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的隐喻 剖开成长过程的暗黑时刻 吉赛儿.薇安的青春残酷物语 |
《青春挽歌》
《青春挽歌》(Mathilde Darel 摄 Gisèle Vienne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同一个世界,不一样的青春╱法国

人偶的隐喻 剖开成长过程的暗黑时刻 吉赛儿.薇安的青春残酷物语

法国跨领域艺术家吉赛儿.薇安擅用肖似青年男女的玩偶,挑战观众的感官极限。透过虚实交错的情境与写意的表现形式,薇安的剧场忠实地描绘出当代青年的群像。尽管她探讨的议题触及死亡、暴力、情欲等社会禁忌,但这些话题挑起了观众的敏感神经,勾起了跨越世代的恐惧,让他们更深刻地意识到存在的孤独与矛盾。

by 王世伟、Mathilde Darel、Philippe Munda、Estelle Hanania | 2018-05-01
第305期 /2018年05月号

法国跨领域艺术家吉赛儿.薇安擅用肖似青年男女的玩偶,挑战观众的感官极限。透过虚实交错的情境与写意的表现形式,薇安的剧场忠实地描绘出当代青年的群像。尽管她探讨的议题触及死亡、暴力、情欲等社会禁忌,但这些话题挑起了观众的敏感神经,勾起了跨越世代的恐惧,让他们更深刻地意识到存在的孤独与矛盾。

《剧场及其复象》中,阿铎(Antonin Artaud,另译亚陶)强调傀儡可以赋予观众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感,进而使他领会剧场艺术的本质:「在舞台上出现一个虚构出来的『生物』,以木头和布料一块块拼制而成。它并不要像什么,但它令人感到不安,能在舞台上注入一种形上的恐惧,这正是所有古代剧场的基础。」(注1法国跨领域艺术家吉赛儿.薇安(Gisèle Vienne)擅用肖似青年男女的玩偶,挑战观众的感官极限。如同德国雕塑家贝尔默(Hans Bellmer)制作的「球体关节人形」(Ball-jointed doll),她的人偶不但唯妙唯肖,又带有一丝令人想入非非的情色意涵。透过这些雌雄莫辨的「青春人形」,薇安除了引领观众体验成长的失落和幻灭,也勾起他们潜意识中的遐想与欲望。

薇安是一位难以定义的创作者。她透过人偶、叙事、物件、舞蹈、装置、音乐等多元形式,建构了一个界于现实与幻梦的世界,营造出弗洛伊德笔下的「不安诡谲感」(unheimlich)。自沙勒维尔-梅济耶尔国际偶戏学校(Ecole internationale de la marionnette de Charleville-Mézières)毕业之后,她首先与造型艺术家比铎.黑(Etienne Bideau-Rey)合作,发展出结合人偶装置与编舞的实验性创作:《假人展览室》Showroomdummies(2001)中,女舞者以机械化的动作模仿人形模特儿,让人无法分辨她们究竟是被赋予生命的物件,还是失去自我意识的行尸走肉;《刻板形象》Stéréotypie(2003)中,两位创作者则借由表演者的动作,让大型洋娃娃变成了任人摆布的性爱玩具,突显出恋物情结。对他们来说,舞蹈和操偶都在寻找身体和物件的关联性。透过这两种形式,他们想要延伸现代人对肉身的思考与想像:「为何人类想要改变自己的体态?什么是完美的肉体?现代人的身体如何被物化,变成一种工具? 」(注2

