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作曲家杜韵 歌剧《天使之骨》获普立兹奖 |
华裔作曲家杜韵获本届普立兹音乐奖。
华裔作曲家杜韵获本届普立兹音乐奖。(杜韵 提供)
纽约

华裔作曲家杜韵 歌剧《天使之骨》获普立兹奖

华裔作曲家杜韵四月初以歌剧《天使之骨》荣获今年普立兹音乐奖,成为一九四三年首度颁奖以来第七位获奖的女性作曲家。该剧以寓言方式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动;而即使出发点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环境所迫改变对非法移民的立场。杜韵表示,以艺术呈现当代社会问题对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天使之骨》最受好评的是其融多种风格于一炉的作曲,正反映出当代社会的众声喧哗。

文字|谢朝宗、杜韵
第293期 / 2017年05月号

华裔作曲家杜韵四月初以歌剧《天使之骨》荣获今年普立兹音乐奖,成为一九四三年首度颁奖以来第七位获奖的女性作曲家。该剧以寓言方式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动;而即使出发点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环境所迫改变对非法移民的立场。杜韵表示,以艺术呈现当代社会问题对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天使之骨》最受好评的是其融多种风格于一炉的作曲,正反映出当代社会的众声喧哗。

华裔作曲家杜韵以歌剧《天使之骨》Angel’s Bone获得本年度普立兹奖(Pulitzer Prize)音乐奖,她是继二○一一年以《白蛇传》Madame White Snake获奖的周龙以来,第二个得到这项美国音乐界最高荣誉的华人作曲家,也是从一九四三年首度颁奖以来,第七位获奖的女性作曲家。

《天使之骨》去年在纽约呈现新歌剧的「原型音乐节」(Prototype Festival)演出,就很受好评。《纽约时报》称赞它「大胆」、「尖锐」,普立兹评委说这是一部「勇敢的创作,融合声乐、器乐和许多不同的风格,组成一个悲痛的寓言,揭发当代世界人口走私的残酷。」

一则反映社会的寓言

《天使之骨》的主角分别是一对人间的夫妇和一对天使。后者有一天突然降落在前者的院子里,夫妇俩很好心地收养他们,为他们疗伤,但是当经济情况开始转坏,连房贷都要付不出来时,两人就把脑筋动到天使身上,剪断他们的翅膀,把他们当成可以出租的宠物一样赚钱。

杜韵和她的作词搭档Royce Vavrek创作出的确实是一则「寓言」,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动,不管是自愿或是被迫,可能在各种地方、以各种方式出现;而即使出发点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环境所迫,改变对非法移民的立场。

杜韵得知获奖消息时,人在阿布达比参加一个艺术节,结束后她马上飞到上海准备一个新作首演,还没时间好好庆祝。人在上海的她说,艺术要有人文关怀,所以呈现当代社会问题对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内容要让人感同身受,才会让人关心喜爱你的作品。她在上海要演的作品,也探讨了中国近年来愈来愈多的五十多岁就退休者的精神生活问题。

题材之外,《天使之骨》最受好评的是其融多种风格于一炉的作曲,包括传统的咏叹调、文艺复兴的复音合唱、电子音乐、当代无调音乐、乃至嘶喊吼叫都有,女天使一角甚至是由庞克摇滚乐手演出(其他角色也都透过麦克风收音)。这个无所不包的风格正反映出当代社会众声喧哗没有单一的正统声音。杜韵说,现代人在一天中会听到很多不同的音乐,在家里、在公司、走在路上、去看医生,接触到的音乐都不同,她的Spotify里也是有各种各样的音乐,这就反映到作品里。但是她选的每一种风格都有其戏剧功用,像是唱诗班是类似希腊合唱团在评点故事、天使被暴力侵犯时只能无言地嘶吼。

希望能当耕地施肥的人

杜韵是上海人,一九七七年出生,四岁开始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学钢琴,来美先后取得Oberlin作曲学士和哈佛大学博士,之后一直住在纽约,是下城新音乐圈里很活跃的一位。除作曲外,她还教书,担任MATA音乐节总监,有时还客串表演(她出过一张通俗音乐的录音)。MATA音乐节是由极简音乐大师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创立,提供年轻作曲家一个展演作品的空间。杜韵指出, 音乐的艺术非一人可成,除了作曲家外还要有表演者、制作人,歌剧还要有作词者、导演等。她不想当一个坐著等人给机会的作曲家,而是希望能当耕地施肥的人,培育出一片肥沃的土壤,好让更多人有开花结果的基础。

杜韵的作品在美国、香港和中国都演出过,台湾观众还没有机会亲身体验,她说她一直很喜欢陈升,希望很快能去台湾,也期盼能与南管艺术家王心心合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