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4:跑吧!走吧!到自然里 把身体交给环境,看看会长出什么

徐家辉 爬山、环岛 剧场就是要从「身体」长出来

徐家辉 (许斌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原本只是来台十天的紧凑工作期,旅居柏林的跨界艺术家徐家辉,竟就此留在台湾将近半年。去年来台演出《极黑之暗》、今年继续推出《超自然神乐乩》,徐家辉的创作与田调密不可分,所以这半年他爬山、环岛,走进那些自然环境、神明文化之地,用身体去体验领会。后疫情时代,政府要剧场在1.5公尺的距离规定中开启,但对爱自由的徐家辉来说,他依然故我,要剧场的流动发生在剧场,他说:「我觉得没有变啊!我们做剧场,做舞蹈的,就是要现场,就是要互动啊!」

2020台北艺术节《超自然神乐乩》

7/31~8/1  19:30

8/2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25997973

「想减肥啊!」问徐家辉爬山时都在想些什么,他牛头不对马嘴地给了一个耿直(且充满综艺感)的答案。

这位新加坡裔的数位艺术家定居德国柏林,三月初为了台北艺术节《超自然神乐乩》CosmicWander的排练工作来台,没想到原定仅十天的紧凑工作期,因未来数个月的新加坡、欧洲工作计画皆取消,延长为近半年的台湾long stay,预计八月初台北艺术节演出结束才离开。

「我一定要自己去那里看看」

最开始,徐家辉除了排练,就是绷著神经在十坪大的台北国际艺术村套房里,整理过去的工作记录,申请德国、新加坡释出的艺文补助案,「差不多三周前,我就认命决定要待在台北,不要想回柏林了。」纾了燃眉之急,他办手机、买登山装备,托朋友送来在柏林的工作硬碟,有了大把时间剪辑过去累积的大量田调影片,将紧凑的异国工作步调重整为生活的状态。周间,徐家辉宅在房里工作、线上会议、剪片,周末运动、爬山,「我这几周的生活很柏林。」

只除了饮食。在柏林,他水煮自炊,清淡而节制,他快乐地抱怨:「但台湾东西太好吃了啊!我一个月胖了四到五公斤吧!」走进山里,除了体重,更多是因长年来的田野经验,所铭刻在身体里的那种「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自己去那里看看」的心情,那是纯粹意义上,自由的好奇心,一种巡礼式的行为。五月中,他在一个微雨,结束了和美国越洋工作会议的周末,独自去了石碇笔架山,「爬了八小时,山顶起了雾,看到很多萤火虫,像仙境,当时产生了很多想法。」

过去两年,徐家辉因“CosmicWander”计画走访西伯利亚、新加坡、台湾、越南、印尼等地,进行萨满田调,拟发展为五个系列作品,「我可能是为了了解人多一点吧。神、鬼的存在,是因为人需要。」他解释,「这也让我重新思考什么是『自由』。在不同的国家,自由好像是个假象,政府可以随时让你lockdown,这也是我在十年前决定离开新加坡的原因,在那里,我感觉被局限。」

留在台湾的这几个月,徐家辉周末常常爬山,走进大自然。 (许斌 摄)

疫情之后,剧场还是要「身体」

疫情锁国,有些国家政府开始以健康之名将监控恒常化,《经济学人》创造新词「冠状全景监控」(coronopticon)谈瘟疫剧烈加速度的景观社会变化。后疫情时代,「自由」或许会被人们重新理解与定义,但对艺术家来说,剧场的意义依然是身体感的,是创造沟通可能性的现场,「未来,西伯利亚版本带回柏林演出时,我不希望观众们坐下来看表演,原定五十分钟的演出,希望做成两小时的流动性展演,你来,你参与,我想打破坐下来看表演的框架。」

目前各国政府陆续开放艺文场馆,「自由」有著1.5公尺的条件限制,爱自由的艺术家则依然故我地,要剧场的流动发生在剧场,他说:「我觉得没有变啊!我们做剧场,做舞蹈的,就是要现场,就是要互动啊!」

Profile

徐家辉(Choy Ka Fai),跨领域艺术家。1979年生於新加坡,长居柏林,作品横跨剧场、动态影像、多媒体互动装置。重要作品有:Prospectus For A Future Body(2011)、Soft Machine(2015-2018)、Dance Clinic(2018)、《极黑之暗》(2018)、CosmicWander(2020-)等。

《超自然神乐乩》 (徐家辉 提供)

slow down, then...

#1. 驻地创作《超自然神乐乩》

二○一九年来台演出《极黑之暗》UnBearable Darkness(2018)时,徐家辉同步进行从亚洲的萨满、神明文化取材的创作计画,进行台湾的田调,他聚焦三太子,将钢管舞、未来机器人萨满都搬上舞台,甚至模拟开设三太子YouTube频道,让三太子打起绝地求生游戏、参加大胃王比赛、变身辣妹教画三太子烟熏妆,还设计了一个avator让三太子学猫叫……综艺感十足,也极贴合三太子亲民、通俗、调皮捣蛋的形象,徐家辉笑:「反正三太子爱玩嘛!你怎么做,他都不会生气啊。」这回,徐家辉有更充裕的时间与台湾舞者陈彦斌、林素莲、宋伟杰和 DJ /身体艺术家Betty Apple(本名郑宜苹)讨论磨合,发展作品的细节,「身为一个『外人』,我要如何确立自己的位置,来诉说这个故事,不那么写实地创造不同的感官体验。」《超自然神乐乩》共分上下半场,上半场为〈西伯利亚祖灵〉,下半场为〈宝岛三太子〉。

#2. 超自然景点环岛aka.〈宝岛三太子〉勘景aka.搜集制作数位影音内容

徐家辉预计在五月底退租目前的小套房,在另寻租屋处的空档,花两周环岛。三月初来台时,他因检疫居家隔离,他当时想,为何人需要做田调,需要漫游?「需要身体感吧。」困囿於十坪的日子里,身体蠢蠢欲动,「这也算是因疫情所产生的计画吧,我就想出去走嘛!」景点同样由「神乐乩」主题延伸而来,如三芝飞碟屋、三芝富福顶山寺、新竹十二寮天主堂、干华十八王公庙、南投草屯慈德宫、废弃蒋公庙、地震后未重建的文昌宫等。旅程中,每到一个定点,徐家辉将进行直播(拟经营YouTube频道),也是勘景调查,让Betty Apple评估〈宝岛三太子〉中的未来人工智能神的拍片场景。

#3. 将《极黑之暗》发展为3D线上游戏

徐家辉自Prospectus For A Future Body(2011)以来,累积了大量3D动态捕捉的资料,但受限於经费,未能深化为线上作品,目前因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的数位平台释出资源,让《极黑之暗》有机会发展成3D线上游戏,游戏将从该作田调地点日本青森县恐山——传说中的地狱入口开始,让舞踏家土方巽作为导览员,带领玩家进入不同的山洞与房间,在概念中游走。顺利的话,该游戏将於今年九月前发表。

超自然景点环岛计画 (徐家辉 提供)
《极黑之暗》 ((C)Katja Illner 徐家辉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