愛樂廳能有如此美好的聲音效果,都感不虛此行。

六月十五日上午進行錄影、錄音演奏,由奧國國家電台負責。奧國技術人員的工作效率以及敬業精神,令人激賞,所有燈光調整、麥克風架設,均已先期完成,樂團坐定,錄影立即開始,沒有任何延誤。音樂進行中也未有過任何干擾,練習一結束錄影也結束。事後奧國錄音工程師對於愛樂的評語是:雖然尙不及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但已較維也納交響樂團爲佳,甚至也優於大多數歐洲的樂團。

至此,衆人所擔憂的已非晚間的演出,而是在強敵萊比錫交響樂團以及多明哥在歌劇院演唱的相爭之下,台北愛樂能吸引幾成聽衆,才是最大的憂慮。好在這些憂慮隨著時間的逼近而漸漸消失。七時過後不久大廳裡已坐滿八成的聽衆,貴賓包廂更是座無虛席,幾位重量級的樂評家、政界要人全都在座,聽衆的支持也是樂團最大的鼓勵。台北愛樂除莫札特〈嬉遊曲〉的開始稍覺緊迫之外,其餘各曲均有超水準的演出,黃輔堂的一首〈西施組曲〉,也令西方人士驚於中國作曲家能以如此雄厚的西方音樂基礎襯托出東方旋律之美,而將近五十分鐘的〈死與少女〉也是台北愛樂的實力表現。

法國音樂折服里昻聽衆

結束了維也納的演奏之後,台北愛樂立即整裝趕赴法國里昻。第三場公開演奏是在里昻南部的聖.金尼斯.拉瓦,曲目則換上了拉威爾的〈序奏與快板〉、布瑞頓的〈幻想詩〉及馬水龍的〈弦樂行板〉。梅哲在曲目的安排上,特意要在法、比演奏法國風格的作品,當然又是一項挑戰,尤其是〈幻想詩〉是一首高難度的聲樂與弦樂團作品。聖.金尼斯.拉瓦的演出同樣地成功,而且也如梅哲所預料,法國樂評界對〈幻想詩〉及拉威爾的作品最爲注意,尤其是對女高音湯慧茹的法文演唱能如此之傳神更是讚不絕口。

里昻的活動吿一段落之後,樂團於六月二十日趕赴比利時的布魯塞爾。由於經費拮据,無法搭乘飛機,只能乘巴士前往。歐洲風景雖美,一路亦不寂寞,經過十多小時的長途跋涉,深夜抵達布魯塞爾無不人困馬乏。

布魯塞爾的藝術宮是一著名的文藝活動中心,音樂廳中的設備及聲音效果非常好。樂團只有半天的休息,下午趕往音樂廳排練,晚間即行演出。布魯塞爾的音樂環境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每年的依莉莎白音樂大賽世界注目,同時也是歐洲共同體的所在地。台北愛樂同樣完成了一場完美的高水準演出,有不少「歐體」貴賓參加這場音樂會,相信對台灣的觀念會因爲樂團的表現而有所改變。二十二日晚,比利時公主史蒂芬妮於行宮中舉行小型音樂會,並由台北愛樂負責晚宴,邀請比國政要及歐體官員參加。我國駐外官員亦藉此機會而能與有關官方人士接觸,實爲樂團在音樂之外的另一項收穫。

名畫前奏出完美休止符

六月二十三日是台北愛樂最後一場在安特衛普大敎堂中的演出。安特衛普大敎堂經多年整修,於數週前重新開放,台北愛樂成爲開放後第一個演出的樂團,因此也備受重視。而安特衛普又是今年歐洲藝術活動的主辦者,在大敎堂中的演奏也就更具意義。安特衛普距布魯塞爾約兩小時車程,上午全團整裝出發,午後進堂排練。

堂內的回音甚強,尾韻拖延亦長,對於音樂演奏並非十分理想。然而能在該敎堂著名收藏──魯本斯的耶穌畫像前演奏,自又有一種難以言喩的感動。加上爲了克服回音所造成的困擾,演出也就分外小心,結果竟然成爲歐洲之行中最優異的一場演奏。音樂結束後全體聽衆起立鼓掌,使樂團在歐洲的最後一場演奏獲得最大的榮耀。

結束全部演奏之後,全團休息一日,而於六月二十六日搭機返國。卻未料長榮公司允諾於前失言於後,致使部分急於返台的團員不得不以高價購買荷航機票返台。長榮雖然有說詞,但與事實有相當差距,此爲樂團與長榮間之問題,此處不指責贅述,惟奉勸以後出國之團體,應愼選航空公司,切勿再蹈愛樂之覆轍。

 

文字|伍牧 音樂評論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