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听听制作人怎么说

你确定,我们现在正在看「同一页」吗?

高翊恺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制作人」,是个谜样的角色,外界看起来具有相当的决策权,但只有他们才知道工作内容有多么纷乱庞杂。尤其对流动於各团队中的独立制作人来说,究竟这份工作的实际轮廓为何?有不少人仍如此回答:「持续探索中」。幸亏近年来,国际交流愈来愈频繁,「亚洲串连」带给制作人开拓新视野的机会。藉著此次专题,本刊邀请几位独立制作人分享、剖析各自「在亚洲」的独特经验,提出对此工作的未来展望。

今晚想要来点「炸鸡餐」,但……

我们脑中所浮现的「炸鸡餐」是否一样呢?

在泰国的麦当劳除了可以看到门口的麦当劳叔叔人偶以「双手合掌」的象徵作为国际性品牌与在地的连结外,连产品内容也是依照当地市场喜好或是需求来进行设计与开发。在台湾的麦当劳炸鸡餐,因为受到西方国家的影响,习惯搭配酥脆又带点风味的薯条作为副餐;在泰国,麦当劳的炸鸡餐配上一份香气浓郁的白米饭才是王道。同一个名词,「炸鸡餐」放在在曼谷、台北不同国家城市,所组成的内容,皆代表著不同意义,甚至涉及到该区域的生活习惯、文化脉络或是地理气候等因素。

如果连「炸鸡餐」一词都会因为这么多面向而有不同的内容组成,那么在表演艺术领域里,近年掀起一股以「制作人」为核心角色的各种活动中,又该如何界定这个角色与身分?我们对於「角色词汇」的认知,是否处在同一个状态;我们彼此之间口中所说的「制作人」这样的角色的认知中,是否也存在著相同的基础与内容?这似乎仍是一个问号。

以某一「角色」作为核心基础来创造连结,无论是透过平台、工作坊、论坛或各种事件中寻找合作的可能性抑或是把资源汇整(探索)作为结盟的其中一种思考,这些方法与策略都没有问题;但在形塑关系之前,我的疑问是:我们是否只是把一套搭配著薯条的西式炸鸡套餐强行地端到一群来自不同区域、有著不同需求的部分亚洲人餐桌上呢?

那些我们所熟悉的流程与资源,

出了台湾后其实全都不成立

透过 CO3「海外驻地研究计画」,让我有机会在2017年的夏天到泰国曼谷驻地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除了拜访一些独立艺文空间,了解曼谷当地的表演艺术生态,我也特地请人协助安排不同角色的表演艺术工作者,透过访谈形式来进一步了解当地的状况。

初次与当地表演艺术领域工作者交谈时,总是习惯性地以台湾的经验与立场来理解泰国是否有相对应的资源条件;甚至在未经过缜密思考的情况下,会以台北与曼谷两个首都的现况来做比对性的访谈。如:泰国的文化部一年总共有几期在表演艺术中针对创作的补助?补助金额大多数坐落在哪里?这一连串以自我中心作为经验的提问,其实常搞得受访者一头雾水,甚至更显得自己的功课做得多?不足,多?无知。

就以在台北的团队立案登记来说,大多数团队如果没有营利规划,而且属於中小型规模,多会选择设立登记为「非营利组织的演艺团体」作为经营的身分。在这样的身分上,除了可以享有一些税务优惠,也能享有文化艺术相关补助机制的优先权。但在泰国,光是演艺团队的立案身分就没有依照个体需求的弹性,所有立案单位都是以「营利公司行号」来作为登记标准。当然,在这样「一视同仁」的情况下,更不会有如同我们针对「非营利组织演艺团队」的相关税务优惠及艺术文化补助徵件的优先权。

同时,在公部门艺术文化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许多泰国的艺术工作者都表明,如果直接寻求泰国当局政府文化体制下的资源(如:文化部),所需要耗费的时间、沟通成本相对於其他途径都来得更高且更繁琐。当然这与该国家的政治与历史背景有其绝对关系,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便能看出泰国与台湾对获取资源途径的思考迥异之处。泰国的艺术工作者在无法仰仗政府支持的状况下,大多数透过以下途径来获取资源:

1.    寻求国际资源:透过与他国外馆文化与艺术相关组织,建立艺术家(单位、机构)的合作关系,来获取国际资源,如: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法国文化协会( Alliance française)等。

2.    典型途径:透过与民间企业的合作,取得设备器材、技术或是资金的资源挹注。

3.    市场收益 :透过团队或作品本身演出票房或周边商品来创造收益,达到收支平衡。

如果我们以泰国目前较具规模且非官方单位所主办的曼谷国际表演艺术展会(Bangkok Interntional Performing Arts Meeting,简称BIPAM) (注1为例,此展会大多的资源都不是来自泰国国内的文化或艺术相关单位,而是以非直属於文化体制下类似基金会的单位及多数的国外文化艺术单位共同支持而形成的。

你使用Tinder的目标是什么?

刷存在感?交友?一夜情?还是找真爱?

因为从政府或是公部门能获取的资源有限,更能体现出在泰国与东南亚地区所仰赖的是由民间独立角色自发性所创建出的平台或是网络关系,进而透过这样的网络平台来集结其他区域、国家资源是一种重要的途径。

「 3Cs网络平台」(Creators’ Cradle Circuit,简称3Cs),是由一群来自日本、泰国、马来西亚及菲律宾等国家的独立制作人所组成的网络关系。各区域成员透过定期的会议与讨论,了解各自所拥有及能够掌握的资源(无论来自哪种途径),透过共同汇聚整合再进一步将获取的资源集中运用於3Cs网络平台成员所共同规划的年度性事件(可以是艺术节、论坛等形式)。网络平台中的成员有权力推荐各自所陪伴、支持的节目计画或艺术家,在年度性事件中呈现发展。

自2020年,3Cs网络平台?扩大其能量,也邀请Thinkers’ Studio 思剧团加入;思剧团也推荐了在年初所举办的「东南亚性别网络计画」里的《女殊运动》(注2这项创作计画,并在泰国的Low Fat Art Fest及东京的Buoy艺术空间进行线上田调与发展。虽然3Cs网络平台规模不大,不过成员们之间对等且相互支援的关系,并且在目标单纯、清楚的条件下似乎更能够将其理想价值实践得更为透彻。或许与交友的过程一样,开诚布公且大方清楚地说明你的目标,可能更有机会找到期待中的那个人。

1.     BIPAM自2017年开始,每年於秋季举办,近两年因为COVID-19疫情的关系,将活动转为线上化。2021年的BIPAM将於9月1日至5日举办,以Ownership为主题,更聚焦於泰国当地作品并同样於线上进行。BIPAM官网:https://www.bipam.org/

2.  《女殊运动》是由艺术家陈诣芩及周宽柔於2021年间发起的亚洲跨世代女性田野观察及创作计画。艺术家以访谈、身体工作坊、影像等方式整理与探讨跨世代女性就自身面对的社会性别浪潮中的思考与应对方式,并尝试连结跨世代女性的思维交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