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香水》配樂
電影《香水》配樂(EMI 提供)
藝@CD

音樂,是這部電影的心跳 提克威與拉圖 精配電影《香水》

「音樂是唯一的可能,讓我們能夠呈現那瀰漫著氣味、汗水香精揮發的時空。」電影《香水》的導演湯姆.提克威(Tom Tykwer)如是說。曾拍過《蘿拉快跑》與《天堂》、集導演、電音音樂家與作曲家於一身的提克威,找來他心目中的夢幻組合: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el)與柏林愛樂交響樂團 ,加上他的電音鐵三角:克里梅克(Johnny Klemek)與海爾(Reinhold Heil),不只結合視覺與聽覺,連嗅覺都參一腳了。

「音樂是唯一的可能,讓我們能夠呈現那瀰漫著氣味、汗水香精揮發的時空。」電影《香水》的導演湯姆.提克威(Tom Tykwer)如是說。曾拍過《蘿拉快跑》與《天堂》、集導演、電音音樂家與作曲家於一身的提克威,找來他心目中的夢幻組合: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el)與柏林愛樂交響樂團 ,加上他的電音鐵三角:克里梅克(Johnny Klemek)與海爾(Reinhold Heil),不只結合視覺與聽覺,連嗅覺都參一腳了。

人們引頸企盼的,不只是這本已經有四十五種語言翻譯的小說終於要搬上大螢幕,還有未聞先轟動的音樂。提克威認為,香水這個物品跟音樂一樣,香水有單方複方之分,而音樂有音符與和絃,兩者的具體組成其實是非常相近的。因此尚未讀到由製片艾青格(Bernd Eichinger)親自改編的劇本時,提克威已經決定讓音樂成為一條與劇情平行的線,透過這條貫穿全劇的、以聲響構成的繩索,讓徐四金書中的「氣味」瀰漫在觀眾所處的時空裡。

縹緲電音+拉圖爵士與柏林愛樂的當代樂音

整片配樂果然瀰漫著提克威慣有的風格:飄縹的線條、輕薄卻持續的音堆,非常容易引領聆聽者進入另一個時空。而提克威擅長的電音,為詭異的影片色調加分不少。如第四首的〈Grenoilling’s Childhood 〉與第十首的〈 The Method works!〉,電子音色像一道光,照進陰暗、滿佈塵埃與不知名氣味的空間,但隨即一閃即逝,接著豎琴與大鼓一前一後奏著頑固節奏音型,有如在空間裡緩慢移動、滲透進入每個空氣分子的氣味與心跳聲,絃樂群則在這頑固節奏上面渲染整片音色的張力。

拉圖爵士近年來帶著柏林愛樂練下不少當代曲目,頗有讓柏林愛樂在當代音樂史上好好寫上一頁歷史的企圖。在這片配樂裡,雖然嚴格說來,與柏林愛樂近年所建立起來的當代曲目不盡相同,但在拉圖爵士對當代聲響的絕佳品味帶領下,仍然有著精緻的呈現。提克威的配樂雖然只用極簡短的旋律與動機,他對音色的建構與鋪陳的掌握,即使在當代的嚴肅音樂中也是非常值得一聽的。如在第十三首〈Laura’s Murder〉 中,代表氣味的豎琴動機與大鼓的頑固節奏再度響起,小提琴畫過一道道閃光,整個樂團逐漸堆疊扭曲的和絃,然後一股清亮的童聲出現,這是來自德勒斯登十字架兒童合唱團的歌者Victor de Maizière,沒有歌詞,讓男童聲音浮在糾結的管絃樂團之上,造成詭異但奇妙的反差,堪稱本片極佳之作。

音樂是這部電影的心跳

參與這部配樂的還有立陶宛國家合唱團、女高音 Chen Reiss 與Melanie Mitrano,提克威要世界級的樂團、指揮與音樂家,與他一起醞釀這瓶看得見、聽得到的香水。如劇中主人翁葛奴乙所說:氣味,是人類的靈魂,那麼音樂就是這部電影的心跳。閉上眼睛聆聽這瓶提克威的香水,也許你聽得到他的靈魂——或你自己的靈魂。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