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相思成灾,一个父亲的寂寞 访《如此美好》王靖敦

王靖敦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故事从在候机室等待的父亲开始・・・・・・

一趟父亲盼望已久的父子之旅,但儿子却迟迟没有现身・・・・・・这是一个绝口不说寂寞的父亲,与寂寞彼此陪伴的故事。当身体倾颓衰败,当时间成为人生旅程最后的朋友,当生命繁华落尽之时,如何才能放下执念,优雅下台?

王靖敦《如此美好》

Q:你的创作常有跟亲情相关的题材,是什么原因让你特别关注亲情的议题?

A:亲情占了我成长过程中很大的一部分。我跟家人感情非常好,很爱彼此。所以对家人这一块有更多感受,也就有更多的动力去探索。

创作过程中,更感受到身为父亲的寂寞。作品里面书写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我父亲的日常。过去对於他的寂寞并没有太深刻的体会,可是当你透过创作去体验他每一天的生活,就会发现鲜少说寂寞的父亲,其实内心仍期待更多的陪伴。对於这一点,我心里是愧疚的。

王靖敦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你在这次的作品中想实验什么?

A:文字一直是我过去作品的重点,这次除了保留父亲作为最主要的人物情节,想尝试设计一个从头到尾没有语言、只剩下日常的儿子在场上,想实验他是否可以只透过行动、行为、视觉,跟场上主要的人物产生交集。

这次在场上设计了一个三米六见方的水箱,将水作为一个符号象徵,引发水箱中儿子的精神状态,具象化他的内在。儿子在水中的孤寂感,跟父亲过世后,再也无法看到他的那种永远的隔离感,是可以连结起来的。

王靖敦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行李箱」和这次的作品有什么关联?

A:我爸是个台商顾问,一年都会飞出国好几次,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就是移动、行李箱、机场。我跟我爸就只有小时候全家去香港玩时,一起出国过一次。戏里面有提到新加坡,是因为我爸也讲过他想去新加坡玩,然而,即使我已经去过了三、四次,却从来没有跟他去过。戏中父亲的行李箱,是某种承载了记忆的形象。

Q:对这次新点子的创作有什么期许?

A:创作好玩的地方,就是不同的生命历程,可以因为创作跟别人产生交集。在这个对话当中,不管你是身为父亲,或者是儿女,透过观看这个父亲的故事,我相信一定会产生交流与共鸣。也很期待文本以外的空间设计,会如何跟角色的内在产生化学变化。啊!还有希望爸爸会来看戏(!)

(本文转载自《SUN MEG纯志》)

人物小档案

台湾大学戏剧学研究所硕士,台中歌剧院 2017–2018 驻馆艺术家,现为全职剧场创作者,专长编导、演员,其作品擅长从叙事文本出发,以原创剧本及台湾背景为主要创作核心,观照反应台湾当代文化、人文、精神与社会议题,发展多元深刻的作品样貌。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24 至 07/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