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卡瓦科斯
小提琴家卡瓦科斯(Marco Borggreve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8-2019新樂季搶先報/國際篇 德國、法國

新總監注入活水 老搭檔昂揚前行

今年德國的兩大天團剛好都遇上總監更迭:已於今年二月上任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尼爾森斯,在新樂季為他領軍的兩個樂團牽起紅線,互相交流;將於新樂季上任柏林愛樂音樂總監的基里爾.佩特連科,雖然還沒發揮策劃構想,但也以多場演出向樂迷介紹自己。台灣樂迷熟悉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則宣布首席指揮楊頌斯將續任至二○二四年,精采組合繼續前行,而且將再度訪台演出,實是歐陸與台灣樂迷福音!

今年德國的兩大天團剛好都遇上總監更迭:已於今年二月上任的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尼爾森斯,在新樂季為他領軍的兩個樂團牽起紅線,互相交流;將於新樂季上任柏林愛樂音樂總監的基里爾.佩特連科,雖然還沒發揮策劃構想,但也以多場演出向樂迷介紹自己。台灣樂迷熟悉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則宣布首席指揮楊頌斯將續任至二○二四年,精采組合繼續前行,而且將再度訪台演出,實是歐陸與台灣樂迷福音!

無主但獨立的世界天團—柏林愛樂

二○一八/一九樂季對柏林愛樂而言是一個「無主」之年。賽門.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le)正式卸下首席指揮(也就是音樂總監)一職,而繼任者基里爾.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卻要到二○一八/一九樂季才上任。不過對於實行「自治」的柏林愛樂而言,完全沒有影響,客席音樂家一字排開,杜達美(Gustavo Dudamel)、葛濟夫(Valery Gergiev)、巴倫坡英(Daniel Barenboim)、楊頌斯(Mariss Jansons)、海汀克(Bernard Haitink)、祖賓.梅塔(Zubin Mehta)、巴蒂雅許薇莉(Lisa Batiashvili)、 蓋哈特(Alban Gerhardt)、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紀辛(Yevgeny Kissin)、葛魯賓格(Martin Grubinger)等,集中在一個樂季裡,羨煞亞洲樂迷與交響樂團。台灣樂迷倒是幸運,柏林愛樂將於十一月與杜達美於台北高雄演出!

雖然還未上任,準音樂總監佩特連科的演出量也不少,四套曲目共十四場演出。開季音樂會便由佩特連科以柏林愛樂的核心曲目——貝多芬與理查.史特勞斯揭開序幕;與鋼琴家王羽佳、小提琴家派翠西雅.科帕欽斯卡雅(Patricia Kopatchinskaja)赴薩爾茲堡音樂節、琉森音樂節、倫敦逍遙音樂節及巴登.巴登復活節音樂節演出;以及為柏林宮(Berliner Schloss)舉辦的戶外慈善音樂會:與柏林愛樂自二○一三年起擔任其「教父」、囊括德國最優秀青年音樂家的德國國家青年交響樂團(bundesjugendorchester)共同演出。眾人有機會透過不同曲目、場合與重要文化活動,讓眾人認識、觀察這位未來「天團總監」與柏林愛樂的夥伴關係將如何發展。另一令人期待的是,已卸任總監拉圖與名導彼得.謝勒斯(Peter Sellers)二○一四年合作、觀眾與樂評讚譽有加的巴赫《聖約翰受難曲》,將再度上演。

駐團音樂家——俄羅斯鋼琴家丹尼爾.特里弗諾夫(Daniil Trifonov)將演出他鮮少公開演出的斯克里亞賓鋼琴協奏曲已是一大亮點;與柏林愛樂團員演出室內樂,且曲目包括他自己譜寫的五重奏,令人好奇不過尚屬「駐團」基本配備;但再加上獨奏會、為聲樂家伴奏,來一晚藝術歌曲之夜;並與專為培養樂團人才的卡拉揚學苑(Karajan-Akademie)成員合作演出。這規劃切實發揮「駐團」為樂團與觀眾帶來刺激與養分的目的,非常值得亞洲樂團深思。

與楊頌斯繼續結緣—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北德有樂團音樂總監空窗,位在南德、讓台灣樂迷瘋狂追星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BRSO)才剛宣布其首席指揮楊頌斯(Mariss Jansons)將續任至二○二四年,雖然不是史上最長合作時間,但到目前為止這個「長勝組合」已合作十五年,楊頌斯將這個樂團推上頂峰,並實現他對樂團的承諾:爭取自己的音樂廳。按照德國排序,BRSO因其「廣播」身分,未列入A級樂團,堪稱遺珠之憾。本樂季約兩週長的亞洲巡演,BRSO將於高雄、台中、台北共四場演出,曲目不盡相同,而且都是經典之作,至截稿前,應該已有不少樂迷開始搶票。

歐洲大陸交通織度高,便利音樂家巡演,若將歐陸樂團節目同時攤開,會發現有許多樂團都邀了同樣的音樂家。不過BRSO這個樂季倒是有幾場有趣的音樂會:首場樂季音樂會邀請了日本管風琴、大鍵琴、指揮三棲,日本巴赫學院創辦人暨藝術總監的鈴木雅明(Masaaki Suzuki),將演出孟德爾頌的神劇《聖保羅》;英國指揮約翰.艾略特.加德納爵士(Sir John Eliot Gardiner),這位在台灣古典樂世界中相對較少出現的指揮,近年多忙於他創立的樂團,以歷史演奏法著稱,他將於明年五月演出海頓、舒曼的作品;另外還有多場演奏巴赫與現代、當代作品的室內樂音樂會。

