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對衣服,真的很重要?!
專欄 Columns

穿對衣服,真的很重要?!

貝多芬是個不修邊幅的人,老實說就是個邋遢鬼,因為很多文獻都有提到他身上穿的衣服破爛又骯髒。其中有個故事,是關於他的朋友想讓他能見人一點,去偷走他的舊衣服,並換上新的給他。貝多芬的邋遢習慣有影響到他的職業嗎?這倒沒有。貝多芬的音樂之美和他醜陋、不登大雅之堂的外表形成了強烈對比。

貝多芬是個不修邊幅的人,老實說就是個邋遢鬼,因為很多文獻都有提到他身上穿的衣服破爛又骯髒。其中有個故事,是關於他的朋友想讓他能見人一點,去偷走他的舊衣服,並換上新的給他。貝多芬的邋遢習慣有影響到他的職業嗎?這倒沒有。貝多芬的音樂之美和他醜陋、不登大雅之堂的外表形成了強烈對比。

我最近看到一段荷蘭歌唱比賽的影片,片中有個黑人在唱鮑勃.馬利(Bob Marley)的〈救贖之歌Redemption Song〉,這首歌講的是黑人的祖先從非洲家園被帶走成為奴隸的奮鬥過程。這位歌手穿著牛仔褲、藍色工作服、戴著帽子,看來像剛從工廠下班一樣。在這首歌中,他的聲音強而有力充滿感情,他的拳頭也激情地搖晃著。這樣的效果強大且驚人,讓評審、觀眾,還有我都感到敬畏,這種感覺很棒,讓我一直有重複看這段影片的慾望。

邋遢的貝多芬依然是樂聖

我對這位歌手完全地著迷,因此我點選了另一段影片,看著他在下一輪比賽時唱同樣的這首歌。雖然他的演唱方式幾乎一樣,但這次給我的感覺卻完全不同。因為,他穿了具時尚感且看來名貴的綠色西裝外套,他的頭髮和鬍鬚修剪得非常整齊精幹,看起來和他的衣著非常地搭配。這次,他展現出來的,就像是個經過精心設計、具有高尚品味且事業成功的黑人。我當場傻眼,覺得被第一段影片給騙了,雖然他的聲音依舊很棒,但這版本卻沒有說服力。 你說,如果街上的乞丐看來光鮮亮麗,你會給他錢嗎?

貝多芬是個不修邊幅的人,老實說就是個邋遢鬼,因為很多文獻都有提到他身上穿的衣服破爛又骯髒。其中有個故事,是關於他的朋友想讓他能見人一點,去偷走他的舊衣服,並換上新的給他。貝多芬的邋遢習慣有影響到他的職業嗎?這倒沒有。貝多芬的音樂之美和他醜陋、不登大雅之堂的外表形成了強烈對比,這就像是那個英國鄉下歐巴桑以令人驚嘆的歌聲演唱了歌劇而震驚全世界一樣。

廿三歲時,我的女友(現在的老婆)和我到法國參加夏季音樂節。那期間,我們的角色是學生,我們練琴、上課、組室內樂。週末,就變身為觀光客,到處參觀古蹟和博物館。某個週末,我們搭火車到蒙特卡羅,那是個有錢人會去賭博的地方。在那裡,大家會穿很正式的服裝,我們也不例外,我穿著白外套、打了黑領結,還穿亮晶晶的皮鞋;我的女友穿了漂亮的洋裝和高跟鞋。賭場內金碧輝煌,就算我們真的只是窮學生,走在裡面也能覺得自己很高尚且富有。等我們坐在牌桌前時,有個男的大喇喇地穿著牛仔褲和運動涼鞋就坐到身邊來。雖然我一直認為賭場內要穿得很正式,但其實,他們也只有禁止客人穿短褲或涼鞋入內。就算如此,穿牛仔褲和運動涼鞋到蒙特卡羅?!我們瞟了這位「俗」大叔一眼,他的「俗」還真是破壞了這地方的美感。

千萬不要以貌取人

隔年,我又到歐洲參加音樂節,活動結束後,我和一位瑞士朋友去布達佩斯旅行。當時,匈牙利仍是共產國家,經濟不太好,我們覺得到了那裡自己變得好有錢,東西都好便宜。在商店裡,我們難以置信一本精裝的李斯特樂譜不到美金一元。有一晚,我們想去一家豪華酒店裡的賭場玩,這趟旅行,我們並沒有帶著像樣的服裝,但依照我去蒙特卡羅的經驗,我跟朋友說:「只要不是穿短褲或涼鞋就沒問題。」在酒店門口下計程車時,因為車資太便宜,我們笑鬧:「計程車司機真難過活啊?」進了酒店,櫃台內有位男士詢問並知道我們想去賭場時,他盯著我們說:「如果你們要去賭場,就必須穿正式的西裝和打領帶。」當時我已經感到尷尬,更丟臉的是,當他從櫃檯伸出脖子看著我們的下半身時,又說:「你們還需要正式的褲子和乾淨的皮鞋。」當他以充滿厭惡的語氣說著「乾淨」兩個字時,彷彿他眼裡看到、我腳上的這雙鞋,髒得快讓他吐了。

好吧!這篇文章要告訴大家的是,人不可貌相,千萬別以貌取人。還有,為了營造氣氛或搭配場合,請好好地確認裝扮。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