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新加坡

在官方审核与空间困境中发展的行为艺术

《CORRIDOORS》中由艺术家洪光宇演出的〈一乐情〉。 ( 洪光宇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新加坡有70%的表演场地都由政府机构国家艺术理事会管理,若要租借场地就得接洽管理机构或相关人员。昂贵的场租多半让独立艺术家打消呈现作品的意愿,加上这些场地都依循新加坡政府的方针经营,极少眷顾难以得到资金挹注的创作者。

新加坡表演场所去年皆因疫情暂停营业,近来虽逐渐好转,开放观众看戏的步伐却依旧缓慢,让艺术团体焦虑不安,加上近年来场馆逐个关闭,艺术家更是对前途忧心忡忡。

新加坡有70%的表演场地都由政府机构国家艺术理事会管理,若要租借场地就得接洽管理机构或相关人员。昂贵的场租多半让独立艺术家打消呈现作品的意愿,加上这些场地都依循新加坡政府的方针经营,极少眷顾难以得到资金挹注的创作者。

但独立艺术家谢日杰(Vincent)并不气馁,他租下艺术空间,并将公共走廊转化成演出场地,每月公开徵求提案,迄今已有4次展演。3月下旬,他们呈现了名为《CORRIDOORS》的行为艺术演出,7位行为艺术家各自以走廊为基础,呈现自己的作品。

本次展演有其困难之处,因新加坡严格的审查制度虽较从前宽松,但也没有开放的徵兆,每件作品演出都得有官方许可,表演团体须在演出前呈上剧本、演出架构或流程,就算是舞蹈也须需呈上排练录影。而行为艺术是一种与官方审核格格不入的艺术形式,因没有剧本或任何创作蓝本,常被视为一种非法演出,但行为艺术并非蓄意违法,而是因表演即兴,在现场与公众互动时演出也会跟著改变,让审查难以捉摸。近年新加坡行为艺术表演崛起,发展潜能不在话下,却被审核机制束缚,还需各界学者及艺评人一同重新审视行为艺术临场性和审核之间的关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9期 / 2021年05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9期 / 2021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