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亭均,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經理
林亭均,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經理(國家兩廳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OPEN TALK 2021 面對變動的世界II:

未來的現場與數位演出浪潮

延續關於疫情的討論,這場座談邀請3位講者從藝術總監與製作巡演經理角度,分享他們關於表演藝術產業以及劇場未來的看法。在嘗試不同方法與觀眾接觸的同時,他們也重新思考著(甚至在疫情結束後)更永續的製作方法。

文字|馬慧妍
第344期 / 2022年01月號

延續關於疫情的討論,這場座談邀請3位講者從藝術總監與製作巡演經理角度,分享他們關於表演藝術產業以及劇場未來的看法。在嘗試不同方法與觀眾接觸的同時,他們也重新思考著(甚至在疫情結束後)更永續的製作方法。

重新想像藝術節

林亭均:我們今天即將討論業界最熱門的話題之一:我們該如何面對不斷變化的世界、線上直播及數位表演藝術發展的浪潮?新冠疫情席捲全球超過一年以來,我們已經從直接將計畫取消轉向尋求各種B計畫。今天,則將邀請3位講者與我們分享他們的組織及藝術節是如何轉變且因應這些挑戰。

傑夫可汗:我們所有的工作都圍繞著不斷突破其形式界限的藝術家展開,包括像是當代舞、實驗音樂、視覺藝術,或是參合著這些的藝術形式,我們通常是小規模地運作,年度最大型的活動則是在雪梨的Liveworks實驗藝術節,每年10月都會在這舉行,在工業風的藝術中心登場,展示著集結澳洲東岸的實驗作品,這藝術節很重要的一部分,包括建立了實驗藝術界的交流,因而我們也相當重視國際串連。

澳洲在疫情下長期鎖國、封城、無法聚會,也無法和觀眾同聚一堂共享體驗,即使解封後,容納觀眾人數是過往藝術節參與人數的四分之一。因此,當我們10月要舉行Liveworks實驗藝術節,決定改為線上線下混合模式,線上內容不僅能觸及更多群眾,也能擴及無法前來現場的藝術家。

我們也趁此機會,重新思考節目安排、策劃、風格等,今日充滿未知數,我們期望從藝術節設想未來,因此將活動主要分為三類,「當下現場」(Live Now)、「夢想現場」(Live Dreams)、「未來現場」(Live Future)。

「當下現場」為新實驗作品首演,今年內容包括展演、裝置、現地創作等,委製內容為數位和實體各半。對我們而言,數位節目不該只是劇場直播,彷彿線上觀眾低了一等,故數位委製作品必須發揮線上的特質,創作出唯有數位可實現的展演內容。實體表演現場除了人數降載,也要保持安全社交距離,也因此導致共感較難出現。

影像導演暨編舞家蘇.希莉(Sue Healey)提出的數位作品中,可見數位展演的潛在機會雄厚,這支舞作在海岸線上以無人機拍攝,直播至全國各地觀眾眼前,鏡頭可遠觀景色,也可近看舞者細節,都超越實體限制。

「夢想現場」由藝術家介紹正在發展的作品,並獲得現場觀眾回饋及反應,可直播至世界各地,他國藝術家也能透過直播參與,因此我們格外重視直播品質,無論是透過各種攝像機角度拍攝和不同的電視轉播方式,確保觀眾如臨現場,體驗高水準的演出。

「未來現場」取代過往藝術家對話與座談討論作品的慣例活動,聚焦討論未來及藝術家在其中的角色。隨著疫情發展,我們甚至不知道明天或是下個月會發生什麼事情,但藝術家一直在用不同角度看待這個世界及想像未來,尤其在接觸受阻、群體受限的時刻,「未來的關懷」和「親密樣態」更顯重要,不同於一般的座談,這一系列講座邀請藝術家及其他領域的專家一同來探討,看待未來重大議題。

