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贡小姐》重登百老汇 当年争议再掀余波 |
音乐剧《西贡小姐》重回百老汇,直升机画面不变,其所引发的争议却有所改变。
音乐剧《西贡小姐》重回百老汇,直升机画面不变,其所引发的争议却有所改变。(《西贡小姐》剧组 提供)
纽约

《西贡小姐》重登百老汇 当年争议再掀余波

曾是百老汇史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剧之一,《西贡小姐》继二○○一年落幕后,时隔十六年于今年三月起复排重登百老汇,也备受瞩目。这出剧当年就引发不少争议,如亚裔演员在剧中的比重问题,但原剧中流露的「白人是亚洲的救星」及「亚洲女人一心想嫁美国人」的殖民主义心态,复排演出也无改善,依然让亚裔人士不满,因此仍有人呼吁拒看。

by 谢朝宗、西贡小姐剧组 | 2017-06-01
第294期 /2017年06月号

曾是百老汇史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剧之一,《西贡小姐》继二○○一年落幕后,时隔十六年于今年三月起复排重登百老汇,也备受瞩目。这出剧当年就引发不少争议,如亚裔演员在剧中的比重问题,但原剧中流露的「白人是亚洲的救星」及「亚洲女人一心想嫁美国人」的殖民主义心态,复排演出也无改善,依然让亚裔人士不满,因此仍有人呼吁拒看。

《西贡小姐》Miss Saigon是百老汇史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剧之一,从一九九一年到二○○一年演出超过四千场,世界巡演不计其数;但它也是百老汇史上引起最大争议的作品之一。今年三月起复排重登百老汇,部分争议已经事过境迁,有的则仍是余波荡漾,见证十六年时光,不足以平复所有的风风雨雨。

《西贡小姐》是歌剧《蝴蝶夫人》的音乐剧版,创作团队把时空从十九世纪初的日本长崎搬到越战时期的西贡,美国大兵与越南酒家女相恋,山盟海誓,但西贡沦陷,两人失散。回到美国的大兵另娶美国妻子,酒家女逃难到泰国曼谷,吃苦忍辱抚养两人的孩子,三年后美国大兵得知越南妻子下落,寻到曼谷,酒家女见到日思夜想的丈夫已经另结新欢,自己所有辛苦都白费,选择自杀好让儿子能去美国开创美好未来。

白人演亚裔  引发亚裔演员不满

此戏一九八九年先在伦敦上演,票房口碑皆得意,下一步自然是进军百老汇。制作人麦金塔(Cameron Mackintosh)宣布要引进全班伦敦卡司,这在两地剧场界互通有无是很常见的,因为可以向观众宣传看的是原汁原味。但这回出了问题,因为剧中主要人物酒家老板「工程师」一角,在伦敦是由白人Jonathan Pryce演出,这个角色是法越混血,所以严格说来长得什么样子是可以有弹性的,但Pryce在化妆上突出了东方人的吊稍眼,对于经历过民权运动的美国亚裔演员来说,允满种族偏见,所以他们要求,既然制作单位要让这个角色亚洲化,那就应该由亚裔演员来演。

两地剧场界都有工会保障工作权益,跨海的演员,必须经工会批准,纽约亚裔看准了这点,集中火力向工会施压,取得工会拒绝放行的承诺。但这惹毛了麦金塔,他宣布如果Pryce不能来,整出戏也不必来了。

麦金塔是伦敦、纽约两地最成功的制作人之一,尤其在当时,挟著《猫》、《悲惨世界》和《歌剧魅影》的威风,正是唤水可结冻的声望尖峰,他的威胁谁也不敢小看。抗议者的诉求原来是有道德正当性,但另一方也提出道德诉求,说这出戏可以给亚裔演员带来许多工作机会,艺术不该看肤色,而是看实力(极具影响力的《纽约时报》剧评Frank Rich也力捧Pryce),连纽约市长也选了放行的边站,逼得工会推翻原来的决议,让Pryce登上百老汇(之后还拿下东尼奖)。

风风火火的抗议,虽然没有达到原本的诉求,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首先是Pryce在百老汇的扮相改了,没有戴假鼻子装吊稍眼。而《西贡小姐》后来的全国巡演,亚洲角色(包括工程师)一律由亚裔演员演出,多年下来,确实给了许多亚裔演员上台的机会。

剧中殖民主义意识形态  仍未改善

但工作权益不是此戏唯一让人诟病处。许多亚裔、尤其是越南裔,对戏中流露的「白人是亚洲的救星」及「亚洲女人一心想嫁美国人」的殖民主义心态,都觉得难以消受。这个意识形态的问题,连到了廿一世纪的复排里,也还是没有改善,因此仍然有人呼吁拒看。

越战是美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由反战运动带领起来的反国家威权主义、对民权和民主的追求,改变了一整代人对政府的态度。《西贡小姐》的创作动机,也许只是想把一个浪漫爱情故事,放在动乱的时代下,好增加催泪效果。没想到碰触到美国社会里一个人言言殊的敏感伤口,带出其他问题,证明了艺术不能自外于政治历史大环境。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