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音乐职伤的迷思与转机

访清华大学音乐科技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苏郁惠 如何化恐慌为舞台上的助力

(日安焦虑 绘)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纽约客》杂志有张知名的讽刺画:一只大象坐在钢琴前,双手垂下,眼睛瞪大看著键盘,惊吓地问著自己:「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没办法弹这东西!我是个长笛家,我想大声喊叫……」。试想,每场演出,演奏者都得如此面对台下目光投射,如同放大镜聚热在身上,教人灼热得无处可逃。

未知是最可怕的

聚光灯下的恐惧,即使伟大的音乐家也有迹可寻。记录中,萧邦在26岁就停止了演奏,一辈子仅有30场公开演出。他曾向李斯特说过:「观众吓死我了,他们急切的呼吸使我窒息,好奇的目光使我瘫痪,外星人的面孔使我噤声。」顾尔德(Glenn Gould)沉迷於录音而不继续巡回演奏的原因,据推测也可能是源於舞台恐惧(stage fright)。鲁宾斯坦(Arthur Rubinstein)曾经以为,在舞台上等著他的钢琴是要吞噬他的鲨鱼。霍洛维兹(Vladimir Horowitz)的严重焦虑,以至於他的妻子万达(Wanda)不得不出手将他推出舞台。最令人惊讶的还有拉赫玛尼诺夫(Sergei Rachmaninoff),即使极度胆颤,为了生计仍得压抑痛苦。有次音乐会结束,他知道观众不会放过他,直到他演奏C小调前奏曲。虽然他最后屈尊弹了,却从此鄙视这首曲子。

焦虑并非仅是胃里的蝴蝶,而是过度的肌肉震颤、呕吐腹泻、过度换气,或从防火门逃跑到寻求酒精毒品的种种破坏性行为。何以,最初接触音乐的愉悦,在以音乐为职后却致使心理上的伤害?苏郁惠认为,原因在於几个「迷思」。大学主修管弦乐指挥法的她,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观察。她发现,「早期对於演奏职伤倾向不讨论,总认为学习是no pain no gain,所以不是私下处理就是硬撑,再不然,就是错误判断,反过来责怪自己。」

「评价的对象不只听众,也包括演奏者对自己表现的不满意。」苏郁惠归纳造成演奏焦虑最重要的关键就是「评价」。再者,焦虑的因素也与「舞台」相关。例如在家里或浴室唱歌不但不会焦虑,还会感到抒发,这就是因为没有舞台压力之故。

焦虑程度与演出时序成正比,距离上台日期愈近焦虑愈明显,从台下等待到走上舞台这段时间的焦虑增加最剧。更惨的是,由於诸多因素,焦虑并不一定在下台后立即告终。苏郁惠说:「导致强烈情绪的最大成因,就是那种不确定的因素,因为『未知最可怕』。」

找出根源积极对应

焦虑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当受到刺激时,交感神经使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肠胃蠕动放慢、肌肉张力增加……状态就是为了提供人类接受挑战、躲避危险的准备。「这些其实是正向的」苏郁惠解释,「有些音乐家即使焦虑外表也看不出来,那有可能是不断自我训练的成果。然而如果交感神经过度作用,让忧虑与恐慌影响了专注与记忆力,占据大脑的认知思考,就是从正面转为负面了。」

受焦虑之苦的演奏家,可能比想像的还多。早在1988年,学者Fishbein Middlestadt、Ottati、Straus与Ellis就曾对美国48个乐团2,212位演奏家进行健康检查,显示演奏焦虑是职业乐团演奏家的普遍问题。

回到音乐本身,苏郁惠认为:「乐曲难度超越演奏者所能驾驭的能力太多,也容易引发舞台恐惧的问题。」有趣的是,钢琴家暨作家史蒂芬.霍夫(Stephen Hough)也曾将触及舞台恐惧的罪魁祸首之一归咎於李斯特(Franz Liszt)。因为他的不看谱演奏引发一股仿效的风气,从此这种不成文规则练就了职业演奏家的超技本领。

压力大吗?只要想想钢琴家一首协奏曲动辄半个小时及数万个音符,答案自然就清楚了。

要知道演奏焦虑的解决之道,首先要了解的就是构念的成因。据苏郁惠的研究可分为「生理的」、「认知的」及「行为的」。生理的最容易测量,发抖、流手汗、过度换气等直接干扰演奏,认知层面是非理性的灾难式负面思考、负向自我评价及担忧,且造成分心现象。行为层面的焦虑反应则是面部表情及肢体语言显出异样,或逃避练习、逃离观众等逃避行为。

因应策略则分「认知治疗」、「行为治疗」及「认知—行为治疗」。认知治疗包括认知重建、正念冥想等;行为治疗可以用瑜伽、呼吸练习、渐进式肌肉放松练习、系统减敏感法、生物回馈法及虚拟实境演练;认知—行为治疗则是融合放松及认知重建的引导想像。药物的治疗因负担重而少用,但若有需求,则可求助於家医或精神学科。

相较於其他表演艺术领域,音乐人的职业选择少,成本投资却高。更甚者,无论是私下练习或是舞台表现,都绝非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也许在养成的过程不断挑剔、修正,追求完美反而引起严重怯场。虽然外在看不出创伤,身为演奏者的苦也无法对外人道,然而,要理解的是,完全不紧张,潜力也无法发挥。舞台是演奏家的一部分,刺激也是现场精采的一部分,既然无法避免焦虑来袭,那么就跟著专家的建议,让负向能量转正吧!

临床心理师有撇步

四种练习  降低演出焦虑

文字  叶秉宪(馨思身心精神科诊所临床心理师)

演出前,乐手胡思乱想、钻牛角尖的心情,在心理治疗中,称为「反覆性思考」(repetitive thinking)。一个原本很小的念头不断循环反覆,然后占据整个脑袋。从思绪的焦躁开始,接著是身体紧绷、心跳加快、体温升高的焦虑症状。这时我们可以尝试以下练习:

一、采用腹式呼吸放松:全身专注在呼吸,把脑袋净空;二、建立演出前的仪式:进行简单反覆又能引起兴趣的事情,让心静下来;三、觉察平日的焦虑:辨识日常生活里比较小的情绪反应,开始练习放松;四、谈论你的担忧:找信任的人聊聊那些让你焦虑的想法,从不同观点看待。

进行这些练习,目的是在中断负面思绪的循环,降低焦虑的强度。不去高估悲剧发生的可能性,也不全然否认它们可能发生。在适度压力的状态下,沉浸在音乐的氛围里。

Profile

苏郁惠,清华大学音乐系教授兼任电资院音乐、科技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专业领域为音乐与健康科技整合、演奏者健康促进、音乐社会与应用心理学、音乐行为评量。近年主持研究计画大学音乐系学生完美主义与预期演奏焦虑关系之探讨、「预期性演奏焦虑」及「临场演奏焦虑」之量表编制研究、演奏焦虑改善训练工具之发展研究。

苏郁惠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