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淌河小》
《水淌河小》(陳冠宇 攝 林文中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與沙爾頓舞團相遇 異文化跨國共舞

打開傳統包袱 林文中提煉「新」身體

十一月底,林文中舞團將為國內觀眾呈現與美國芝加哥沙爾頓舞團交流編創的兩支舞作,看異文化激盪下的身體新樣貌;而「小」系列的最新作品《水淌河小》也同步推出,在作曲家劉俊德破碎的樂句結構中,林文中以漩渦的概念再次實驗古典與現代的身體。

文字|杜盈瑩
攝影|陳冠宇
第239期 / 2012年11月號

十一月底,林文中舞團將為國內觀眾呈現與美國芝加哥沙爾頓舞團交流編創的兩支舞作,看異文化激盪下的身體新樣貌;而「小」系列的最新作品《水淌河小》也同步推出,在作曲家劉俊德破碎的樂句結構中,林文中以漩渦的概念再次實驗古典與現代的身體。

林文中舞團與沙爾頓舞團跨國製作~「小」系列和他的朋友們

11/29~12/1  19:30  

12/1~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28913306

走進排練場,舞者們步伐快速,身體順轉、反轉,旋進共有的中心圓,就在腳步正要踩入的那一煞那,不規律的樂句拉扯,舞者又反向急速漩出。看著手邊的資料,這想必就是《水淌河小》?然後是會心一笑,小河淌水真的倒著流了。

將於十一月底演出的「『小』系列和他的朋友們」中有三支作品:其中《不負責的環保資訊:真實與虛構的連結(選粹)》與《宅男海灘》,為林文中舞團與沙爾頓舞團合作編創與演出,《水淌河小》則是林文忠「小」系列的最新作品。

跳脫傳統框架  內在邏輯的形式挑戰

「傳統」總是無法從林文中身上完全剝除,這源自他的原生家庭,也來自他的個人喜好:「我的創作多以當代為主,但總有時候會想要『回去』重溫一下。」所以《水淌河小》裡,林文中以漩渦的概念再次實驗古典與現代的身體,思考在所謂「東方身體」的範疇中,還有什麼樣的可能存在。

如果要以外在形式來定義傳統與當代的結合,那在這次的小河中,呈現的將會是「破碎的」身體。將身體形式定位在某一個獨特的技巧上,並非林文中所追求;他認為,所謂民族或傳統可以是有形與無形的;他曾創作過一支完全沒有民族舞動作的民族舞,因為他只抽取其中的內在身體與韻味來創作。

這樣「破碎的」身體概念,其實也跟作曲家劉俊德的音樂相關。林文中原本以為水流的概念會是氛圍意象濃厚的曲風,然而劉俊德不完整的樂句結構,像是一個支離破碎的圓,讓林文中嚇了一大跳,不過倒也讓他更進一步嘗試解構與拆解的編舞實驗。

跨國文化相遇  再次熟識自己

與沙爾頓舞團的交流實驗,則源於該團藝術總監凱莉.韓森(Carrie Hanson)的一通電話。沙爾頓舞團在芝加哥頗負盛名,作品中的議題性與實驗性非常強烈,這與林文中舞團近年作品關注形式風格的追求有所不同。林文中相信跨文化需要一定的時間,雖然這次合作時程只有一個月,但異文化的相遇還是讓彼此意識到各自的獨特和缺乏之處。

《宅男海灘》是林文中赴美為沙爾頓舞團所編,舞者全來自對方舞團,以日本御宅族為主題,東方音樂也成為他的首選。雖然所住旅館臨近海灘,編舞工作卻讓林文中無法向心中所屬的海灘奔去,讓他聯想到他像是宅男一樣,宅男永遠不會離開他的房間,但心中總有一個所嚮往的地方。

對許多編舞者而言,「傳統」總是隱晦難言,無論如何努力,那包袱就是如此沉重,隨之而來的批判也總是嚴苛。但對林文中來說,母文化提供一個觀點,從中思考自我與出生環境間的連結,是他多年來的體悟,「其實我也並不是完全相信母文化就絕對是對的,因為我本身對『傳統』就是帶有叛逆和懷疑;但包袱就是包袱,你還是要打開它。或許我過了十年後,我還是會回去用西方古典音樂創作,但至少我嘗試過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