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测量你与剧场(之间)的距离/场馆体检:这样说.这样做

台中国家歌剧院:不要用北部观点看事情

台中国家歌剧院 (詹雨树 图像设计)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当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在2018年开幕,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就说:歌剧院的「赏味期」过了,要冲出新的想像,得不断跟大众有话题讨论,持续吸引关注度。作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第二座启用的场馆,坐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划区地段的歌剧院,衔负著推进中台湾艺文产业发展重任,因此,邱瑗提出的场馆营运关键字——不意外地,就是「改变台北观点」和「与在地沟通」。

当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在2018年开幕,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就说:歌剧院的「赏味期」过了,要冲出新的想像,得不断跟大众有话题讨论,持续吸引关注度。作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第二座启用的场馆,坐落在台中市七期重划区地段的歌剧院,衔负著推进中台湾艺文产业发展重任,因此,邱瑗提出的场馆营运关键字——不意外地,就是「改变台北观点」和「与在地沟通」。

一起提振中台湾艺文产业

「改变台北观点」的道理大家都明了,但究竟要如何改变等具体的执行策略,却是需要时间以及各种试错,才可能梳出理路。台湾的展演场馆营运经验,大多是国家两厅院30多年累积起来的数据资料,不管是经营策略,或者是团队经验,都和两厅院及其背后反映的台北艺文消费习性有关,包括节目企划、观众品味、消费习惯和行为,都是以台北观点来思考。

「不要以为只要端出哪位名家,大家就都懂了。北部团队经常以为,只要主视觉出来,票就会动了,没有这回事,千万不要认为这样。」邱瑗解释,或许「改变台北观点」字眼让(台北)人看了刺眼,但歌剧院营运近五年,深刻体认到,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消费习惯和行为,唯有了解台中人的生活习惯是什么,才能让场馆在此扎根,「不要用北部观点来看事情」,邱瑗一再强调。

上任时曾被质疑「天龙国来的」,邱瑗思考剧场公共性的路径当中,「与在地沟通」为其一要务,摸索怎么与在地沟通的语言之外,也为凝聚中台湾表演场馆能量打造「中部剧场平台」,连结中彰投、苗栗、新竹等地方场馆,不只单纯做表演节目的巡回演出,而是从产业结构的基础面著力,例如:由歌剧院提供剧场技术做剧场升级的重点评估、透过圆桌会议讨论艺术行政经验、提供行销平台放送各场馆文宣,在「共好」的概念下一起提振中台湾艺文产业。

日日剧场日,天天品生活

与住宅大楼比邻,歌剧院所在及其建筑的开放性,相较殿堂式的剧场亲民许多:和住宅社区差不多大的量体,没有围墙阻隔散步可及,户外广场常有驻足拍照的网美、游客,歌剧院一开始就定调「一座艺术与生活的剧场」,喊出「日日剧场日,天天品生活」的口号希冀拉近剧场与生活的距离,而导览活动不只表演后台解密或舞台解说,还包括歌剧院建筑与植栽介绍。

另一让歌剧院必须要有大量活动企画的现实,在於它有三个剧场,和音乐厅的音乐节目高翻桌率不同,剧场周间都要装台准备,方能於周末演出,换言之,歌剧院周间能安排的节目少,因此须另辟蹊径、以和生活连结的方式推出课程讲堂吸引人「上门」,也善用独有的曲墙结构作为非典型展演空间。2020年歌剧院与台湾松下电器合作的「光之曲幕」让技术升级,在19米高的曲墙打造沉浸式的视觉体验,开放时间也从过去中秋、圣诞节庆的期间限定,变成每天都可免费入场观赏。

台中国家歌剧院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古典音乐是台中培养已久的消费族群,而过去,中兴堂、中山堂演出经常是索票入场,歌剧院从「一人一票」宣导「使用者付费」观念已渐现成效,但在观众母数不大的情况下,如何引导观众,像是沟通的内容、语言及方式都需要调整,这也是歌剧院与团队亟欲沟通之事,「我们不是要求节目内容调整,而是跟观众沟通的方式会与台北不同。」

例如:歌剧院刊物《大剧报》介绍白先勇、曾道雄、林丽珍等资深创作者,是从谈创作习惯引入,让观众先认识「人」,进而认识创作;介绍云门《定光》也以郑宗龙的摄影切入,而非阐述《定光》创作理念,以软性角度先让观众「有感」。

