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樂園》Paradise Now
《今日樂園》Paradise Now(劉伶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特別企劃/裸體和創作

裸體切片

裸與不裸並無不同

舞名:《字》Word Words 1963 紐約

編舞者:耶芬.雷納(Yvonne Rainer)與史蒂夫.帕斯坦(Steve Paxton)

後現代舞蹈以每天生活入舞,嘗試各種可能來豐富舞蹈。

在《字》裏,沒有音樂、沒有佈景的整齊双人舞蹈中,舞者的裸體和穿著衣服演出的舞者之間並無不同,觀衆可以不用特別去觀察舞者的身體,轉而去注意舞者身體的動作。

六〇年代的告別式──由裸體開始

劇名:《六九年的酒神》Dionysus in 69 1969 紐約

導演:理査.謝喜納(Richard Schechner)

人類最早的祭儀「可能」是以裸體進行的,人類出生時則「絕對」是裸體的。謝喜納與「表演者劇團」(The Performance Group)在六九年推出以全裸男女演出《六九年的酒神》是美國前衛劇場有史以來「脫得最澈底」的戲。此後前衛戲的裸體程度已不能超過這齣戲。

謝喜納以「環境劇場」的形式溶入此劇,觀衆與表演者之間並沒有明顯的距離,整個劇場成了舉行祭儀的場所,在塲的人(包括觀衆)都是「參祭者」。

「今日樂園」的人應該是不穿衣服的

劇名:《今日樂園》Paradise Now1969 紐約

導演:朱利安.貝克(Julian Beck)與傑迪絲.貝克(Jadith Malina Beck)

「生活劇場」(The Living Theatre)至今仍有新戲推出,不過少了貝克之後(死於八〇年代初),他們的戲已不再那麼充滿爭議與反動。

這個充滿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團體,曾在六〇年代短期實行類似人民公社的團體生活,每個人分配工作、共同生活而領同額的薪水。

《今日樂園》的裸體男女像「童男童女」般的純潔、天眞,和諧的互動關係與當時現實生活的學生運動、反越戰形成強烈對比。

男性與女性的裸體有何不同?

劇名:《藍鬍子》Bluebeard 1970 紐約

導演:査理.路得藍(Charles Ludlam)

査理.路得藍主持的「可笑的劇團」(The Rediculous Theatrical Com-pany)大多以男同性戀者爲故事中心,今年他們仍有新戲推出。

「可笑的劇團」時常在劇中放進「角色混淆」這個議題,男性與女性角色互換或相互模仿,甚至是「雌雄同體」都可能出現在舞台上。引自巴爾托克同名歌劇《藍鬍子》的「男主角」就是旣男旣女的人物。

裸體是面對自己内心障礙的一個轉捩點

舞名:《初生與轉化》Initiations and Transformations1971 紐約

編舞者:安娜.哈普林Ann Halprin

哈普林與她主持的「舊金山舞者工作坊」(San Francisco Dancers' Work-shop)自六〇年代初期,就開始從事結合劇場與心理治療的表演,除了有職業舞者演出的舞蹈之外,哈普林和她的徒子徒孫還在舊金山與全美各地舉行「工作坊」(workshop),由參與者將自己身心方面的障礙呈現到舞台上,讓參與者找出自己最不能解決的問題,將它放到聚光灯下。

在《初生與轉化》這支作品當中,每個參與者(包括哈普林)都以裸體出現在台上,來演繹自己從初生的天眞到面對群體生活的過程。

裸體=活動佈景

劇名:《畫》PAIN(T) 1974,紐約

導演:理査.福曼(Richard Foreman)

福曼自六八年成立The Ontological-Hysteric Theatre以來,就保持一年推出一齣戲的傳統,他自己擔任導演、編劇、舞台設計、音樂設計、演員。按照他在自己寫的書裏的說法:所有的演員都是他,只因爲他無法一次分飾多角……。

福曼的劇中對白「不甚聯貫」,不要求觀衆要認同劇中角色,同一時間的舞台畫面可能有好幾個點在「動」,例如演員分在兩處而各自做自己的事,而天花板的電扇或佈景仍在動,裸體在福曼的戲裏旣是活動佈景,又是勾起觀衆想像的來源。

「内部文件」來自裸體内部

劇名:《內部文件》Interior Scroll 1975 紐約

表演者:卡若琳.席勒曼(Carolee Schneemann)

席勒曼旣是電影工作者又是行動表演者,她認爲女性藝術家的一切創作都應該具有政治性,都應該對今日女性地位的低落提出質疑。

在《內部文件》這支作品當中,所謂的表演就是席勒曼走進表演區,脫光衣服,爲自己的裸體上粧,然後她由私處拉出一串紙,並念出一首詩──當然是「政治性」的詩。這支作品的吊詭性就在於男性觀衆的期待女性裸體的「曝光」,而當表演者將男性的幻想「拉」至最高點時,觀衆這時才會逐漸發現部份男性無知、粗鄙的本性已經完全「曝光」於觀衆之前。

裸體勾起你的「持續慾望」

劇名:《持續慾望狀態》The Constant State of Desire 1987 紐約

導演:凱瑞.芬莉(Karen Finley)

芬莉的個人秀總是充滿張力,一個半小時的節目可以讓觀衆完全無法喘息。但也有觀衆會把她的演出當做鬧劇來看。

芬莉通常會在自己編寫的台詞中,放入她的個人經驗與看法。她的裸體再配合快速的獨白混合成一幕極爲吸引人的秀。一方面她在言語中加入挑逗的字眼,一方面她木然的動作表情卻反諷似地在質問「動心的男性」(或女性)的慾望出於何種動機。

(以上圖文由劉伶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