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翊愷
高翊愷
即將上場 Preview 【藝Fun線上】給力推薦 Thinkers' Studio思劇團營運總監

高翊愷:你說,人生是可以有多少個第二次機會?

OPENTIX Live】不貳偶劇『戲頭』

2022/10/21-27

 

OPENTIX Live】拉縴人25周年團慶系列─莫忘初衷

2022/11/4-6

 

OPENTIX Live2022純白舍Dance Lab青少年舞蹈劇場《 II

2022/10/22-29

或許很多觀眾跟我一樣,在2020年到2021年期間對線上展演,還抱持著一些好奇與新鮮,隨著疫情流感化,劇場在今年也再次紛紛開啟。雖然,比起線上展演活動,進到實體空間內觀看演出,實際面對表演者與創作者在傳遞各種訊息時的那股專注且強烈的氛圍,對我來說就是「劇場」最為迷人的地方。線上展演或許早已不是一種替代方案,但似乎也成為創作者們思考媒材運用多元的可能性。這一次想要推薦的作品或創作者,過去皆因為各種理由而錯過該作品,即使當下感到有些扼腕,但也因為藝FUN線上舞台2.0,能夠獲得「再次把握」的機會啊!

不貳偶劇《戲頭》

第一次認識「不貳偶劇」是在2019年還在策劃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時候,當時以《道成》呈現出團長郭建甫展現他對傳統布袋戲、戲偶配件等各種道具的熱愛,同時也誠摯地傳出面對他所思考的改良傳統劇統劇場的美學風格;如同他的團名「不貳」一般,「專一獨特;別無二心」。郭建甫近年也長時間透過自媒體YouTube頻道的經營,以每則3分鐘內的短影片示範各種戲偶的操演,推廣他所熱愛的東方傳統偶戲藝術。今年8月在華山烏梅劇院首演的《戲頭》,也是郭建甫首次與近年也常與不同領域跨界合作的劇場導演陳昶旭共同創作,玩心十足又活力充沛的兩位大男孩,針對戲偶們展開了一場地獄戲偶公審的想像之旅,如節目介紹中所提,「《戲頭》,有點像戲偶版的玩具總動員。」身為皮克斯《玩具總動員》的胡迪粉,說什麼也要「不貳」話的,追起《戲頭》。

拉縴人25周年團慶系列莫忘初衷

曾獲得德國樂評讚譽「來自東方的聲音奇蹟」的拉縴人男聲合唱團。成立之始,由一群熱愛合唱藝術的「成功高中校友合唱團」共同組成。經過了25年,有什麼理由,能不與這群保有初心且持續了25年的團隊一同慶祝這難得的美好?除了幾首拉縴人的經典曲目外,這次的藝FUN線上舞台也有9月底剛結束的《重返理髮廳》演出中的部分曲目,如〈追追追〉及〈山頂的黑狗兄〉等。講到這兩首歌,我突然腦中浮現出今年拉縴人與FOCA合作的《達文西的notebook》中幾經典服裝造型畫面,如:胸前的那個刺青。(還沒看過的,11月也可以在鐵玫瑰藝術節裡把握一下!)

両両製造聚團寶寶線上劇場《一字一世界》

我是寶寶劇場的們外漢,雖是已婚人士也喜歡孩子,但沒有打算家中增加一名寶寶成員。儘管如此,當我逗弄著友人們的孩子時,偶爾我也會好奇,寶寶們是看待我的行為?當我自以為可愛的對他擠眉弄眼,咕唧咕唧地發出聲響,寶寶會不會心想:「你在耍憨嗎?」両両製造聚團致力於寶寶劇場的發展,透過一個團隊對某一族群的長時間專注研究,我更加好奇,我所工作且喜愛的場域,對尚未能以文字語言來表達感受的他們來說,劇場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

大身體製造《匿名者二號》

2020年《匿名者二號》曾透過衛武營的平台展開首次的線上展演。以身體為基底,試圖透過鏡頭展現我們身處於現在的各種社會狀況,從太陽花學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一直到2022年現今的烏俄戰爭;回看各種過去,是否似曾相似?這些社會運動的名詞,我們都耳熟能詳,但我們的身體體感又如何面對?這些事件不斷地在我們的生活翻演,我們是否正視過,討論過,反思過?那些看似正在流動變化的狀態,是否根本就未曾真的變動過?從《再見吧!!兔子》就成為劉彥成粉的我,一個不小心又錯過了去年的《一千零一夜》,全新的 《匿名者二號》,不想再讓他擦身而過。

純白舍Dance Lab青少年舞蹈劇場《白II

純白舍 Dance Lab致力推廣青少年現代舞蹈劇場。《白II》今年7月份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小劇院首演,以青少年舞者身體狀態為基礎,並邀請成熟且有經驗的編舞家如蘇威嘉、謝志沛、鍾長宏及林祐如等,帶領台中在地青少年共同合作。《白II》以「身體」作為共同對話語境,旨在傳遞那珍貴又稍縱即逝地青少年時期美好(嘆氣,突然又想起青少年時期當時想要要成為街舞少年卻無法實現的記憶啊!)。而且還有兼具舞蹈及影像背景的藝術總監陳韋勝,更令人好奇他將如何透過鏡頭的第三方語彙呈現出兩個世代間面對舞蹈的執著與熱情。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