邱瑗从「NSO经验」深知教育推广的重要,她将原隶属「节目企划部」的「教育推广组」独立出来另立「艺术教育部」,为国表艺三馆当中独有的部门,一方面成立部门让人力较为充沛,另一方面,部门任务不只服务「蛋黄区」观众,而是「蛋白区、蛋壳以外的观众都要培养」,透过各种潜移默化课程让青少年、一般民众或师生接触剧场,对表演艺术产生兴趣后能自动购票。「我们和节目企划部、行销公关部区隔,不做主办节目的演前导聆或演后座谈等周边,也不做节目宣传或导购,就只针对教育推广。」艺术教育部经理黄本婷说。

开展观众群、专业人才培育、驻馆艺术家是艺术教育部的三大业务,相关规划包括:与表演艺术团队合作的校园学习计画「艺起进剧场」,邀请专业人士主讲的「歌剧院沙龙」、以生活艺术领域为主的「不藏私讲堂」、给中青族群充电的「后青年工作坊」等。

台中因地利之便,2016年开幕后的前两年,非台中观众与中部在地观众比例呈现此消彼长,中部观众逐渐增加,此外,观众平均年龄比台北稍长,平均购票价格较台北高。台中有为数不少的读书会,因此「团购」占相当大的比例,若有团队到台中演出,会先邀请关键人物先到团体或读书会进行分享。

结合科技艺术变成台中特色

歌剧院主办节目国内外占比约6:4,主推三大系列:春季NTT X TIFA,夏日放/FUN时光,秋冬「遇见巨人」系列,重点诉求分别是:表演艺术X科技艺术,亲子和音乐剧,世界级大师或经典作品再现或新诠。

TIFA是国表艺共享品牌,各馆也分别打出场馆限定。呼应台中以精密机械发展著称,邱瑗将歌剧院TIFA定调为结合科技艺术,虽然票房推得辛苦,邱瑗仍希望慢慢累积变成台中特色,和音乐剧都是目前最吸引外县市观众的特色节目。

为培养自制节目,歌剧院也针对中部艺术工作者、中部新人团队、以「中部」为发想的创作、符合三大节目方向的创作提案等,提出徵件计画或专案合作模式,像是「新艺计画」、「开场计画」、「驻馆艺术家」等,扶植艺术家创作,也支持与中台湾相关之创作计画成形。

2020年因应疫情另推出「孵育计画」,提供60多位/组创作者研发费用,目前还在发酵期,阶段性呈现后再评估是否投入第二阶段资金。

歌剧院怎么和创作者合作?「能支持就会支持,但没有保证一定可以变成剧场作品」,邱瑗提到,「一旦选择了艺术家,我就是支持他,不会要求他做台中人看懂的作品,因此,会邀请的创作者,就是有把握将他的理念转化为在地能够理解的语言,而不是要求艺术家跟著我。倘若我对艺术家的作品有所保留,就先别邀请他,等到哪天观众或许能接受了,再请他来。」

歌剧院中的「凸凸厅」。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从「打地基」前进到下一阶段

带团队的经验,让邱瑗常从「使用者」的角度换位思考,「现在社群媒体发达,无论是观众或舆论,每个人都可当报导者,因此,总监不只做节目,也要负责剧场和社会的互动。我不害怕被评论,最怕是民众无感。」

2021年,歌剧院迈入5周年,为了解台中民众对歌剧院的看法,邱瑗要同仁做民意调查,不同行业、不拘年龄、不限有无剧场观赏经验,「我们得具体知道:歌剧院对台中改变了什么,还有哪里需要改变?这些资料无法从媒体报导、票房等数据呈现,只好大费周章田调。」

接下来,歌剧院得从「打地基」前进到下一阶段,邱瑗透露想将台中一处闲置空间变成「中部剧场创作基地」,容纳排练室、办公室、布景工厂、宿舍、新媒体试演场,让在外地发展的台中团队回流,相关产业也往台中靠拢,改变不平衡的剧场生态,「无独有偶在利泽,从小小仓库愈做愈大,变成聚落,只要下定决心给予支持就会生长,速度快慢而已。民间靠自己的力量都能做了,我们有公部门支持,为什么做不起来?这是我对未来的想像。」

资料来源:2019年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年报、国家表演艺术中心110年度预算案、国家两厅院官方网站 (蔡淳任 制表)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7期 / 2021年01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7期 / 2021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