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托說:「有時候你可以把魅影詮釋得憤怒一點,有時候可憐一點,每晚做一點不同的調整,讓你可以長久地演出這個角色」。
利托說:「有時候你可以把魅影詮釋得憤怒一點,有時候可憐一點,每晚做一點不同的調整,讓你可以長久地演出這個角色」。( 寬宏藝術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歌劇魅影》重反 炫風再起 專訪《歌劇魅影》訪台演出男主角

布萊德.利托:「魅影」的迷人,讓我唱再多次也不厭煩

二○○六年以精湛的表演,在國家戲劇院舞台上叱咤風雲的「魅影」——布萊德.利托(Brad Little),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已經表演過超過二千場的《歌劇魅影》。在密集的排練及演出之外,他同時也是獵豹保護基金會(CCF)的一員,積極參與推廣保護瀕臨絕種的非洲獵豹,除此之外,他也抽空到美國各地的中小學演講,幫助患有閱讀障礙的兒童及青少年。利托本身是位閱讀障礙者,而一直到他演出《歌劇魅影》之後,他才決定從這個陰影裡走出來,並利用自身經驗來幫助其他人。

今年七月,利托即將再次來台為台灣的觀眾第二度演出《歌劇魅影》,很榮幸在他來台之前,能夠有這個機會訪問到目前在美國彩排音樂會的他,在利托與這裡的觀眾面對面近距離接觸之前,讓我們先與台灣的歌迷分享他的生活及表演經驗。

二○○六年以精湛的表演,在國家戲劇院舞台上叱咤風雲的「魅影」——布萊德.利托(Brad Little),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已經表演過超過二千場的《歌劇魅影》。在密集的排練及演出之外,他同時也是獵豹保護基金會(CCF)的一員,積極參與推廣保護瀕臨絕種的非洲獵豹,除此之外,他也抽空到美國各地的中小學演講,幫助患有閱讀障礙的兒童及青少年。利托本身是位閱讀障礙者,而一直到他演出《歌劇魅影》之後,他才決定從這個陰影裡走出來,並利用自身經驗來幫助其他人。

今年七月,利托即將再次來台為台灣的觀眾第二度演出《歌劇魅影》,很榮幸在他來台之前,能夠有這個機會訪問到目前在美國彩排音樂會的他,在利托與這裡的觀眾面對面近距離接觸之前,讓我們先與台灣的歌迷分享他的生活及表演經驗。

《歌劇魅影》

7/10~12  19:30

7/11~12  14:30

7/14~19  19:30

7/18~19  14:30

7/21~25  19:30

7/25  14:30

7/26  12:00  17:00

台北小巨蛋

INFO  07-7403466

Q:我很好奇,閱讀障礙者所遇到的困難是什麼?而這個障礙又是如何影響的表演?

A在美國,我們稱閱讀障礙為「看不見的障礙」,因為這樣的人說話、行動都與常人無異,但是這個障礙又的確存在。事實上演出「魅影」這個角色,對我本身是一個心靈解放的經驗,許多有同樣閱讀障礙的人在看了我的演出後,寫信給我,分享他們的感想,信中都提到對「魅影」這個角色感同身受,他們強烈地感受到魅影的自我殘缺,以及被社會孤立的感覺,而《歌劇魅影》也讓他們覺得他們不是孤單的。就我本身而言,當我第一次看到麥克.克勞福(Michael Crawford,「魅影」的首演演員)演出「魅影」的時候,心情受到極大的衝擊,觀看這個角色的殘缺及障礙,讓我不禁看到我自己本身的殘缺及障礙,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因為他帶出我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情緒。《歌劇魅影》雖然不是真實的故事,但是這樣的故事卻有可能在真實生活遇到,因為我們都曾體會被孤立,被拒絕的感受,所以我十分的榮幸,能夠參與這樣了不起的音樂劇,甚至你可以說,成為魅影的代言人,替他發聲。

Q:在美國,亞洲各地巡迴演出《歌劇魅影》,演出的行程是相當密集的,加上排練的場次,如此頻繁的演出一個特定的角色,我很好奇,不知道你可會對這個角色感到厭倦?

A「魅影」這個角色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他為我開啟了許多扇大門,在過去的十二年間,因為「魅影」,我也得到了許多其他寶貴的表演機會。「魅影」這個角色的迷人之處,在於你不會對他感到厭煩,這也是為什麼我可以演這麼久。

我有一些飾演過這個角色的朋友,而我們都一致認為這是一個特別的角色,每一天,每一場演出,你都可以做一些小小詮釋上的改變,有時候你可以把他詮釋得憤怒一點,有時候可憐一點,每晚做一點不同的調整,讓你可以長久地演出這個角色,在大部分的演出裡我都很盡興。當然,偶爾,我會因為身體的狀況而感到有點疲累,但是那是極少數的例外。

Q:在舞台上如此遊刃有餘,你一定從很小就接受很完整的學院訓練囉?

