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Viewfinder

國王不自拍

亨利五世的人格魅力,來自他的勇者無敵。《戰爭之王》中,他抹黑了臉,走進戰壕,混在士兵之中聽取自己在他們心裡是怎樣的君主。你別說,戴安娜當年擁抱愛滋病人,(象徵式)走進地雷區宣傳拆除地雷等媒體活動,還都帶有王者風範,反而在鏡頭前眼睜睜否認有負妻子的查爾斯,更像是《戰爭之王》中常常對著鏡子顧影自憐的理查三世。

亨利五世的人格魅力,來自他的勇者無敵。《戰爭之王》中,他抹黑了臉,走進戰壕,混在士兵之中聽取自己在他們心裡是怎樣的君主。你別說,戴安娜當年擁抱愛滋病人,(象徵式)走進地雷區宣傳拆除地雷等媒體活動,還都帶有王者風範,反而在鏡頭前眼睜睜否認有負妻子的查爾斯,更像是《戰爭之王》中常常對著鏡子顧影自憐的理查三世。

看凡.霍夫(Ivo Van Hove)的《戰爭之王》Kings of War,是一齣四小時卅分鐘的「三王來朝」,由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理查三世,到理查七世收拾大局,百年戰爭平定,玫瑰戰爭休止,都鐸皇朝開始。三個國王的經歷如三條河流匯聚海洋,觀眾不止上了歷史一課,更是再次肯定一個定律:性格決定命運,所以有些歷史注定重複歷史。

然後,晚上在半睡半醒間看了《黛安娜:她的自述》Diana: in her own words

如果說亨利五世、理查三世離我們很遠,那麼英國的查爾斯王子,為什麼不能(會)世襲母親伊莉莎伯的皇位?箇中原因,有多少和他的兩段婚姻有關?

還是,透過他的兩段婚姻,讓他的性格被透視了?

他只想到他自己?

皇室的婚姻不可以沒有政治成分,時間己經還了黛安娜王妃一個公道,初入宮門蜜月期剛過,她便活在枕邊人其實另有心上人的陰影裡,那位第三者雖說也不是單身,但無損「她」經常出現在丈夫與自己身邊,因為,查爾斯在回答傳媒訪問時極力否認自己不忠,「我有很多的好朋友,她只是其中之一,我們在很久的以後,也將繼續是很好的朋友。」這番答話,等於把黛安娜放在說謊者的位置上,不止,還有自我迫害妄想症,和「不值得同情」的暴食症患者。

但誰會料到,曾經那麼無助的皇妃,卻在履行職務(親善大使)的過程中,漸漸找到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並且威脅到丈夫的存在感,從而由看來沒法登上的皇后位置,反客為主的,不需要妻憑夫貴,成為萬民愛戴的「人民皇妃」。

紀錄片中有看了令人心酸的一幕,緊接查爾斯與戴安娜出巡,無數鏡頭擁向民眾爭相親近戴安娜的片段之後,在某國家級宴會上,查爾斯給賓客們說了他私人調校的一個笑話:

「我應該有兩位太太,一個在街頭,一個在街尾,她們都在給群眾握手,我在街中心負責指揮她們。」

席間哄堂大笑,頭戴皇冠的戴安娜也抿著嘴,但她真在笑嗎?

自己的丈夫表面在奉承她大受歡迎,只是「兩個太太」就算言者無意,難道聽者也可以無心?再加上呼之欲出的酸溜溜——本來的夫婦同心,其利斷金,在一個皇儲,一個皇妃之間,卻變了是爭鋒頭,搶收視。

什麼是一國之君?

能從大眾需要角度思考和行動的人,而不是做什麼都只為自己著想的人。

他更像影自的理查三世

亨利五世的人格魅力,來自他的勇者無敵。《戰爭之王》中,他抹黑了臉,走進戰壕,混在士兵之中聽取自己在他們心裡是怎樣的君主。你別說,戴安娜當年擁抱愛滋病人,(象徵式)走進地雷區宣傳拆除地雷等媒體活動,還都帶有王者風範,反而在鏡頭前眼睜睜否認有負妻子的查爾斯,更像是《戰爭之王》中常常對著鏡子顧影自憐的理查三世。

所以,理查三世的戰爭,是關上門,封閉所有出口,自己跟自己玩的(心理)遊戲,遊戲中的他,分不清什麼是內心投射到外部的敵人,什麼是現實,以致家中的眼中釘全被殺絕,他第一次上陣迎戰Richmond就兵敗如山倒。

權力在理查三世手上,是玩具般的利刃,但對亨利五世來說,卻是一把用成長來磨煉的刀。

可惜他的壽命太短,在位九年,兒子也只有九個月大,就算遺傳了父親的仁心,卻來不及接受他的性格的培養。

三個國王的命運背後,還是「家庭因素」在操縱。

而無巧不成話,消息傳來,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公告國民,打算在九十五歲退休,讓查爾斯王子擔任攝政王,可以行使君王權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