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芹,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國際發展組專員
穆芹,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國際發展組專員(國家兩廳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OPEN TALK 2021 面對變動的世界 I:

疫情對表演藝術結構及場館的影響

疫情不只嚴重影響了人們的生活,也影響了各國的表演藝術產業。在這場座談中,亞洲連結:製作人工作坊邀請來自亞洲4地場館代表分享他們的因應之道。雖然他們因為政府的規定,不得不取消或延後某些國際製作,然當他們緩慢打開劇場迎接觀眾時,也對於產業有了全新的思維與洞見。

文字|馬慧妍
第344期 / 2022年01月號

疫情不只嚴重影響了人們的生活,也影響了各國的表演藝術產業。在這場座談中,亞洲連結:製作人工作坊邀請來自亞洲4地場館代表分享他們的因應之道。雖然他們因為政府的規定,不得不取消或延後某些國際製作,然當他們緩慢打開劇場迎接觀眾時,也對於產業有了全新的思維與洞見。

為觀眾創造更多親近劇場的途徑

Minako Naito日本疫情於2020年1月下旬現蹤,2、3月升溫,由東京都政府經營的東京藝術劇場自製劇作《滾啦》仍巡迴至台北和紐約,政府在2月下旬要求自我約束,劇場配合取消演出;東京在4月發布緊急狀態,各大場館全數關閉,直到7月才開放觀眾進場,但政府仍在避免感染和振興經濟之間猶豫不決,每當疫情升溫,劇場就受到管制。

面對疫情,業界成立了「日本表演藝術團結聯盟」(Japan Performing Arts Solidarity Network),劇場、製作人、表演人員、藝術家、工作人員、相關人士均加入,與政府進行集體協商,爭取補助、財務支持、補償、放寬限制,也制訂安全營業和演出方針。此外,我們透過實驗累積資料證明,若表演廳內遵守佩戴口罩和禁止交談,不會傳播病毒,成功說服政府,在嚴格規劃下重新開館演出。

日本政府不願補償劇場損失,但願意支持新作品,也支持拓展至串流平台,因此藝術家開始尋找新的表達方式,觀眾尋求現場演出以外的滿足感,而製作人也藉由串流創造收入來源,並維持觀眾對表演藝術的興趣。

疫情之下,國際演出被迫延後或取消,或轉向線上串流,我們在東京藝術祭期間舉行國際線上會議,討論串流是否會取代現場演出,與會者一致認為,民眾對現場演出需求不減反增,像是劇作家谷野九郎(Kuro Tanino)就希望打造新作,力圖在各種情境都能演出。

因防疫考量得維持社交距離,且國際實際合作仍不穩定,必須尋找替代方案,故串流成為必要表達媒介,但無論媒介如何變化,現場演出的需求和價值不會消退。

我們從沒想過疫情會蔓延如此久,也無法預期何時終結,東京藝術祭這兩年均以實體線上混合舉行,主題也呼應著時勢,從2020年的「見面與否」,到2021年的「歷史一瞬」,過去一年令人感覺漫長,但在人類歷史中,只不過是一眨眼。

疫情驅使我們尋找更具彈性和永續的表達方式,也樂於順應廣大市場探索多元途徑,不僅挑戰刻板印象,也期待藉由互動和共融促進溝通。我們一向認為表演藝術有其價值,但疫情讓我們進一步反思根本,人們究竟為何需要表演,也正試圖開發從未接觸過表演藝術的新市場。

網路是通往劇場的新路徑,相同內容也有多樣銷售模式,包括現場票、直播票等,未來也有新的潛在模式,甚至票價也會開始隨供需浮動。

我們感念忠實觀眾在困境中持續支持,但也明白他們心中五味雜陳,既渴望內容,又擔心染疫,對於在螢幕前看戲也漸感疲乏,因此我們更要努力兼顧防疫安全和藝文樂趣。

疫情之下如何挑戰長期規劃

Hwayeon Cho許多場館在疫情下的顧慮都相同,韓國國立劇場起初只是延後演出,以為疫情很快就會退散,後來第19、20季的演出都取消,音樂節改為線上,2020年10月重開館後,僅開放一半席次,12月又取消3場演出。

我們在疫情下為演出人員謀求生路,包括在無觀眾的場館錄製演出後,在YouTube及其他串流平台播出,藉此支付演出費,也持續和觀眾溝通,以免觀眾忘了劇場,因此把戲劇節搬至線上。

在疫情之下,我們提升現場演出的錄製品質,也投入拍攝預算,且考慮因素也需要調整,因為這些影像,不只是存檔,還要播映。我們也和韓國大型OTT平台wavve(註)合作,不過試過幾次後,心裡有些疑問,例如現場演出錄影對一般劇場而言,究竟是新商業模式或難題?而未來劇場是否得和Netflix 、Disney+等影視平台的內容競爭?