澳洲在2021年的疫情比前一年更糟,Liveworks實驗藝術節第一輪節目全數轉為線上,且短時間生活無法回歸正常,故必須更進一步探索數位,並持續委託無法入境的外國藝術家創作。後續節目也同時設想實體和數位兩種版本,再依續警戒和限制層級隨機應變。

數位肯定無法取代實際同在的體驗,而數位展演的重點則是藉此開創哪些新機會,例如降低身心障礙人士進入劇場的門檻,藉由手語、聽打等服務擴大觸及範圍,未來也會延續下去,縱然完全解禁、回歸如常,數位展演也仍值得探索。

線上線下混合形式在製作和幕後都很困難,但藝術家的堅持讓我打起精神和鼓起勇氣,而串流平台能夠為現場演出留下記錄,作為資料和見證,但一切尚在起步,我們還未釐清其中的意義和機會。

傑夫.可汗 Jeff Khan,澳洲雪梨Performance Space藝術總監(國家兩廳院 提供)

邁向2021之路

維爾薇.蘇特能歐洲在2020年就已經歷封城和節目取消的慘況,我們也藉此機會省思藝術節慣常的模式,反倒拉近和藝術家的距離,2020年的線上版舞蹈節就和10個單位及藝術家合作推出節目,2021年則在降載和限制下重回實體活動。線上活動有助我們觸及國際觀眾,或是身心障礙及中高齡等族群,因此未來也不會放棄線上運作。

在永續方面,歐洲許多夏季節慶已在合作,方便藝術家規劃巡演,過去一年也交流各種防疫方案,透過互通有無促進合作及降低風險。其中一個是歐洲12個舞蹈節共組「舞蹈脈動聯盟」(Big Pulse Dance Alliance),由歐盟資助,在4年期計畫中探索更符合環保原則的巡演方式,以減少碳足跡,例如合製更容易巡演的作品,不需勞師動眾搬運巨大道具及舞台設計。

2021年的舞蹈節嘗試線上線下混合模式,雖然部分運用數位長處,但宣傳溝通仍保有相當傳統的形式,推出紙本和線上雜誌,讓無緣前來歐洲的各國藝術家,仍有刊物拿在手中。每年舞蹈節也都會舉辦展覽,博物館經驗豐富,更懂得處理各種情況,若到必須停演的程度,舞蹈節至少仍有線上座談、雜誌和展覽。

為了防疫,我們採取各種措施,包括社交距離、檢測、確認疫苗注射證明,有些藝術家也必須先隔離一段時間才能演出,人員降載也影響到票房所得,所幸柏林本來就有許多來自各國的藝術家在此定居、創作,邀請這些藝術家參與舞蹈節,讓節目仍保有他國文化或多元色彩。

選擇戶外演出場地也有特殊考量,除了防疫之外,也讓表演者和觀眾之間有更多互動,也能一起感受天氣變化,創造共感和彼此的連結,甚至帶領觀眾前往過去不知道的地點。

在疫情之下,為了確保舞者和觀眾都能更加安心,我們也刻意拉長準備時間,也感覺到觀眾如何從原本的緊繃和焦慮狀態慢慢放鬆,也逐漸適應這些新常態和變化。就算回歸實體演出,我們也不會忘記數位經驗,不過當人們習慣在家,未來勢必要端出高品質節目,才能說服觀眾走出家門、回到劇場;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考量到現實條件,藝術節執行團隊人數有限,不可能事事都顧及,只能在資源和範圍許可下,盡力協助展演登台。

維爾薇.蘇特能 Virve Sutinen,德國柏林八月舞蹈節藝術總監(國家兩廳院 提供)

在劇場消失時思考劇場

卡洛琳.巴諾:洛桑劇院(Théâtre de Vidy Lausanne)位於瑞士,在1964年原為世界博覽會而建的巨大建築,多數在6個月展期結束後拆除,只留下教育和創作的館舍,即為今日劇院所在地,內含舞台和共創空間,員工數約百人,但無駐點藝術家,均為個別作品合作,也不時會參與合製或邀演。

