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焦虑困境,不停的狂喜催眠派对 |
《强迫症之恋》是关于「总是失败」、「永远错过」的爱,或者是彼此缺席、不同步的爱人。
《强迫症之恋》是关于「总是失败」、「永远错过」的爱,或者是彼此缺席、不同步的爱人。(© Regina Brocke Théâtre National de Chaillot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不断的焦虑困境,不停的狂喜催眠派对

以色列编舞家莎伦.伊尔《强迫症之恋》与《爱,第二章》

曾在二○一七年来台演出《强迫症之恋》的莎伦.伊尔,近期在巴黎夏佑剧院演出了同系列的续作《爱,第二章》。这两个作品都是不羁、挑衅、令人振奋的催眠舞蹈,《强迫症之恋》将疯狂的激情与强迫症相互碰撞,《爱,第二章》则质疑现代孤独,以及人与人之间缺乏连结的必然结果。

曾在二○一七年来台演出《强迫症之恋》的莎伦.伊尔,近期在巴黎夏佑剧院演出了同系列的续作《爱,第二章》。这两个作品都是不羁、挑衅、令人振奋的催眠舞蹈,《强迫症之恋》将疯狂的激情与强迫症相互碰撞,《爱,第二章》则质疑现代孤独,以及人与人之间缺乏连结的必然结果。

以色列编舞家莎伦.伊尔(Sharon Eyal)长期与同志艺术家盖伊.贝哈尔(Gai Behar)合作,二○一三年创了L-E-V舞蹈团,意为希伯来语中的「心脏」,打击乐和techno音乐家Ori Lichtik最后加入,三人的团队创作出风格鲜明、不妥协凶悍美丽令人痴迷的舞蹈作品。二○一七年曾来台演出的《强迫症之恋》OCD Love展开了「爱」系列作品的开场,除了今夏初在巴黎夏佑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de Chaillot)同时上演的《爱,第二章》Love Chapter 2,更还有后续章节。这两个作品都是不羁、挑衅、令人振奋的催眠舞蹈,一个正在持续进行组装的巨幅当代图像 。

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是侵略性、唠叨的思绪,以及驱逐非理性的重复仪式行为表现。那些令人不安和痛苦的想法,不断充斥在幻想的领域。《强迫症之恋》是一部激烈动感的舞蹈作品,将疯狂的激情与强迫症相互碰撞,在现场演奏的 Techno电子脉动节拍中无情地向前推进。系列的第二章,则质疑现代孤独,以及人与人之间缺乏连结的必然结果。「如果《强迫症之恋》是黑色的,它会更黑暗。如果这个新创作沉浸在《强迫症之恋》的水中,那么这水就会变成黑水。」编舞家伊尔如此比较两部作品。夜晚和电子乐的元素,令人震惊的黑暗,挑衅的片段从爱情崩溃开始,毫不畏惧地凝视著孤独。用强烈的动作和迷人的图像,探索我们之间的连结崩溃时所剩下的东西。

若狂的能量和焦虑

《强迫症之恋》以独舞开场,缓缓扩展的动作似乎旨在发现隐藏的元素,解开脱节的内心世界。舞者的四肢似乎与她的躯干断开连接并屈服于发自身体内的强迫力量,使她能够前往幻想的远方。乐音的高能量更有助于克服所有的障碍,产生了所需的平衡。突然间,她趾高气扬,一动不动,瞬间达到优雅和谐 。在整个作品中,动作语言由暴躁,转向寻求宁静的仪式。总的来说,这里的身体是由内部转变塑造的,凝聚成巨大密集的内部力量。现场的打击和Techno音乐扮演重要角色,突显内心焦虑不安。视觉风格却极简没有任何舞台装饰,舞者也仅身著黑色上衣和黑色长袜。

这是关于永远错过的爱,或者是彼此缺席,不同步的爱人。在阴影中,自己和自己的影子跳舞。这是从爱到痴迷,拳头紧握和颤抖的身体,节奏逐渐变得恍惚,如催眠的舞蹈。六位舞者几乎是在催眠中彼此相互调和的,他们是一个颤抖的方阵是一个共同的呼吸。一名女性舞者与男性军团对抗,解剖她的催眠和努力争取自主,但很明显这取决于其他五个人的控制,围绕著她形成了一个影子。她永远无法摆脱它们,有时完全控制著她,一举一动地操纵著她。我们认同她的困境,强加于她的狂喜仪式,脸上不形于色的痛苦,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呼应我们每个人自身的焦虑狂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