擔任本樂季駐團音樂家的卡瓦科斯(Leonidas kavakos)將演出蕭斯塔可維奇、貝爾格的作品共五場音樂會,其中一場將與BRSO團員演出貝多芬七重奏,「駐團」方式雖然不像柏林愛樂那樣多樣,但在樂季手冊特別企畫中,他談到去年剛獲得的史特拉迪瓦里小提琴,以及他「陷入樂河」的故事,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找來一讀。

指揮家尼爾森斯(取自尼爾森斯官網)

因總監牽起友誼橋梁—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

二○一八年二月尼爾森斯(Andris Nelsons)接下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一職,同時他也是美國波士頓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任期到二○二一/二二樂季),尼爾森讓1+1大於2,建立起兩個交響樂團的夥伴關係,在兩地分別舉行「波士頓週」與「萊比錫週」,獲益的不只是觀眾,交流的不只是音樂家,還有行政團隊,以及孟德爾頌管絃樂團學苑(Mendelssohn-Orchesterakademie)與波士頓檀格塢音樂中心。第二屆「波士頓週」除以波士頓為主題外,也搭上了伯恩斯坦百歲冥誕,並且邀來定居於波士頓的「新住民」馬友友,更將波士頓大眾管絃樂團的風格移植至這個已經兩百七十六歲的樂團。

本樂季兩大主題為「波希米亞」與「孟德爾頌和舒曼」。兩大主題都與萊比錫有關,前者是因為五十年前諾伊曼(Václav Neumann)擔任音樂總監時,大量安排波希米亞地區作曲家的作品,介紹給萊比錫的市民,「布拉格之春」後他隨即回到他的祖國——捷克擔任捷克愛樂音樂總監,自此起,便再無大量或有系統的演出此地區的作品。後者則是因為這兩位作曲家都在萊比錫留下深刻的音樂足跡,而他們兩人在音樂上的相知相惜,尼爾森斯說「我真想活在那個年代,和他們暢談交響曲的發展、經典與創新的音樂……」另外,尼爾森斯更要回覆一百年前由大指揮家尼基許(Arthur Nikisch)開始的傳統,在新年時刻演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從這些規劃不難看出,尼爾森斯不僅要讓手上兩大交響樂團「強強雙贏」,更要向源頭去,讓世界再次認知到萊比錫作為音樂之都時的活力與底蘊。

指揮家哈丁(Askonas Holt 提供)

音樂史兩端與兼顧雅俗—巴黎管絃樂團與法國國家廣播電台

與其說巴黎管絃樂團的德奧曲目相對較少,或許該說,相較於台灣,曲目安排相對大膽。或許是因為音樂總監哈丁(Daniel Harding)是英國人?英國作曲家的作品比例頗高,不過對台灣愛樂者而言,亮點(抑或是卻步?)應該在古典音樂史天秤兩端的作品。為開季音樂會揭幕的是十六世紀法國作曲家雷普(Josquin des Prés)的經文歌;而前不久才來台演出的男高音博崔斯基(Ian Bostridge)將演唱十八世紀法國作曲家拉摩(Jean-Philippe Rameau)的作品。而音樂史天秤另一頭則有像是巴黎音樂院名師娜迪雅.布朗惹(Nadia Boulanger)早逝的妹妹Lili Boulanger、曾獲葛萊美獎美國搖滾作曲家Bryce Dessner、因為女高音漢寧根(Babara Heningen)所寫的〈Let me tell you〉而獲獎的丹麥作曲家Hans Abrahamsen、國家交響樂團(NSO)駐團作曲家魏德曼(Jörg Widmann)等人的作品。而所謂下班後音樂會,竟是全場都與宇宙、星球相關連的曲目!

法國國家廣播電台下有兩個樂團;法國國家管絃樂團(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與法國廣播愛樂樂團(Orchestre Philharmonique de Radio France)。也許是受廣播要為大眾服務影響,各風格或時期曲目安排比例略為平均些,除了交響樂與室內樂外,還有合唱、爵士、管風琴、現代音樂等。當許多樂團選擇將伯恩斯坦百歲冥誕的曲目打散放進不同場次,或集中在一場音樂會,這兩個樂團則以時間相近的四場音樂會串起「伯恩斯坦的故事」,演出伯恩斯坦作品中較為「嚴肅」的作品,而無法缺席的《西城故事》則另外單場演出,這樣的安排是否道出了伯恩斯坦的什麼故事呢?而近年好像又再度流行的電影音樂會,這兩個樂團則是選擇了更早期更經典的題材,以策展概念安排:除了法國電影音樂,還有如為一九二七年默片《第七天堂》創作的配樂;譜出電影《教父》(還有許多其他)音樂的羅塔(Nino Rota),從他創作的音樂到他作為「被」創作的題材;庫貝力克(Stanley Kubrick)電影中所使用的古典音樂等。

德法在地理概念上為鄰居,但觀眾的喜好似乎相差甚遠,也間接影響樂團曲目安排,特別是在當代音樂的曲目選擇與安排頻率。而樂季手冊的風格也南轅北轍,撇除「型錄式」的樂季手冊,上述的法國樂團,手冊裡面大量的圖片、插畫,風格媲美時尚或設計雜誌,拿來當coffee table book都不為過;而德國樂團的樂季手冊則帶有一種工整的美感,不論圖文總要有完整的論述。聆賞音樂之餘,透過各種面向看文化異同,也不失為另一種音樂賞析之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