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茜的教學法,幾十年來累積了數不清的概念、遊戲和練習。這些訓練大多是為了讓學員去挖掘身體深處隱藏的一種能量。
南茜的教學法,幾十年來累積了數不清的概念、遊戲和練習。這些訓練大多是為了讓學員去挖掘身體深處隱藏的一種能量。(皇冠小劇場 提供)
即興舞蹈營 工作坊/即興舞蹈營

古名伸談「即興」及「接觸即興」

古名伸擔任此次皇冠即興硏習營的課堂口譯,她對南茜與朱利安的課程理念有深入的體驗與了解。

文字|黃尹瑩、古名伸、皇冠小劇場
第82期 / 1999年10月號

古名伸擔任此次皇冠即興硏習營的課堂口譯,她對南茜與朱利安的課程理念有深入的體驗與了解。

接觸即興只是即興的一種

過去這幾年,也許因爲我做了很多和「接觸即興」有關的敎學和表演,大家常以爲我做的即興表演都是「接觸即興」。但事實並非如此。「接觸即興」只是各種「即興」中的一種而已,接觸即興強調舞者和舞者間的互動、接觸,但並非每種即興都必須如此。我每次都得像喊口號一般地說:「這是即興而不是接觸即興。」

這次南茜和朱利安一起在皇冠授課,大家可以淸楚的看出他們敎的東西很不一樣。南茜是「接觸即興」的創始人之一,敎的是純粹的「接觸即興」。而朱利安來自歐陸,帶來的是另一套風格的即興概念。在上了課之後,你會發現他們的不同處,但兩者仍是相通的,同樣關於身體的。南茜強調人和人之間訊息的轉移,朱利安強調時間和空間的使用,身體和地板的關係等,兩人的概念都可以在我們的身體中融滙貫通。

我第一次上朱利安的課是一九九三年在美國東岸阿克培拉的即興工作坊(A Cappella Workshop)。我發現他的課很有意思,讓我對「舞蹈」和「動作」有了很多新的想法,之後就一直注意哪裡有他的課可以上。去年終於有機會飛到荷蘭上他的課,我發現課堂裡有很多和我一樣是從世界各地慕名而來的人。

做爲一名即興表演者和敎師,朱利安對技巧(technique)和編舞(composi-tion) 這兩件事有與衆不同的定義。他的「技巧課」不以敎授各種舞蹈動作爲宗旨,而注重引導學生了解身體的各種知覺和能力。例如,當他解釋了髖關節的構造和其所隱藏的巨大能量,大家就像忽然掌握了在空間中移動的祕密一般,舞蹈動作立刻顯得俐落多了。

編舞與即興表演的不同

所謂的編舞對他而言,就是「選擇在什麼時候和什麼地方做這動作」這件事。傳統上舞蹈動作的選擇都是在表演前就做好了;但在即興舞蹈的表演中,這個選擇卻是在表演當下才發生。朱利安要求他的舞者在即興演出時,以最直接和直覺的方式做選擇,他認爲在此種情況下產生的動作才是有效的。而他也強調這並不容易,必須經過許多練習,舞者才有辦法回到這種反樸歸眞的境地。

我想這反映我們的這個時代的一些處境吧!今天在很多事物上我們都在尋找一種更貼近本質,從原點出發的方式。例如人們吃有機食物,渴望回歸自然等。在舞蹈上,我們似乎也渴望回到那個初始的身體原點,重新體驗或喚醒各種身體知覺。已經有不少人開始企圖放棄某些高度發展的舞蹈技巧美學,找尋一種比較自然、眞正(authentic)的跳舞方式。

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朱利安宣稱,即興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拿來表演。以即興來做表演是一種很新的概念,歐美也只有一小撮人在做。

事實上,「即興表演」並不那麼容易被看懂。

對習慣看「事先編作完成的舞蹈」的觀衆而言,在欣賞即興表演時,需要化被動的觀看爲主動的參與。這是因爲,即興表演不像事先編好的舞可能有一個已經安排好的主題和邏輯,會依照A、B、C的順序發展到E。它可能從A跳到E再跳回D,無法預測下一步。看即興表演時你不能等著編舞家給你答案或訊息,你須要主動尋找、解讀、感覺舞台上的即興表演者丟出來的東西。也許你就會看到混亂底下浮現的一些線索和深層邏輯,不然你就只看到一片混亂而已。若能找到觀看即興的方法,你會發現即興表演中充滿了驚奇。

有些人認爲即興表演是很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爲編舞者和舞者似乎事前不用很努力排舞就可以上台演出,這是不對的觀念。事實上一個人若要做即興的演出,他的肢體能力要很強,傳達給觀衆的訊息要夠淸楚。很多人跳了一輩子的舞,他卻沒辦法做即興演出,因爲他可能缺乏這類訓練,他的身體沒辦法立刻反應或做出判斷。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