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卖夹仙24H选物贩卖小铺☆<?:?

蠢动的音乐 教人们怎么成眠

工厂直营 客制化 兼差投资少量可 另徵场主/台主 入群喊+1留ID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其实我一直对一件事情非常有意见,关於某服饰连锁品牌的年度代言人与他的音乐作品,与那些音乐在营业门市的所有播送。

每当我在更衣间里换穿衣物时,空间中播放著的音乐总让我分心,当我走在货架与陈列之间时,步履的移动显得局促与焦躁,每一声忏情的嘶吼与仿若投注全部真情的共鸣咬字,让我没办法好好看我眼前的东西,Navy Blue还是Off White……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想吃鸡米花,看著镜子里面的自己试图比一下是这件还是那件,结束试穿后拉开帘子是否应该要有些奶酥或大蒜吐司大小大概比名片大一点的那种来迎接我:「试穿辛苦了。」

这样的音乐总让我觉得应该更合适於廿四小时营业的鲜果总汇世界或是充满LED光点色彩的音响设备展示,或是镜面墙壁包裹的小吃店,镜面上有过冷的冷气而产生的雾气水痕;或者,应该有更适合的服饰品牌吧我此刻就想到一个,但目前这个我觉得,即便是这位歌手为什么是这些歌呢?没有别首歌吗?为什么要在我犹豫於圆领V领格纹素色间的挑选时在我耳边一遍又一遍地撕心裂肺呢?这种全然的情感爆发在这个现场却是一种窒息感,真的压力好大,但一转去西洋流行或其他的声音,空间中的空气又突然畅通了,阻碍感消失了。

其实我不只一次地冒出了想要投书客诉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被这个声音干扰,我并不会不喜欢这名歌者,也对他的作品不反感,但有些东西放在一起就是不对劲……是这样说吗?「对劲」。

我曾站在冒著白色烟雾的冷藏冷冻柜前,一个地方超市的空间中,著迷於〈最长的电影〉在此时此地的巧妙与绝佳:心不在焉的店员在透明的塑胶帘幕后玩著手机,空气门吹动著透明塑胶帘幕彷佛涟漪或漩涡搅动著后方的景物,白炽光源愈是冷冽愈显得岛国风情,我可以只是站著看著好久,我想为这个场景编一支舞,但,这个充满水气的情绪技巧与存在感浓烈五分糖多冰大辣葱多蒜多酱多胡椒多姜丝多香菜多的声音,真的适合一个挑选衣服的现场吗,挑选一个讲究百搭与日常质感充满大地色阶的服饰品牌的衣服的现场?……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实是不只一次宁可不逛了也无法再自在地待在里面……

曾经看过篇报导:日本作曲大师?本龙一特地为位在他纽约住所附近、时常光顾的餐厅Kajitsu,制作了一张全新的背景音乐歌单。他在写给餐厅老板奥多先生的e-mail里这样说:「我非常喜欢你的料理,也相当敬重你,我爱这家餐厅,但我讨厌那里的音乐。」「你们的餐点跟 Katsura Rikyu(桂离宫,京都千年老别墅,被视为日本建筑界的杰作)一样出色,但音乐却像Trump Tower(川普大厦)!」(据《纽约时报》报导,喂关键字就能找到相关报导与该歌单)

我其实是觉得任何空间场域场所都应该有它合适的声音,又或者,理想的合宜的背景乐/背景声音,也可能如同好的空间色调,或室内陈设?什么样的情境能使人如何专注?北平东路上台北国际艺术村附近有间相当常民的价廉自助餐,很多计程车司机会去吃,每每踏入店内都是环绕式的古典乐或电影配乐、演歌,即便整间店是相当阳春没有视觉美感可言,也没想过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播这样的音乐,但在里头用餐是一点都不会有恼人的感受。Comforting Sounds即使在文青咖啡店,大放也是完全让人坐立难安,或者在要求别人不要大声讲话的状态下催起「美秀集团」或The Prodigy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被打扰。平常绝大多数时候敬谢的水晶音乐,非常小声地在大众汤屋播放,搭配水声人声微妙地竟提供了一种公共的秩序性的感受。一样的日式饮食连锁,在台湾会交叉播放日本流行歌与店内宣传,但在日本则是音量偏低的爵士乐,甚至很多时候不播音乐没有声音。

有时也常常会想,为什么一定要有音乐?要有声音呢?很多时候或许会觉得宁可不放,也不该放那些显得过分的音乐,但也真的基於此才领会到很多音乐的实际意义与何以存在:在住处中觉得屋外祭祀庆生的祭仪音乐嘈杂恼人,但在一次去屏东参加王船祭时,跟随著王船境与在各宫庙间移动时,北管的声音竟相当合适於移动的身体体感,甚至产生了一种加成的感受;另一回也是在屏东还是高雄,某个南部城市的近郊,看了一场光雕秀,但光雕秀的音乐不是重点,而是在离开现场后走在城市边陲的荒路上,不知何处传来了非常凶狠的东南亚节奏感的电音舞曲,非常的远方看见一处也闪烁著霓虹色彩的光芒,音乐混杂著湿闷的空气与草腥排水沟气息与一点点的养猪味,愈走愈近发现是一个被围起来的露天篮球场,可能是因为时间还太早,尚还在测试中或是刚要入场的时间,空间空旷无人,声音震耳欲聋非常魔幻,测试当中声音突然cut out静止,小小声的虫鸣呼之欲出,比光雕的声光现场更震撼我心。以及一次,在中国的南通,工作之余被领路在地游湖,其实也类似於去小碧潭走走的感觉,但在船上游行的中间,听见远方传来唱曲的乐音,姑且误会为南管,瞬间,理解折曲的语韵与绵长的字音,是为了处理什么样的空间感,是为了在什么样的时间感受中存在,即使当船驶近,发现应是一群中老年男女的日常消遣,音响设备也有点两光时不时破音,但当这样的声音从湖面上传来,当这样的歌声是如何与风和空气同在,其中,竟似乎有什么道理不言而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