文本营造的极限体验  观众投射欲望的被动体态

二○○四年,薇安邀请备受争议的美国新酷儿作家库柏(Dennis Cooper)为《我致歉》I Apologize撰写文本。从此,库柏成为薇安剧场的「戏剧构作」(dramaturge)。他不仅负责编排剧本结构与内容,也以当代美术评论的视角建议导演如何统整舞台效果。库柏大部分的作品以青少年为主题,描绘他们嗜虐与被虐的心态、挑战道德边缘的行径、潜藏在心底的杀机,及存在的感知与矛盾。对薇安而言,库柏笔下的残酷青春、暴力情节、人造社会和狂欢氛围不仅符合她作品的特色,而且作者的男性观点与结构铺陈,也给予她全新的艺术启发。他俩的密切合作让薇安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创作路径:她不再从概念或即兴发展著手,反而从文本出发,一步步建构出作品的内容。然而,薇安并不只是把库柏的文字内容转化为舞台画面,反而会突显出潜藏在他字里行间的张力和压迫感,如她所言:「我想要找库伯合作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文字让我的身体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认为他用非常巧妙的手法把读者带往一个充满局限的境界,给予他们一种无法容忍的感受。这也符合我当时对表演艺术的看法:对创作者或观众而言,作品必须是一种极限的体验。」(注3

薇安使用傀儡的方式与一般偶戏大相迳庭。她鲜少使用操偶技巧突显物件的动态,强调出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她反而让玩偶默默地存在于舞台空间之中,如同一件装置作品。在她的剧场中,不动声色的拟真人形既像是灵魂被抽空的躯体,又像是富有隐喻性的沉默角色,给人一种惴惴不安的感受。《我致歉》中,年轻男子从成堆的纸箱中拿出一具具少女人偶,将它们摆放在舞台的各个角落。随著渐强的电子音乐节奏,他变得愈来愈激动,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野兽。面对逐渐失控的男子,有些玩偶变成任人宰割的受难者,而有些则像是噤若寒蝉的旁观者。薇安剧场中的人形偶并非是生命的化身,而是观众投射欲望的对象,如她所言:「整体而言,我剧场的人偶有时候只会被视为一种单纯的物件,有时则被当作是一种『不由自主的肉体』。但后者全看它们的外在使观众产生什么样的联想。」(注4的确,薇安的剧场作品时常令人想起恋童癖、「萝莉塔情结」(Lolita Complex)或「恋少年倾向」(注5。具有青春体态的人偶不仅勾起观者的好奇心,有时甚至会引发他们猥亵的想法,或深层的恐惧。然而,这些复杂的感受究竟来自于傀儡栩栩如生的外貌、库柏充满性暗示的文字、薇安安排的暴力动作、还是观者心中潜在的欲望?

《我致歉》(Philippe Munda 摄 Gisèle Vienne 提供)

霸凌者的控诉  挑战父权社会的价值观

除了迷恋青年男女的癖好,薇安和库柏也在剧场作品中探索青春期的复杂现象,无论是模糊的性向、纤细敏感的性格、自我认同的偏差、或是同侪压力。《青春挽歌》Kindertotenlieder(2007)便运用抽象写意的表现形式,重塑一场霸凌事件:被杀害的少年死而复生,迫使一帮凶手承认自己的罪行。剧中,薇安刻意营造一种诡谲莫测的氛围,让观众游移在现实与幻梦之间。烟雾迷漫的舞台上布满积雪和棺木,却又摆放了乐器设备,仿佛暗示著主角在死亡与回忆边缘挣扎的处境。用连身帽或长发遮住脸庞的少年们以傀儡姿态现身,像是漠视霸凌的旁观者。奥地利民俗传说中「十二月神灵」(注6的驱魔仪式,以及重金属乐团歌手的舞蹈动作,都让人想起角色急须宣泄压抑情绪的出口。《青春挽歌》从受害者的观点出发,让观众深刻体会青少年被孤立、排挤的恐惧,也刻划出他们心灵上的脆弱与迷惘。

在《青春挽歌》之后,薇安愈来愈倾向用自然风景铺展青少年复杂的心理状态。透过写实的舞台装置、层次分明的灯光变化、以及具有临场感的声音效果,她让观众深入角色内心的孤寂与恐惧。不同于以往以青少年为主述者的创作,《你将会如此消失》This is how you will disappear(2010)透过两种青年形象,描绘出年轻世代对于成人世界的憧憬与徬徨:拥有完美体态的运动员、和不可一世的摇滚明星。舞台上雾茫茫的森林仿佛体现了这两个角色成长启蒙的路程,又像是他们的心灵写照:前者依照严肃教练的指导,一丝不苟地重复著体操动作;而后者则在这片充满原始欲望的蛮荒之地中迷失自我,最后甚至引起狂热者的杀机。透过象征性的角色和充满隐喻的画面,薇安强调父权体制企图控制青年世代的欲望,无论其涉及性别符号、身体认同、或是未来的展望……剧末,一群青少年人偶围绕著惨遭毒手的摇滚明星,仿佛他们只能用消极的姿态抵抗这个残忍的社会,令人感到不甚唏嘘。

