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二) Focus | 少来,问题不只是少子化XX这些玩「艺」儿,没人学了吗?

从战斗营变身夏令营 抢救双簧家族危机

双簧家族夏令营以育乐并行的方式,引发学子兴趣。 (徐家驹低音管室内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属於「双簧家族」的巴松管(低音管)与双簧管,近年来这两种乐器专业学习人口的下降,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现况,但台湾的环境似乎更为严重,报考大学音乐系相关类项的学生几乎归零,因为人数过少,连带影响校内管弦乐合奏或室内乐课程无法正常授课。致力推广低音管的演奏家徐家驹面对此艰困现实,两年前毅然将举办多年的巴松管夏令营改为「双簧家族」夏令营,邀请双簧管同好共襄盛举,期待透过育、乐并行的模式,吸引更多学子提升对双簧家族的学习兴趣。

「民国100年我们举办『百人巴松庆百年』音乐会,那时我们的巴松管夏令营在国台交举行,结束隔天大清早一行人坐车到台北演出,」低音管演奏家徐家驹感慨地说:「120位巴松管演奏家在台上的盛况,对比现在,实在难以想像。」

西洋乐器中的双簧家族,指的就是以簧片发音的巴松管与双簧管。这两种乐器专业学习人口的下降,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现况,但仔细检视台湾环境,此现象尤其严重。徐家驹指出,目前全台湾约20所大学音乐系中,有近四分之一比例因为缺乏以上两种乐器的学生,导致管弦乐合奏或甚至室内乐课程无法正常授课。再从招生情况看来,从他几年前准备退休时,全台巴松管报考人数从一、两位逐年减少,最后更明显归零。今年,他更因为学校管弦乐团演出缺乏巴松管,亲自搭车去东部,坐进学生乐团协助吹奏完成音乐会。

携手双簧家族  广纳爱好者参与

原因何在?「少子化」是第一个被关注的焦点,但推广不足、乐器昂贵,加上发声关键的簧片不易控制,又不好削制……种种门槛更令初学者望之却步。然而,若将范围拉大却又推翻这道理——各级学校90%都有管乐团,整体来说学习低音管的人数并没有跟著减少!徐家驹认为:「这是由於管乐器比弦乐器容易上手,而且在社团里同侪交流切磋的氛围,吸引爱好者持续学习。」

从早期便以教学、撰写教材、筹组音乐会等方式推广低音管的他,自2008年起开办两年一度的巴松管夏令营。两年前有鉴於参与人数的欠缺,在招生前他毅然提出解决之道——将单一低音管扩大为「双簧家族」,邀请双簧管同好共襄盛举,型态也从以往集训模式的「战斗营」转换为育、乐并行的夏令营。

今年,除了维持双簧家族的加入,以及不排除非音乐班学员参加外,也减少一对一课程,增加一种或两种乐器的室内乐合奏课程。曲风在传统古典上,也增加了耳熟能详的流行乐曲、电影主题曲,与电玩音乐改编等。在活动之余,也规划文化参访、古乐器探讨、簧片制作等专题演讲。当然,多场不同组合的双簧乐器,以及师生同台的结业式演出,也为学员们留下美好回忆。一场活动下来,不仅提供了与顶尖教师们面对面学习的机会,也提供园地让彼此热情分享,对於维持此两种乐器学习者的高度兴趣,有正向的提升。

在营队中指导学员的徐家驹老师。 (徐家驹低音管室内乐团 提供)

各方面改良  使推广更顺畅

事实上,学习双簧乐器在近年来,已经不像旧时期那样问题重重。国家交响乐团低音管首席简凯玉表示:「以前初学的小朋友虽然有小乐器可以练习,但是调性不一样。现在经过改良,调性已经调整到一致了。加上二手市场流通、出租价格降低,想要拥有一把低音管并不困难。」双簧管演奏家洪千智也赞同:「早年学习实有簧片的问题,但现在乐器供应商做了很多现成的簧片可以使用,以制作水准上是有进步的,所以使用上的成功率很高。」

可喜的是,在前年夏令营活动落幕后,今年大学联招中,双簧乐器意外地较去年增加近20%的考生。徐家驹保留地说:「是不是我们的夏令营所影响,我不敢说,但是相信这样的模式持续办下去,一定会有效果。」确实,精致艺术不像流行一样,没有投注精力培育,就无法有所累积。双簧乐器也是,在面临危机之时,唯有著手抢救,才能避免「断吹」之虞。在夏令营积极的号召下,期待萌芽的希望,就此逐渐茁壮。

小小的簧片  吹奏的关键

「双簧」乐器的发声原理,亦即利用嘴部的器流,使上下两片簧片振动产生声响。由於音质迷人且富有穿透力,因此交响曲中常有经典且迷人的独奏乐段出现。簧片在自然的环境下,会呈现坚硬干燥的状态,因此在使用前必须先泡置於水中,使它软化才能充分振动,并且发出圆润的音色。然而随著气候的温、湿度变化,簧片也有膨胀或收缩的可能性,间接增加吹奏者驾驭的难度。初学者可选购现成的簧片以便练习,但由於曲目、音色的细微要求,专业演奏者通常自制簧片使用,这是双簧家族演奏者在表演之外最大的挑战。(李秋玫)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7/26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0期 / 2021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0期 / 2021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