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二) Feature | Dangerous! 穿透虚实的危险空间导览/实景篇

仍旧矗立的繁华之后 城市地标危楼导览指南

彰化火车站前的「乔友大厦」。 (陈柏颖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听说过这样一则都市传说吗:「每个火车站前都会有一栋破烂的旧大楼!?」其实在台湾,不管是不是在火车站前,不少曾是城市地标的住商大楼,走过繁华、经过灾厄,在时间之流的冲激下成了人们口中的废墟鬼楼,充满传奇色彩。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大楼的前世今生,以及可能的未来……

剧集《天桥上的魔术师》重现1980年代中华商场的繁荣样貌,从家庭生活的日常起居、打骂小孩、话家常,到营业场所琳琅满目的商品、服务和人来人往的街景,带观众看见「住商混合」的空间特质。这类型的场所提供民生所需、休闲娱乐、新奇时尚各种需求,经常兴建於当时的交通枢纽、人潮聚集之处,如中华商场的原址即位於列车进到台北车站的必经之地,成了当年台北的入口意象,但因为都市更新计画、都心转移或有更新颖的指标建物出现,让这些住商大楼面临拆迁或转型,有些则因为产权复杂而无法达成共识进行完善的规划,没落、荒废又年久失修而成为都市之瘤,这些大楼的鬼故事、都市传说再为它们增添神秘色彩。

都市传说:「火车站前都会有一栋破烂的旧大楼!?」

走出彰化火车站抬头一看,「乔友大厦」四个字映入眼帘,租售、广告布条遮掩著斑驳的外墙,这里曾是彰化市的代表建物,於1993年完工启用,地下3层、地上15层楼,曾有百货商场、港式茶餐厅、冰宫、夜总会进驻,高处还能俯瞰扇形车库、远眺八卦山大佛,风光一时。2005年有人闯入纵火、延烧好几个楼层,又因后续管理不善,店家陆续迁出,几乎成了废墟。2019年大厦部分所有权人开始筹组管理委员会、试图活化大楼,不仅自主收购整合产权,还派人住在闲置的楼层、发公文向消防局确认,破除灵异谣言。目前已有智能旅馆进驻三个楼层,虽然从网路评价可以看出消费者对於大楼治安仍有些疑虑,但随著其他楼层也陆续施工、申请营业执照,并招募健身中心、KTV等厂商加入,管委会期盼能因著地利之便,再次复兴大楼往日的繁盛。

同样位於车站前,员林的「黄金帝国大楼」因显眼的外观,过去被形容是彰化的双子星百货商场,如今却给人阴森的感觉,因为不同店家经历转租、顶让、转售或被银行查封拍卖,使得产权变得相当复杂,所有权人共有353位,难以达成管理的共识,直至现在仍处荒废状态。自921大地震后,大楼出现倾斜、被判定「半倒」成了危楼,20年来无人使用,少数摊贩也走在危险边缘在骑楼摆摊,附近居民多希望能将大楼拆除、建立新的地标以重振地方发展。彰化县政府曾协助号召所有权人开会商议,但出席人数不足、与会人员又各持己见,大楼的下一步窒碍难行,同样都在彰化、是走出车站即可见的建物,乔友大厦和黄金帝国大楼的命运大不同。

员林火车站前的「黄金帝国大楼」。 (陈柏颖 摄)

都市探险的打卡点——猛鬼大楼

过去不少部落客曾发表都市探险的网志,组队到闹鬼的大楼挖宝、一探究竟,两、三年前在YouTube更出现不少「勇闯最恐怖的○○○」、「○○○灵异实录」的影片,虽然让观众可以看见大楼内部现况,但诡谲的氛围、突发事件或影片效果让这些大楼再被贴上怪异标签。

台北的「西宁国宅」被称作台北第一「猛鬼大楼」,自1982年落成至今,接二连三的意外、自杀事件不断发生,从20多年前一位老兵因没带钥匙、攀爬外墙却不慎摔死的第一件命案至今,已有30多人在此丧生。多数身亡者是外地人在此自杀,让人怀疑是破窗效应。不过也有媒体采访一名在此跳楼不成、获救的女子,却得到「被一股力量牵引至此」的回答,让大楼的风水、鬼怪传说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西宁国宅是两栋连在一起的住商办大楼,1楼为西宁市场与派出所,2到4楼分别规划成商场、建筑公会办公室、台北市立联合医院办公室,5至16楼是社会住宅,建筑内部结构复杂,接连两栋大楼的数条通道刻意设计为看似相通、却被隔离的走道,本意是让住户出入动线更独立,也让人容易在里面迷路,特殊设计层让电影《目击者》、《洞》到此取景。神秘力量的牵引,抑或是大楼管理不当造成意外事件不断,西宁国宅也因为外墙磁砖剥落,导致大量的楼层混凝土中性化,使得钢筋遭到腐蚀影响建筑结构强度,经评估后最终决定拆除重建,预计最快2024年动工,猛鬼大楼的传说或许可以终结。