疫情之下,一切只能短期規劃,以往可預售未來一季的票,現在只能提早兩個月啟售,而邀演、國際合製等長期合作都難以推進,在疫情下該如何擬定長期方案?

目前要談國際演出較難,過去這段時間內,許多國際演出計畫皆延後或取消,不過先前和國際藝術家的合作相當成功,從韓國傳統開創新局,也重新發掘韓國舞蹈之美,但一切都需要提前多時規劃,如果各位有意與韓國國立劇場合作,歡迎和我聯絡。

Minako Naito,東京藝術劇場節目企劃部經理(國家兩廳院 提供)

在數位平台該如何理解真實並轉譯演出?

Faith Tan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是國內大型非營利藝文場館,占地寬闊,座落於海灣一隅,腹地內有數座劇場,經費部分來自官方,內容包括國內外新作及委製,也特別支持亞洲創作;這些空間有時也會外租給本地的藝術展演。

我們以往全年度活動滿檔,也著重於實體體驗,專注於現場演出的技術和節目策劃,較少發展線上領域,故疫情造成極大衝擊。我們受惠於藝文資源,也受限於國內法規嚴格,自從疫情爆發後,政府緊縮各項公共活動和交通,因此封城多時,無法繼續排練或演出,況且大型場館的觀眾往來頻繁、遊客如織,我們也要為300名員工著想,得同時考量人身安全及營運維繫。

身為製作人,我們自然對作品瞭若指掌,故在防疫作業和場館營運之外,也得顧及創作團隊和藝術家,考量如何安排經費與後續發展,各位若與機構協商,也要注意合約裡有關不可抗力因素的條款,盡力爭取拿回在演出取消之前已投入的成本。若作品涉及跨文化或巡演,假使無法如預想般實現,也要考慮有無替代方案,並鼓勵創作者和藝術家因時制宜。

我們在組織內成立安全管理小組,負責與政府機關溝通,以便掌握不斷更新和異動的規定,並向員工說明;儘管極力搶救,目前仍有許多演出取消,令收入大幅萎縮,所有薪酬調整和招聘作業凍結,管理高層為此減薪,所幸至今仍維持零裁員。

在疫情之下,數位發展成為藝術圈不得不面對的課題,也加速進入藝術領域,不論是否準備好,都得硬著頭皮接受,思考數位帶來的挑戰和潛力,我也反覆自問,展演在數位平台該如何轉譯?

我明白科技和數位帶來的影響,數位科技也改變了消費行為,成為表演藝術必須面對的障礙,科技讓人追求立即滿足,注意力也縮短許多,獨立製作人要深思如何善用科技,同時發揮創意,讓科技為藝術所用。

藝術終歸需具備啟迪、創新、激發新思維的效果,我認為一切有賴藝術家之手,一直以來,藝術家都指引人們察覺與眾不同的解答,對世事也自有詮釋,數位藝術作品雖然運用源於商業世界的科技語彙和意義,但需賦予不同的涵意;況且數位能觸及的對象多元各異,我們也要思考如何深入淺出,又不失藝術的直觀。

這並不代表藝術得遠離商業,我們仍要了解商業策略,其中不少工具都有助藝術界發展,且不少都源於商業研究和資金,不過在行銷時,藝術作品必須思考行銷的內容、對象與原因。

不論是機構或獨立藝術家,都可從現有策略作為出發點,例如將本次活動作為平台,雖然創作各異,但相互合作十分重要,我們若能找到同好,理解彼此努力的方向,就更能互助共渡難關。

疫情迫使我們發展和規劃數位方向,也能跳脫習以為常的實體劇場,觸及更多觀眾,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推出「後台」(Offstage)網站,介紹創作幕後、劇場入門、藝術家背景等,也填補亞洲尚有不足的記錄和評論。

這段時間以來,節目製作成本不變,甚至因數位拍攝需求而增加,但從新加坡國藝會所做的調查中,觀眾卻期望票價極低、甚至免費。我們盼望今年的舞蹈節能在實體舉行,目前規劃為線上線下混合,而且節目安排與策劃也必須隨時因應局勢變化。

編舞家安娜.泰瑞莎.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曾說過,「如今人們移動受限,人際距離擴大,不如過去般接觸或親密,反而轉變為長時間待在家中盯著螢幕,減少活動,也難以休息,但因這些限制的擴大,反而突顯了肢體運動、與人近距離接觸、產生共感、出外參與社群活動,這些屬於舞蹈的要素,本來也就存在於人的DNA之中。」