变奏派对与疏离眼光  令观者启动感知深入内在

在一七年最新的创作中,薇安推翻了以往作品的表现形式:舞台上不见任何仿造自然的元素,也没有人偶。《群众》Crowd中,穿著如时下青年的十五名舞者在遍布沙尘的空地上展开一场锐舞派对。尽管场上充斥著鼓动人心的电子音乐,舞者刻意以慢速且不连贯的舞蹈动作,表现出年轻世代恣情纵欲的姿态,造成一种视觉与听觉的反差效果。

其实,《群众》依然延续著薇安的创作理念。她试著改变表演者的形体和姿态,赋予自然流畅的动作一种风格化的表现形式,以模糊人类身体与傀儡躯壳之间的分野。对她而言,「舞动的体态不会表露任何内在性。然而,它的外观却蕴含了丰富的内涵。这与人偶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种表演形式都超越了心理层次,突显出形象的重要性。形象意味著内在世界呈现的外在样貌。它让创作者能够探索人偶与舞蹈的关联性,发展出一种全新的编舞形式。」(注7的确,透过动作速度的变化、舞动姿态的剪辑和戛然而止的运动,薇安不仅营造出一种影像般的迷幻效果,也鼓励观众用「距离化」的角度重新省视青年集体狂欢的种种细节:我行我素的举动、互相较劲的暴力、格格不入的孤独感、享受屈辱的快感、无法满足欲望的空虚等。透过客观地凝视,观众不禁自问这群年轻人正在享受一场酣畅淋漓的仪式,还是在麻痺自己、逃避现实?

透过虚实交错的情境与写意的表现形式,薇安的剧场忠实地描绘出当代青年的群像。尽管她探讨的议题触及死亡、暴力、情欲等社会禁忌,但这些话题挑起了观众的敏感神经,勾起了跨越世代的恐惧,让他们更深刻地意识到存在的孤独与矛盾,如她所言:「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关键并非要吸引观众,也不是要控制他们的想法,而是要让他们的感知变得更敏锐,以进一步了解我们丰富且复杂的内在情感。」(注8

注:

1. 翁托南.阿铎 著。《剧场及其复象》。刘俐 译注。台北:联经。第44页。

2. « Erotisme, mort et mécanique : sur une expérience de travail autour des rapports du corps au corps artificiel », in Alternatives Théâtrales, n°80, 2003.

3. Gisèle Vienne, « Entretien avec Gisèle Vienne », propos recueillis par Margot Dacheux in Gisèle Vienne, la scène du fantasme, mémoire sous la direction de Mme Cécile Schenck, Paris III, juin 2013.

4. Gisèle Vienne, « Entretien avec Gisèle Vienne », propos recueillis par Laure Fernandez in Registres n°13, Paris, Presses Sorbonne Nouvelle, 2008.

5. 恋少年(Hebephilia)指的是成人偏爱前青春期少男(11-14岁)的性癖好。

6. 12月神灵(Perchten)出自于阿尔卑斯山一代的乡野传说。这群神灵具有魔鬼与野兽的样态,会在冬天的时候出现,帮村民驱走鬼魂,也惩罚做坏事的人。直到现在,德国、奥地利、捷克某些区域12月举办民俗祭典时,村民仍会扮装成神灵,以祈求地方上的平安。

7. Etienne Bideau-Rey et Gisèle Vienne, « Avant-propos » in Corps/Objet - Sur le rapport du corps au corps artificiel, 1/3, CCN de Grenoble, Grenoble, 2001.

8. Gisèle Vienne, « Entretien avec Gisèle Vienne », propos recueillis par David Sanson in Programme de Crowd, Festival d’automne, décembre 2017.

《群众》(Estelle Hanania 摄 Gisèle Vienne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