展演內容多元,以當代表演藝術為主,但也涵蓋視覺藝術、演講、研究,演出者來自國內外,作品則多挑戰傳統劇場的定義,也帶領社會前進。

劇院在2021年3月因疫情關閉,許多演出被迫取消、延期,或尋找替代方案,所幸有政府的財務支持,支付員工和藝術家的薪酬,讓他們不致斷炊;為了維持生計和觀眾互動,我們搭起數位舞台,在線上直播節目、演講和音樂會,過程中學到許多經驗,卻也未完全滿意。賽門.尚恩(Simon Senn)的在閉館期間籌備一檔有關數位身體的節目《成為艾莉兒.女》(Be Arielle F),描述上網購買女體的數位複製品後,對於創作和個人的影響,後來也改編成線上視訊會議的版本。史蒂芬.凱吉(Stefan Kaegi)的作品《黑盒子:只有一名觀眾的幽靈劇院》(Black Box: Phantom theater for 1 spectator)則在空無一人的劇院裡播放著各種演職員的人聲,每次讓一位觀眾體驗5分鐘,塑造出若有似乎的虛幻感受。

前述兩個計畫大不相同,但都論及劇場的本質和可能性,包括展演的模式、存在與缺席、劇場未來角色、劇場在生態環保和國際串連之間如何拿捏,又該如何跨越實體和數位之間的界線。劇院在這段時間也在整修,彷彿消失得只剩骨架,這幅景象也讓我們更加好奇,未來的劇場機構會是什麼模樣。

早在疫情爆發之前,我們就在反省劇場運作產生的功能和衝擊,與洛桑大學永續中心合作,也邀請凱蒂.米契爾(Katie Mitchell)和傑宏.貝爾(Jérôme Bel)兩位藝術家加入,兩人均因環保理由而不再搭飛機,我們定期聚會討論,也分享彼此經驗、顧慮和看法,並在減少碳足跡之外,以更宏觀的角度看待永續。目前由兩位藝術家發展出兩套節目,再搭配洛桑大學設計的工作坊,未來節目在洛桑首演後,將以劇本形式巡演,交由當地導演和團隊呈現,並開啟國際對話。

這些節目會因地制宜,也會共享成果,並分析社會與環境效益,一同思考未來的劇場發展有何共通價值,再轉化為實際劇場作業,第一套節目在9月底首演時,將完全透過腳踏車發電。

另一個計畫Showing without going透過集體提問和徵件,想像新的型態、發展藝術家和觀眾╱場館的新關係,起初蒐集100件藝術家不需在場也能展演的創作,包括疾情、環保、地緣政治、言論審查、資源失衡等諸多因素,都可能阻止藝術家成行,各地的藝術家、製作人、策展人合作,提出錄像實踐和理論架構,整理我們已知的範圍,以及他人的提案。

上述案例都在探索新形式,但我們當然重視能共聚一堂的機會,並邀請海外藝術家前來,不過也需顧及縮減碳足跡,未來在國際合作和永續減碳方面,勢必得尋求平衡點。我對未來尚無頭緒,但重點是從環保、社會、國際等各層面反思我們的作為,趁此機會改變和冒險,而且和觀眾及藝術家交流後,我也看到潛在契機。

我也會擔心在種種防疫規定下,劇場將部分群眾拒於門外,因此數位節目或許能彌補部分功能,未來作品也會邀請不同族群參與,也會走入鄉間,希望民眾即使不看戲,也會覺得走進劇院和逛公園一樣自然。

卡洛琳.巴諾 Caroline Barneaud,瑞士洛桑劇院藝術及國際事務總監(國家兩廳院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座談時間: 2021/09/14(二)18:30-20:00

座談地點:線上直播

翻譯:錢佳緯

主持人:林亭均(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經理)

與談人:傑夫.可汗(Jeff Khan,澳洲雪梨Performance Space藝術總監)

維爾薇.蘇特能(Virve Sutinen,德國柏林八月舞蹈節藝術總監)

卡洛琳.巴諾(Caroline Barneaud,瑞士洛桑劇院藝術及國際事務總監)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