邻近台中火车站的「千越大楼」过去被网友票选为全台十大鬼屋之一,於1979年完工,分座前后两栋,早期为台中市第一座巨型购物中心,同时也有住家、办公空间,顶楼还设有旋转餐厅,后来内部空间更替,舞厅、冰宫接续开张,旋转餐厅成了KTV,每个包厢可看见不同角度的台中市夜景。不过从1985年6月开始,火灾事故不断,大楼逐渐不堪使用、遭到闲置,2005年一场在8楼舞厅的刻意纵火案件,更使这里成为废墟,外观残破不堪,让人不敢靠近,目前仅剩地下1楼的民歌餐厅、1楼部分商家、2楼的网咖、居住於5楼的散户和7楼的移工舞厅。2017年部分住户成立都更自救会,寻求大楼的新生机,但又因产权问题,1至4楼由1楼的管理室管理,在等待都市更新计画期间开放民众付费参观,而涂鸦艺术团队「逃亡计划Escape PLAN ''X''」则获5、6楼及顶楼飞碟屋(原旋转餐厅)的产权人授权管理与使用,进驻空间进行创作并办理活动,涂鸦艺术与顶楼景观成了打卡新景点。千越大楼都更案目前已僵持许久,虽然公共安全、卫生、市容景观等议题有待解决,但在是否都更之间,更大的冲突还是金钱、产权和补助的利益问题。

「西宁国宅」被称作台北第一「猛鬼大楼」。 (林韶安 摄)

大楼的未来发展,期待获得更多支持

或许你没听过「中华国宾商业大楼」,但对於「铁道大饭店」应该不陌生。台南火车站前圆环处的国宾大楼里,除了有两间旅馆、超商、补习班,3楼以上还有上百户小套房、移工宿舍开放承租,位处台南市闹区,房价却相当低。不过,因为每日出入人数近千,难免有治安疑虑。此外,该建物兴建於1984年,不仅老旧、外墙剥落、丑陋,又因承租户不当使用、破坏建筑结构,使得经历2016年「台南大地震」后出现大量裂痕,安全问题堪忧。大楼管理委员会自2019年起著手规划自主更新拉皮工程,并争取到营建署高比例的补助经费,至2021年2月已五度流标,目前市府已积极辅导,不仅大楼管委会和建筑师须持续修正讨论,也希望能有适合的厂商愿意投入工程。

同样位於台南的「延平商业大楼」,日治时期是宫古座、后由国民政府接受改为延平戏院,1979年改建为地下2层、地上11层的延平大楼,是涵盖百货、电影院、办公室、住家的复合式商城。因为商圈重心转移,内部的圆典百货、延平戏院相继吹熄灯号,原有住户也被以安全理由劝离,净空闲置十几年。在市府介入之下,整合所有权人的意愿进行公开招标,2013年政大书城於地下室正式挂牌营业,2017年真善美剧院也进驻到延平戏院原楼层(4至5楼),并於隔年2月开幕,设有四个影厅,播映的电影种类兼具主流与艺术片,吸引不少观众,1楼也有星巴克、九乘九等店家,使得这里逐渐热闹起来。不过,大楼里仍有其他未被开发整修的楼层,或许在这几个成功的案例之后,会让延平大楼的未来发展获得更多支持与肯定。

除了每座火车站前都会有一栋破烂旧大楼的都市传说之外,似乎1970到1980年代兴建的许多住商混合大楼,都有当时规模最大的百货、影城、冰宫等娱乐场所,一起经历启用时的繁盛人潮、钱潮,再遇到不明原因的灾害,使得建物内外损坏、成为危楼,而都市中心转移、使用人口结构的改变,也让大楼开始走向衰落、荒废,直至部分住户开始追求生活品质、组织管委会、提倡都更,或是下一个世代吹起废墟风、对於神秘的大楼充满遐想,开启活化建物的方案,才一同面临复杂的产权、难达成的共识,以及对於大楼的不同想像。

这些大楼将何去何从?在原住户的居住需求、公共安全问题、土地和建物产权归属、经费来源、当地居民的集体回忆以及都市计画等多种因素的角力之下,是当前最棘手的问题。大楼依旧矗立著,只能等待持有人、使用者和政府达成共识,为它开展未来的下一步……

邻近台中火车站的「千越大楼」过去被网友票选为全台十大鬼屋之一。 (萧钧元 摄)
台南火车站前的「中华国宾商业大楼」。 (吴岳霖 摄)
台南的「延平商业大楼」。 (吴岳霖 摄)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