線上作品《14》由台灣的陳武康及孫瑞鴻發起,5小時直播的舞蹈馬拉松橫跨5國,邀請20位獨立藝術家,每人在空無一人的劇場裡獨舞14分鐘,並邀請評論員現場提出觀點,試圖結合傳統劇場、攝影、現場剪輯、直播等,探索新的展演角度。

Hwayeon CHO,韓國國立劇場節目部製作人(國家兩廳院 提供)

思考並想像不一樣的劇場未來

施馨媛:當意識到疫情一時半刻無法平息時,我們便利用這個機會思考場館的日常營運及生態,試圖想像一個不一樣的劇場未來。

疫情之前,我們就注意到台灣過度生產的狀況,過去製作多以「做出作品」導向,少去思考作品產生之後的延續。2020年因為疫情,國家兩廳院推出了「研發計畫」,委託藝術家在無法展演期間,為創作進行8至10個月的田調研究,仔細紮實地發展想法,同時尋找作品可延續的可能性與合作機構。由此,藝術家能更好打磨創作,同時拓展觀眾市場,形成良性的循環,延續作品的生命,藉以發展具永續思維的製作體系。

此外,我們也趁此機會反思新的國際交流方式。以往大多數的國際交流集中在藝術家之間,但我們認為,參與創作的每個人都需要有更多與國外交流的機會。2022年我們與國外劇場進行技術與行銷宣傳人員交換計畫,讓台灣的工作人員能從製作端精進自己,而國外團隊也能從台灣的工作經驗中獲益。

今年國家兩廳院參與了歐洲「永續劇場聯盟」(Sustainable Theatre Alliance for a Green Environmental Shift,簡稱 STAGES)。它是一項由包含國家兩廳院在內共14個劇場發起的4年計畫,企圖從場館營運、節目製作、觀眾溝通等面向導入永續思維,最終提出一套永續劇場的工作方法。過去有許多國際單一場館導入永續概念,我們不是先鋒,但STAGES計畫要強調的是透過多館結盟改變表演藝術生態的合作模式。

在疫情下,大家都在尋找新的展演方法,包括數位應用技術。但我們都很清楚設備只是工具,善用工具、找到適合數位的說故事形式,才是最重要的。兩廳院在2020年推出「不(只)在劇場」(Ne(x)t Theater),作品包含:應用多視窗敘事方式的驫舞劇場《感謝您在家》;由狠劇場與荷蘭瓦克團隊遠端共同創作,整合線上╱線下呈現的《城市之臉》;以及導入5G、VR360攝影及多視角即時隨選互動技術的實驗性作品《萬花鏡》。

經過一年的實踐,我在此試著為製作人提出一些思考的面向:其一是重新定義觀眾與數位展演之間的關係。現在的線上娛樂及藝術展演其實早已發展得相當成熟,在觀看過程中,觀眾可以暫停播映或是同時進行其他工作;當我們轉向線上展演時,也必須重新定義數位展演的觀賞模式是什麼。其二是製作人必須擔任藝術及技術團隊之間的轉譯者。數位作品通常會需要跟影像工作者或工程師合作,製作人不僅要同時了解藝術端跟技術端的語彚,並作為其中的轉譯者。其三是重新思考虛擬劇場的觀眾體驗與服務。過去觀眾買票、等待,在演出時間走進劇場,而現在他們走進的卻是虛擬空間;線上展演的觀眾服務和消費過程是很不一樣的,製作人必須調整觀眾服務及工作流程。

即使疫情過去,未來的觀眾也是在網路世界成長的世代。你的虛擬會是他們的真實,作為製作人的我們,必須找到新的方式與他們溝通和交流。

:由韓國3大電信巨頭之一的SK電訊和韓國三大廣播電視台KBS、MBC、SBS共同合作創立,跟Netflix一樣採訂閱制,目前經營策略是鎖定10-30歲的觀眾,除了打造內容之外,也致力推動韓國流行文化對外輸出。

Faith Tan,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戲劇與舞蹈項目主管(國家兩廳院 提供)
施馨媛,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副總監(國家兩廳院 提供)
《感謝您在家》(驫舞劇場 提供)
《城市之臉》(Knelis 攝 狠劇場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座談時間: 2021/09/06(一)18:30-20:00

座談地點:線上直播

翻譯:錢佳緯

主持人:穆芹(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國際發展組專員)

與談人:Minako Naito(東京藝術劇場節目企劃部經理)

                Hwayeon CHO(韓國國立劇場節目部製作人)

                Faith Tan(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戲劇與舞蹈項目主管)

                施馨媛(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副總監)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