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室中的陳世川。
工作室中的陳世川。(許斌 攝)
專題 平面設計師,換你「表演」

陳世川 以簡馭繁 「客觀」幫創作者面對市場

操刀過《我的少女時代》、《刺客聶隱娘》、《行者》等多部電影的海報,陳世川以個性獨特的主視覺標準字與簡約的畫面令人眼睛一亮,成功讓作品在觀者腦中留下深刻印象。為布拉瑞揚舞團舞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而寫的標準字,是他腦中一直想著海邊奔跑的布拉舞者肩上的漂流木,再轉化為充滿個性的線條,力道十足。

扛下主視覺重任的設計師得綜合行銷與創作兩端的意見,陳世川說:「我可以用很理性客觀的角度看創作,又能很自戀地去創作,我可以站在中間。」這個客觀就可以體現在視覺上面,也較有機會成為更吸引人的畫面,而設計要做的,就是幫創作者想像面對市場的個性,幫助他轉換和翻譯。

操刀過《我的少女時代》、《刺客聶隱娘》、《行者》等多部電影的海報,陳世川以個性獨特的主視覺標準字與簡約的畫面令人眼睛一亮,成功讓作品在觀者腦中留下深刻印象。為布拉瑞揚舞團舞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而寫的標準字,是他腦中一直想著海邊奔跑的布拉舞者肩上的漂流木,再轉化為充滿個性的線條,力道十足。

扛下主視覺重任的設計師得綜合行銷與創作兩端的意見,陳世川說:「我可以用很理性客觀的角度看創作,又能很自戀地去創作,我可以站在中間。」這個客觀就可以體現在視覺上面,也較有機會成為更吸引人的畫面,而設計要做的,就是幫創作者想像面對市場的個性,幫助他轉換和翻譯。

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4/23-25

新北 雲門劇場(2021TIFA

6/5

臺東縣政府文化處藝文中心演藝廳(2021臺東藝術節)

INFO  02-33939888

走進陳世川的工作室,迎面是一張大桌和大堆散躺在地的紙捲,原來他正準備搬家。他整理紙軸、找尋先前描繪的標準字,剛好落在腳邊的是「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試寫字。當時接到布拉瑞揚的電話,話筒另一頭的布拉正帶著舞者在都蘭海邊拍攝劇照,他希望請陳世川處理標準字和主視覺排版。《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說的是阿美族年齡階級巴卡路奈(Pakarongay)接受成年禮前的青年訓練,在烈日海邊辛苦訓練的過程,需要強大勇氣敦促彼此向前,沿用這樣的精神醞釀成布拉瑞揚舞團(BDC)五周年的舞碼新作。

看過不少布拉瑞揚的作品,陳世川觀察布拉瑞揚近幾年開始尋根、走向自己,特別是他找來非科班舞者一起工作。直言這樣拋開既有框架的訓練及表演方式很吸引人,陳世川說,美術也是,他從國中到大學受美術教育,直到成為獲獎無數的專業平面設計師,最難的反而是拋開技術面。「我不會說寫字,我自己是講『畫』字。」傳統書法的技法和規則,不適合擺到設計上。陳世川回歸最簡單且純粹的寫法,左右手輪流書畫,腦中一直想著海邊奔跑的舞團舞者肩上的漂流木。從山上原本鋒利的樹幹,漂流到海邊變得光滑,和原先的樣子不太相像,但磨蝕後的模樣更好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