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大师 In Memoriam

我的老师――李名觉

舞台宗师李名觉 (刘振祥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Ming(李名觉)天生具有幽默感,常常说出饶富哲理和幽默的话,这些话都被历届的学生贴在硕一工作室的墙上和天花板上。

他曾指定我将易卜生的剧本《海达.盖伯乐》的场景改编为台湾,那却是我最失败的一份设计作业。因为这个作业,我发现我对台湾历史和文化知识的匮乏到让自己汗颜。Ming就是有办法让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一九九五年,我幸运地申请到耶鲁大学戏剧学院设计研究所就读。报到后,收到第一个震撼是:硕一第一学期配有七门课程的课表。有我的主修教授Jennifer Tipton的灯光设计课,还有Jane Greenwood的服装设计课和李名觉的舞台设计课。第二个震撼是:李名觉的舞台设计课是在周六上午九点上课。当时的我完全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在周六上课?但是,只有真正上过这门课的人才知道,它是耶鲁戏剧学院非常重要的一门课。除了设计研究所硕一学生之外,周六上午的工作室里还塞满了导演、编剧、戏剧理论等等戏剧学院的学生,甚至也吸引建筑学院的学生前来修课。

他总是有办法让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李名觉不喜欢任何尊称和头衔,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叫他Ming。而这门周六的舞台设计课在课表上只标示上午九点开始,至於什么时候下课?要看Ming的决定。通常是下午四点,也曾到六点。这门周六跨中午的课是没有午休的,Ming只需要一杯咖啡,从来不需要午餐,反倒是我们学生常常在口袋里藏著贝果。Ming的评图常常是一针见血,曾经有同学的设计作业被Ming评完之后就去厕所呕吐。Ming天生具有幽默感,常常说出饶富哲理和幽默的话,这些话都被历届的学生贴在硕一工作室的墙上和天花板上。

他曾指定我将易卜生的剧本《海达.盖伯乐》的场景改编为台湾,那却是我最失败的一份设计作业。因为这个作业,我发现我对台湾历史和文化知识的匮乏到让自己汗颜。Ming就是有办法让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刚到美国英文不好,常常会听错。Ming的制图课第一周发了舞台三视图的作业,第二周我就将画好的舞台三视图全贴上墙。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这是一整学期的作业,我听成是一周作业,於是就熬夜画完了。Ming看我的制图程度还不错,让我免修这门课。我因祸得福,同时也收到同学们羡慕的眼神。

《家族合唱》(1997年首演) (许斌 摄)

在台相聚的亲近时光

一九九八年毕业后,我因为公费留学生的身分,无法像其他同学一样搬去纽约市奋斗,而是回台湾在专业剧场接案担任灯光设计,同时也在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任教。二○○七年国立台北艺术大学颁授名誉艺术博士给Ming,为此Ming和他太太Betsy特地飞来台湾。他们在台湾的这段期间,我全程担任接待员,陪同他们参加各式的接待宴会。Ming因为担任过云门舞集的舞台设计,认识一些台湾的老朋友,他也利用这次与他们相见。回美的前一晚,我单独陪两老轻松自在地在天香楼吃Ming最喜爱的东坡肉。我常想,我最亲近Ming的一段时间,竟然是在毕业九年后的台湾。

Ming是影响美国当代剧场艺术的伟大舞台设计艺术家和教育家,也是我的舞台美学导师,他对我的剧场艺术创作和教学的影响非常深远。非常感谢他一生对世界剧场艺术和教育的伟大贡献,以及曾经对我的谆谆教导。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