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教育論談的各國代表合影。
參與教育論談的各國代表合影。(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聲波水波共振 海天一線節中節/經驗分享

以交流啟發靈感 學習中尋找可能 VAF的論壇、大師班與工作坊側記

除了比賽與音樂會,VAF的活動還包含了論壇、講座、大師班與工作坊,讓參與者能互相交流經驗與心得,並展開豐富的學習體驗。這次的大師班邀來當代阿卡貝拉頂尖團隊「史溫格歌手」帶來講座與課程,在「國際阿卡貝拉教育論壇」中,則有來自台灣、日本、韓國、丹麥、美國等國的音樂教育者上台分享。而台灣原住民歌手桑布伊與日本民謠歌手木島ユタカ的工作坊,是最受矚目的焦點之一。

除了比賽與音樂會,VAF的活動還包含了論壇、講座、大師班與工作坊,讓參與者能互相交流經驗與心得,並展開豐富的學習體驗。這次的大師班邀來當代阿卡貝拉頂尖團隊「史溫格歌手」帶來講座與課程,在「國際阿卡貝拉教育論壇」中,則有來自台灣、日本、韓國、丹麥、美國等國的音樂教育者上台分享。而台灣原住民歌手桑布伊與日本民謠歌手木島ユタカ的工作坊,是最受矚目的焦點之一。

「請問在你們國家,音樂課有沒有制式的課本?老師能不能教學生課本以外的相關知識?」「我認為音樂就是音樂,沒有分古典、爵士或其他……」一個論壇聚集起各國音樂工作者,卻能拋出諸多思考——藝術沒有正確答案,能不能依循教科書傳遞概念——簡單的問題,也許是另一個國家從來沒有想像過的;短暫的呼應,也可能刺激了在座所有人的靈感,這就是交流的力量。

各國代表分享各自的教學與推廣經驗。(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大師與論壇  分享各國經驗

近年來,不管在學校、社團或社區中,阿卡貝拉的教育推廣,都得以不限年齡、不限空間角落紛紛成行。但發展也需要整合與長期灌溉,因此Vocal Asia在藝術節舉辦的同時,也在亞洲各城市委請代表人來建構阿卡貝拉網絡,這些代表人皆為當地的阿卡貝拉活動組織與教育推廣者,於演出或教育上都具備豐富經驗與地位。在每年活動期間,他們便將各地推動的心得與未來展望,在論壇的平台上討論與分享。當然,為了廣大的學員,也設計了講座、大師班、工作坊等提供多樣學習的選擇。

二○一九VAF的年度樂團,請來當代阿卡貝拉的頂尖團隊「史溫格歌手」,演出之外,這是團隊首度於亞洲開設大師班及講座課程。他們不但以輕鬆、活潑又獨到的方式在早上帶所有學員暖身,更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分別讓團員以自己的專長講題,為眾人帶來世界各地獲得的新知。

在「國際阿卡貝拉教育論壇」中,議程分「阿卡貝拉基礎基礎」、「國際阿卡貝拉教育」、「阿卡貝拉教育理論與方法」、「阿卡貝拉教育中,歌唱者的藝術提升」四個階段。有來自台灣、日本、韓國、丹麥、美國等國的音樂教育者上台分享。Vocal Asia執行長陳午明分享了「樂計畫」的概念,也包括 Pa Pa Go的作法、教師訓練、爵士樂種子教師培訓營、種子計畫,以及老師們在學校創立阿卡團的情況。

在台灣長期推廣合唱音樂的朱元雷,更就「身心障礙」的主題,報告他親自指導各類團隊的經驗,其中有視力、聽覺、肢體、腦部、心理、罕見疾病等障礙者。由於指導年長者一樣需要付出更大照顧與保護,因此也將樂齡合唱團的體會也列入其中。「我不指揮,而是提供協助。」根據朱元雷觀察,腦部障礙者有無法學習、記憶、聚焦、控制情緒等問題需要陪伴。罕見疾病者,若是孩童則常需要父母的加入。肢體障礙者除了呼吸之外,基本上歌唱沒問題,只是要旅行演出產生不便。瞽者雖然行動受阻,也無法載歌載舞,但他們的耳朵記憶相當厲害,指導者利用一些App的技巧,更能夠讓他們輕鬆學習。至於聽力障礙者,歌唱對他們來說原本就不容易,然而現在有肌肉記憶法,能夠輔助他們學習,「無論哪一類的指導,最重要的一件是就是『耐心』。」

