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灵纾困(可能)提案/提案2:陪伴吧! 只为了自己与亲密之人所浪掷的时光

杨宜霖 从「复制」的亲子浪漫 到「热线谘商诗」的法式纾困文化

谐仿David Hockney的《艺术家肖像》。 (杨宜霖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旅法剧场与影像表演者杨宜霖在长达五十七天的居家隔离期中,寻找著居家创作与陪伴家庭的平衡。她与孩子合作「复制名画」的趣味拍摄,像是进行全家一起的艺术教育创作课。她也邀儿女协助拍摄「互动式童话」影片,取代因应疫情无法进社区或民众家中的故事剧场演出,让学龄的儿女也能参与并认识母亲的另一个角色。疫情之下,杨宜霖的创作旅程不曾停歇,持续著,等待春来之时的惊蛰……

夏至艺术节《库索莫与他的长冠八哥》

8/1~2  10:30

8/1  14:30

台南 新营文化中心演艺厅

INFO  summertheatrefestival.tnc.gov.tw/

连续三十天/早起,尽量不要赖床/伸伸懒腰/吃一顿早饭/盛接一碗春雨/为自己/画一幅画……

——林季钢〈轭〉

如果预约报名巴黎市立剧院的「热线谘商诗,外语也通」(Les consultations poétiques en langues étrangères)计画,你可能会听到旅法表演者杨宜霖朗读这首、或是其他精心准备的诗歌药签,以诗歌的韵律回应通话者心情处境。

三月,欧洲肺炎疫情急遽升温,十四日法国总统才刚温情演说,十五日一早突然禁止百人以上集会,十七日更是强制全民居家隔离。即使早已有风云变色的心理准备,但作为剧场与影像表演者,杨宜霖仍被巨变的节奏震荡——当天还在巡演的儿童剧直接取消、新电影的开拍与上映都被迫暂停。剧烈的节奏变化,加上长达五十七天的居家隔离,杨宜霖寻找著居家创作与陪伴家庭的平衡。《轭》这首诗对她而言如同居家隔离防疫生活处方,提醒她稳定生活、持续创作、保有希望。

谐仿David Hockney的《艺术家肖像》。 (杨宜霖 提供)

亲子互动 释放剧场创作能量

应著朋友之邀,杨宜霖开始和孩子合作进行「复制名画」的趣味拍摄,并在其中持续创作的敏锐度。凭藉著家里仅有的生活用品、衣物玩具,再配上手工美术构作,从孩子喜欢的画作开始,到接受脸友仿作指定挑战,艺术史上各时期经典都被趣味转译,以有限化作无穷,致敬名画。

每次创作拍摄,杨宜霖都会先给儿女看过原作,一起讨论构思,偶尔老公也会协助拍摄,可说是全家一起的艺术教育创作课!如同导演创作场景,主要的画面安排调度都是由杨宜霖思索酝酿后,在对的时机快速布置、让孩子扮演角色——毕竟小孩耐性有限,没有足够的快狠准就无法杀青完成!

从准备到完成后的归位,拍摄复制名画的过程好似剧场的装台与拆台,藉此也给予杨宜霖创作能量的抒发管道。在此经验下,杨宜霖也邀请一双儿女协助拍摄「互动式童话」影片,取代因应疫情无法进社区或民众家中的故事剧场演出。共同创作时,学龄的儿女也能参与并认识母亲的另一个角色,亲子有了不同以往的互动面向。

杨宜霖在家仍持续创作,拍摄「互动式童话」影片。 (杨宜霖 提供)

稳固自我 用艺术转化疫情苦闷

可能是自己稳定了,工作机会也找上门。

四月中旬,杨宜霖担任起巴黎市立剧院「热线谘商诗,外语也通」演员,这个行之有年的艺文推广计画因应疫情转到线上进行,提供多语服务,却意外切中民众需求。藉由复古的电话热线,表演者不只陪预约民众聊天,也提供诗歌药签,藉由艺术转化疫情的苦闷与焦虑,让诗的意象盛载接触的需求,给予情绪与想像的出口。

现在的杨宜霖,持续在疫情中生活与创作,以此回应社会。疫情对她不是枷锁,而是为了春天的惊蛰。

Profile

杨宜霖,国立清华大学外语系毕业,后就读巴黎第三大学戏剧学系与法国克罗马修演员学校(École Claude Mathieu Art et Techniques de l’Acteur)。2005年起在剧场演出,影视作品则有电影《新界》New Territories和《永无岛》Isola曾入围坎城影展独立制片单元。长期关注与实验儿童剧场可能,在经济弱势社区推行「互动式世界童话」;2018年编导演以气候变迁难民为主题的儿童剧《库索莫与他的长冠八哥》於巴黎公立小学巡回演出,并於2020年由卫武营国家艺术中心与巴黎市立剧院跨国共制为剧院版。

slow down, then…

持续发展中的《库索莫与他的长冠八哥》,与其他

在今年的变动中,杨宜霖深刻体会到现在的世界和小时候成长的世界很不一样,尤其当病毒可能成为常态,为人父母可以如何让小孩安全长大?一边重新反省著人类现有的生活方式,她也一边在寻找有趣的对话方式:当孩子把玩偶丢到没有囤积食物的空冰箱中,引发了她「空冰箱料理」的创作想像。我们需要多少食物?这些食物是哪里来的?希望藉有趣的作品轻松提问全球化下粮食与资源分配问题。

「我其实都还在工作!」她在疫情中仍持续创作,从未因为非常状况中断预定工作,除了等待新片的进一步消息,目前也仍持续寻找观望年初由卫武营国家艺术中心与巴黎市立剧院跨国共制的《库索莫与他的长冠八哥》Kusomo and his Bali Mynah后续巡演可能,希望透过剧场连结情感,与孩子深入对话、讨论难民议题。

望向更前方的景色,杨宜霖更在酝酿拍摄关於台湾白色恐怖短片。在隔离中阅读著史料,她也感到生命的巧合、现况与历史的情境交叠:被迫隔离的我们与被迫拘禁的前人,以及虽然被禁锢,却又打开的新可能——以艺术为台湾白色恐怖历史做些什么,也是杨宜霖给予自己的土地使命。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