A:我的父親是一位戲劇教授,他現在退休了,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在舞台上以童聲男高音的身分表演,但是在青少年的時候我其實不想以歌唱作為事業,因為我哥哥也唱,我的母親是音樂老師,全家都在唱,所以我當時的志向是打籃球。但是我發現我投射高音比投籃容易得多了!我的第一齣大型百老匯音樂劇是《屋頂上的提琴手》,就我個人的事業而言,演出《一無所有》Anything Goes開展了我的事業,而《歌劇魅影》真正改變了我的生活。

Q:除了戲劇的表現,你深情渾厚的歌聲又是如何訓練出來的呢?

A歌唱方面,我幾乎可以說是自學的。我的母親是鋼琴老師,我從她那裡學習到音樂理論,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我後來開始演唱音樂劇,她的學生所彈奏的音樂,對我來說,幫助非常大,也訓練了我的聽力,讓我事業剛開始的階段就對音樂得心應手。

Q:《歌劇魅影》是你生命中如此重要的音樂劇,但除了「魅影」之外,有沒有其他的角色,是你想要嘗試演出的呢?

A早期音樂劇《旋轉木馬》Carousel裡的比利.畢格羅(Billy Bigelow)是一個我很喜歡但還沒有機會演出的角色,另一個我很喜歡表演的角色是《變身怪醫》Jekyll and Hyde的男主角傑克,目前正在擬定合約的階段,而我們也即將把這個製作帶到韓國演出,也許會是在九月,我們當然也希望能夠帶來台北。事實上我才演過《變身怪醫》的作曲家Frank Wildhorn的全新音樂劇《天堂淚》Tears from Heaven,我們即將到韓國演這齣戲,希望當地的人會喜歡。

Q:很多演員、歌手和舞者,在演出當天都會有特別的飲食或限制,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有獨門的保養之道?

A喝很多很多水!很多的水果,果汁,我盡量吃得健康,因為如果我的飲食不健康,在如此繁重的演出行程中,就會很容易累。我攝取大量蛋白質,像是雞肉、魚類,也盡量地休息。我很希望能做些運動,但是不要太過量,因為過量的運動反而使我在表演的時候耗盡體力,因為光是演出一場音樂劇就可以說是一場激烈的運動。這次的在台北演出會非常有趣,因為是在大的體育場,因為你必須將能量投射到最後一排,到時候會需要更多的體力。

Q:你和你的妻子芭芭拉.麥庫羅(Barbara McCulloh)已經結婚十六年了,芭芭拉本身也是一位成功的音樂劇演員,演出行程滿檔,夫妻倆經常分隔兩地,你們是如何維繫感情的呢?

A我們每天通電話,一天大概兩三通吧!我們盡量找機會見到彼此的面,即使非常不容易。接下來的幾個月會很困難,我們會離對方很遠,目前看來,我們會分開六個星期,相聚一個星期,接下來又分開月餘。但是就因為如此,我們相聚的時刻便格外美妙,都像在度蜜月。

我和芭芭拉在一起的時候,也時常在戲劇上幫助彼此,我們挑戰對方對於角色的認知,挖掘角色更內在的性格,我們稱之為「場景研究」,對我來說,擁有一位你深愛並信任、同時又了解你的事業的伴侶,是非常寶貴的。

Q:在台灣也有很多年輕的學生,希望未來在舞台上能有一番作為,你能否以自身的經驗,給他們一些建議呢?

A最重要的是熱情!我會希望從年輕演員的身上看見熱情,不是為了名氣,或是金錢。可笑的是,很多人以為演音樂劇會賺錢,但其實音樂劇不會讓你賺大錢。對演員來說,面試被拒絕,是最難面對的事,因為你的藝術,你的呈現,被另一個人否定了。這個職業是很競爭的,在美國,只有很少數的人能夠真正成為演員,你只有不斷地學習,不斷地去觀看,吸收其他人的表演,從中竊取精華,使自己的表演進步。我認為,以表演藝術來說,「偷竊」不算犯罪。

Q:最後,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粉絲說呢?

A我迫不及待要回去台灣見大家的面!而且我最喜歡的西裝師傅也在台北,我一定要再做一套新的西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