從兩人來自傳統的歌唱、演奏、創作、跨界的議題,藝術節設計了“Islands of Songs”的主題讓桑布伊與木島ユタカ對談。(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傳統基礎  唱出新聲

台灣原住民歌手桑布伊與日本民謠歌手木島ユタカ的工作坊,是最受矚目的焦點之一。從兩人來自傳統的歌唱、演奏、創作、跨界的議題,藝術節設計了“Islands of Songs”的主題讓兩者對談,吸引了滿場對兩人好奇的老師與學員們。桑布伊以自己卑南族的文化為基礎,介紹母系社會的運作模式——男生滿十二歲起被集中在會所裡,學習生活技能、戰鬥、認識環境、倫理道德;女人則當家,所有的財產,甚至樹木、溪流、土地都是屬於她們。流傳千百年來,不論戀愛、傳承、頌讚大地、紀念亡者,都以音樂溝通,因此很多歌曲也都具有功能性。

口簧琴用自然元素就可以發出電子音響效果,而鼻笛是台灣原住民的驕傲,東南亞有少數的民族也演奏鼻笛,但只有台灣的是雙管。「接觸音樂,可以說是從母親的肚子裡就開始。音樂對我們來講,就像於鳥需要天空、人需要空氣和水一樣重要。」桑布伊說:「原住民沒有文字,是用音樂記錄所感受到的。因此我的創作來源除了傳統歌謠,也將生活中看到的事物用音樂記錄下來。」

木島ユタカ受父親影響,五歲就開始由父親教導學習日本傳統民謠,父子倆更搭檔贏得許多全日本的冠軍。他介紹日本民謠的歷史大約五、六百年,統計約一千五百首,有的還沒有被發掘出來,而他熟悉的大約有一百多首。在日本是男人當家,因此為數眾多的歌曲是當男人工作時唱的。歌詞大都關於自信、土地、持家等內容。搭配演唱的樂器大多以三味線為主,各個地方有不同的大小,演奏方式也不一樣。

小時候的木島不懂得傳統歌曲的精髓,記憶中大多是長輩在唱,沒有多少小孩會唱,長大後才知其重要性。然而他也提到,日本是島國,很多音樂都是外來的,並且愈來愈多,傳統的空間就愈來愈小。有的旋律已經不知道原本的模樣,並且被現在歌詞取代了。不過,他深深了解傳統必須與時並進,最好的方式是用傳統加入現代讓更多人能夠接受。因此他以其深厚的民謠基礎,拓展到R&B、流行與世界音樂的領域,到目前還在繼續尋找更多可能性。

丹麥節奏即興大師Jim Daus Hjernøe為音樂節帶來新的教育與指揮的方法。(2019 Vocal Asia Festival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空氣中畫音樂  不靠語言、樂譜就能一起唱

藉著論壇與工作坊,今年VAF遠從丹麥邀請丹麥節奏即興大師,也是皇家音樂學院教授Jim Daus Hjernøe前來,為音樂節帶來新的教育與指揮的方法。有別於以往的作法,他發起了“The Intelligent Choir”的概念,其中有趣的“Vocal Painting”(簡稱VOPA)更是深具趣味性。他在傳統的音階手勢上,歸納並開發更多符號。只要熟悉這些符號,結合雙手傳出的訊息,就可以在不靠語言解釋、不靠樂譜的協助下,帶領合唱團演唱。

例如指揮指向你,畫一個圓,就代表由你獨唱;左手握拳垂直,右手比二在手臂上下調整表示音量大小;左右手食指交互畫圓表示繼續、雙手握拳上下交疊表示結束。此外,還有速度、節奏、擴音、和聲等等手勢。只要指揮給一組動機音符與節奏,就能夠在當下立即與歌手之間進行非語言的交流,在不同的調配下,更能現場重新作曲、重新組合、即興創造。就像繪圖一般,有了各種顏料與素材,就能夠在畫布上盡情揮灑。簡單易學又實用的一套系統,能適用於各種曲風,而且從學生到專業指揮都能適用,廣受歡迎。這套系統已在丹麥施行多年並已經提供指揮的訓練與學位課程。雖然在亞洲還是新玩意兒,但透過Jim Daus Hjernøe所設計的App,有興趣的人就能夠利用網路科技遠距學習,一同歌唱、練習還有表演。李秋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