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困扰 |
☆<コ:彡卖夹仙24H选物贩卖小舖☆<コ:彡

一个小困扰

通篇以首演前preview与剧院实景排练的期间作为背景的《鸟人》,在剧场工作日程下进行情节的结构,设计安排很是巧妙,镜头在整个剧场建筑与前后台游走穿梭纪实感到有种极限与魔幻,不过最后在男主角的结局终场前,也就是他决定把最后一幕要使用到的假枪换成真枪的那个没他的戏的空档,前妻跑进来休息室跟他说话旧情绕指与舌尖,恭喜你你的演出真是顺利虽然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但很高兴你真的把你想做的那个作品做了出来,呃我想说,您戏不是还没看完吗大姊怎么在恭喜?

通篇以首演前preview与剧院实景排练的期间作为背景的《鸟人》,在剧场工作日程下进行情节的结构,设计安排很是巧妙,镜头在整个剧场建筑与前后台游走穿梭纪实感到有种极限与魔幻,不过最后在男主角的结局终场前,也就是他决定把最后一幕要使用到的假枪换成真枪的那个没他的戏的空档,前妻跑进来休息室跟他说话旧情绕指与舌尖,恭喜你你的演出真是顺利虽然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但很高兴你真的把你想做的那个作品做了出来,呃我想说,您戏不是还没看完吗大姊怎么在恭喜?

一直以来有一个说不上多重要的小困扰。

大多数时候电影/电视里面看到的剧场,总是跟我认识的不太一样。

《黑天鹅》里面娜塔莉.波曼在进剧场当周某晚因为跟情勒自己一辈子的妈妈吵架跑去夜店耍叛逆(看这情绪强度真的是极高啊剧场周有多少事情要做啊就算你是表演者谁不是能多早躺平就多早躺平),隔天宿醉醒来迟到不说,随著剧情走火入魔的推演,愈靠近演出她女主角愈爱乱跑,首演当天睡到不知道几点睡眼惺忪一头乱发冲到剧院还使性格一定要跳原本的女一位,在这个关头我也在想呃如果是我我会这样搞吗的瞬间舞衣发妆转眼就也全体服贴准备登台了(谢谢剪接)(啊你说你要跳后面也不好好听intercom)。《谁先爱上他的》里面人设这辈子视剧场为职志使命不惜借贷做戏的男主角,在首演当天情绪来了爱为何总让人疯狂的自己决定去把自己的腿摔断,这样的导演或剧团主持者,写实概念真要说的话我只能合理怀疑极有可能是水象星座(敢爱敢恨还是很让人羡慕)。

在这种时候,真的或多或少很难不出一下戏,情节精采紧凑时就是飘出去一下想说欸??随即就又被拉回去的话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但有些戏本身就已经乏善可陈甚或荒腔走板时,剧场环节在此只是作为一种叙事推进的垫脚石然后叙得也很烂推得也很烂,剧场还被乱用的时候,真的只会看到火大火很大……想到《La La Land》里面女主角自己抱著一大纸箱东西和一些感觉是家里面的家具当天早上进剧场晚上就说要演出,好啦以一个圆梦路上的女演员现实人生好像是很有可能的情境我就是只租得起一天剧场嘛……想到很多时候影剧里出现小剧场的类型/意象的时候,演员都要变得很奇怪不知道在做什么,很多时候我都不太确定,这是有在丑化…吗…?剧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众印象,还是这些影视导演有什么关于剧场的PTSD吗……

在这个瞬间突然想到/觉得,关于丑化的部分或许有一个事实是,影视呈现上的美学基础就是极度写实/真实于生活日常的视觉经验的,而剧场与剧场里的表演艺术,确实是透过各种手段与一种类似无中生有的创造来使观众相信,使观众开始想像与感受、思考、审美的。(在这边与各位分享一首前几天看到的);所以剧场的那种突兀感或仔细想想会觉得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啊的诡异/美妙客观景象,在堆砌真实感的影像特质/本质里面确实会特别明显,同时也更因为影像的聚焦特质被更为放大吧……

虽然一直有这样的困扰(也说不上是困扰吧就是一种皱眉头的感觉)但从没有想过要把它写出来,一边想的过程里面觉得自己像是那种跳出来对医疗向影集说开刀不应该是那样子的执业外科医师,病人通常在什么时候早就怎么样怎么样了,或者是物理/天文学家,指出科幻电影各种有违原理的情节发展/设定;又或者将史实的再创作或挪用被上纲到一种怎么可以窜改历史,是不是在洗脑大众,是不是政治操作的舆论风向……

但在遇到这种时候的时候,又好像可以很客观地去说,啊,这就是为了戏剧性的营造吗,戏本来就是假的啊又不是纪录片,重点不是事实而是人在里面的处境和行动;啊,我们有专业的顾问团队啊都是经过考究的啊——但是戏剧本来就也有宣导教化的成分啊,不应该带给观众错误的资讯混淆视听——嗯R大家都是聪明的好人R。

嗯是R,所以《千面女郎》里面视戏剧与表演为终身悬命的观月老师,看戏的时候总是开演后才进场站在观众走道的尽头或是门旁边,我想这么专业的剧场人怎么总是如此带给剧场前台人员困扰啊,需要帮您带位吗?可以看一下您的票券吗?那种对剧场的爱与炙热但又淡泊名利的清高同时狂热,真的很难用好好坐在座位上来表达吧我想。而且老师剧场面里好黑耶,您的浏海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根据真实人物事件改编的Netflix影集《HOLSTON》里服装设计师男主角到了老年孑然一身也无法在自己的品牌里面做设计了以后,被长年交好的舞蹈家老友玛莎.葛莱姆展开双臂拥抱请他来为自己下一周就要首演的新舞作设计表演服;别说这个时间够不够做衣服,看到戏剧张力如何营造男主角如何在繁华落尽物是人非的晚年如何重新追寻自我重燃火光的时候,我只在想,那原本那个服装设计去哪里了……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06 ~ 09/06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