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洲 攝)
專題 打開藝術一本帳

朱宏章 嚴謹規律裡的款款柔情

演電影又要演劇場,還要教表演、擔起戲劇系主任的行政工作……最近因當紅電影《返校》中「白教官」一角備受矚目的朱宏章,面對生活的多頭與繁雜,他則以至為嚴謹的行程規劃應對,不同於他人仰賴科技工具,他最愛的是印有橫線的手帳,一律用鉛筆整齊書寫,用不同記號標示意義……手帳中還夾著兩張老照片當書籤,嚴謹規律裡也沁出款款柔情。

文字|吳岳霖
攝影|張震洲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演電影又要演劇場,還要教表演、擔起戲劇系主任的行政工作……最近因當紅電影《返校》中「白教官」一角備受矚目的朱宏章,面對生活的多頭與繁雜,他則以至為嚴謹的行程規劃應對,不同於他人仰賴科技工具,他最愛的是印有橫線的手帳,一律用鉛筆整齊書寫,用不同記號標示意義……手帳中還夾著兩張老照片當書籤,嚴謹規律裡也沁出款款柔情。

「繼續升旗!」

當這句台詞迴盪在銀幕裡的白色恐怖年代,然後擴散到電影院的每個角落,從嚴肅、威儀到驚悚、錯愕;這大概是近期對朱宏章最深刻的印象──電影《返校》裡的白教官。

表演、行政、教學等工作交錯的朱宏章,是個將行程規劃得極為規律的人。甚至,會因預排於行事曆的事項耽擱、取消等,而打亂生活步調,這樣的焦慮會讓安定感被破壞。

一定要有橫線  嚴謹規劃的生活記錄

朱宏章是把自己與他人的時間都看得極為重要的,像是過去曾有突發狀況,不得已更動電影拍攝時間,他就必須安靜下來,把自己的行程重新安排、調整;或是學生隔年若有製作得完成,他也會預先保留該段時間。他說,自己所重視的是「效能」——希望將時間發揮最大的效能。這種對生活的井然有序、對行程的嚴謹規劃,他認為並不是「家教」而更像是天生,因為小時候與自己使用同一張桌子的弟弟,往往與整齊、規矩的他有強烈對比。也笑著說,或許是那時候的他就認知到,這樣才能獲得父母的讚賞吧!不過,他也坦然地面對自己的年齡增長,需要喘口氣,所以會將行程集中,空出幾天空閒。

源於對規律的追求,朱宏章理想的手帳是有橫線的,才能精準、整齊地記錄;另一個極為重要的訴求則是手帳的大小,他要求隨身攜帶,因為需要隨時書寫、確認行程,同時也可以在翻閱時再一次回味曾發生過的事情。相較於現代人仰賴科技,使用手機裡的APP規劃行程,看似更有便利性;自認對科技不夠敏感的朱宏章,反而擔心手機會沒電,更造成看不到行程的不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關於朱宏章

活躍於影視圈,近期有電影《返校》、電視劇《雙城故事》,更早則有《龍飛鳳舞》、《時下暴力》等,亦曾擔任《色,戒》裡湯唯的戲劇指導。同時,他也是劇場演員、導演,與非常林奕華、綠光劇團、全民大劇團等有合作關係。於北京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完成博士學位的他,目前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任教,指導表演,也身兼戲劇學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