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 疫后解封,乐声回暖X2021-2022国际乐季扫瞄

英美 回归,或是新的旅程?

纽约爱乐的官网首页写著:「纽约的乐团回来了!」 (截自纽约爱乐官网)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英美乐团行之有年的乐季主题、推广策划,以及成熟的社会支持风气与机制,那些不朽、卓越的美仍旧存在,但却也加速人们对表现方式的思考,虚拟实境、线上串流与更多的科技考验著文化单位对技术应用的想像,这恐怕并非单纯的载体线上化即可填满所有要求,在影音品质逐步跟上时,现场感受、社交,以及产制中如何有更新的开发等不足之处,才是真正的课题。

渐渐的,人们接受了疫情不像是突如其来的寒流,而是短暂回温但长期却缓慢降低的温度。英美的交响乐团大概更能感受到市场敲响的警钟,纷纷诉诸科技,或从节目切入,投入资源,预先建构环境,使此般情况得以逐渐暖和,或者,等待撑过严冬。

纽约爱乐,移地继续挥洒

睽违18个月,纽约爱乐9月的开季音乐会由音乐总监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带领,展开新的乐季,这也是在近代历史上,纽约爱乐首度离开他们长久以来的主场,暂时在其他场地演出。现有2,738席座位的大卫.格芬厅(David Geffen Hall)是纽约爱乐的主场,正好在疫情期间加速整修,将比预期提前两年、於2022年秋天回归,届时,舞台将会向观众席靠近25尺,座位数降低到2,200席,提供视觉与声学上的亲密感。同时也新增Sidewalk Studio,让推广教育活动更接近社区。

在乐季规划方面,客席音乐家那经典又耀眼的星光让人似有恍如隔世之感,指挥包括布隆许泰特(Herbert Blomstedt)、图冈.索吉耶夫(Tugan Sokhiev)、钢琴家包括安斯涅(Leif Ove Andsnes)、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王羽佳、张昊辰、小提琴家帕尔曼(Itzhak Perlman)、夏汉(Gil Shaham)……而乐团也将向纽约观众介绍来自不同背景作曲家的10部作品,包括6场世界首演作品。纽约爱乐也顺势推广NYPhil+的线上平台,内容包括过往经典演出与新演出,并可跨载具使用。

随著加州重新开放,洛杉矶爱乐也将在迪士尼厅(见图)以完整的座位重新拥抱群众。 (取自Wiki common)

洛杉矶爱乐,重返家园探索在地

在西岸,直到10月的开季音乐会之前,杜达美(Gustavo Dudamel)领军的洛杉矶爱乐已经19个月未曾於迪士尼厅演出,如此长时间的停摆也造成了1.05亿美元的预算缺口。随著加州重新开放,洛杉矶爱乐也将在迪士尼厅以完整的座位重新拥抱群众。当然,所有进入的演出者、观众都必须提出完整接种疫苗至少满两周的证明,而由於12岁以下儿童还未有接种资格,将无法进场,因此将会取消青少年节目。

同样以重返家园为乐季主轴,洛杉矶爱乐以具自己地缘特色的角度推出了新乐季的规划,包括杜达美行之有年,推广美洲音乐的泛美音乐倡议、探索生於1965年至80年间艺术家作品的X世代艺术节,以及电影音乐的重新探索。此外,也将与钢琴家王羽佳进行拉赫玛尼诺夫钢琴协奏曲全集演出,重新呈现导演彼得.塞拉斯(Peter Sellars)之前备受好评的《崔斯坦计画》,以及由陈银淑(Unsuk Chin)规划的「首尔艺术节」等。

杜达美一直都是各种推广活动与新科技的拥抱者,2015年他就与洛杉矶爱乐推出的VAN Beethoven计画,以360度和多角度摄影机及立体声录音录制后,实际用卡车走访社区,让民众体验不必端坐於座位上的聆赏体验。在疫情停摆时,洛杉矶爱乐虽无法进一步用新科技跑在前头,但也推出许多限时串流音乐会,以及由团员拍摄的居家独奏会、大师班等,持续与乐迷维持联系。

英国的爱乐管弦乐团官网首页。 (截自爱乐管弦乐团官网)

英国爱乐,拥抱科技与乐迷多方互动

在疫情开始之前,沙隆年(Esa-Pekka Salonen)领军的英国爱乐(Philharmonia Orchestra)於东京巡回,并将其策划的VR Sound Stage免费向东京群众开放,被老牌杂志《音乐之友社》选为年度最佳音乐会后不久即面临疫情,至今已取消了近200场演出。

在这样艰难的时刻,英国爱乐迎来第6任首席指挥罗伐利(Santtu-Matias Rouvali),客席音乐家包括了钢琴家席夫(Andràs Schiff)、艾马尔(Pierre-Laurent Aimard)等名家,在经典系列外推出「人类/自然」系列,关注几世纪来的作曲家如何受自然启发,包括理查.史特劳斯的《阿尔卑斯交响曲》、梅湘的《众鸟苏醒》、马勒《大地之歌》,乃至格拉斯《生命失衡》等。在这段期间,英国爱乐自然也推出了线上串流音乐会的门票,包括与内田光子、布朗夫曼共演的线上音乐会,可在付费后30日内无限次数观看。

在疫情之前,英国爱乐在2014年已开始开发虚拟实境与乐团的合作应用,亦将成果利用巡回时展出,於雨舞影展(Raindance Film Festival)获得最佳VR音乐体验奖。继成功的「RE-RITE春之祭」展览后再度推出「声音的宇宙」,以37台摄影机与40多个音轨将霍尔斯特的《行星组曲》化作10个房间的展览,参观者可随自己的节奏穿越乐团各个声部,并可随指挥手势,与打击乐手一起模拟演奏,累积超过30万人次的参观。

即便在疫情期间,英国爱乐仍持续参与「未来观众」的开发计画,与皇家莎士比亚剧院(RSC)、技术伙伴如Magic Leap、英特尔、Epic Games,以及研究合作伙伴包括德佛蒙特大学(De Montfort University)等合作,进行为期两年的研究,目标在使用VR、AR、XR等沉浸式技术,重新想像现场表演「可以是什么样子」,探索向同一或复数观众展现多舞台与视角实时表演的可能性,以化解座位的约束,而英国爱乐则以最复杂音乐活动类型中的顶尖乐团角色,提供研究计画中对声音演绎的探索。

经典的事物不灭,但什么将继续引领向前?

整体说来,在英美乐团行之有年的乐季主题、推广策划,以及成熟的社会支持风气与机制,那些不朽、卓越的美仍旧存在,但却也加速人们对表现方式的思考,虚拟实境、线上串流与更多的科技考验著文化单位对技术应用的想像,这恐怕并非单纯的载体线上化即可填满所有要求,在影音品质逐步跟上时,现场感受、社交,以及产制中如何有更新的开发等不足之处,才是真正的课题。整体而言,疫情或许不是天亮就恢复平静的鬼故事,所有乐团在这其中发生、以及发现的问题,终须正面迎对,在大家都打出回归口号的同时,我们都明白,就算回到熟悉的音乐厅,世界已经与疫情之前大相迳庭了。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10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