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关键时期重现经典之必要? 编导穆阿瓦德试图召唤《海滨》的青春灵魂

(Tuong-Vi Nguyen 摄 Th??tre de la Colline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现任国立珂岭剧院总监的全才剧场创作者穆阿瓦德,特地在暑假推出其经典旧作《海滨》,曾四度执导本剧的他,这回找来十四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演员,想要透过这群表演者初生之犊的活力,带领大家走出灾难后的哀恸,重新体验人生百态与生命价值;但仓促的排练、血脉贲张的表演、一成不变的场面调度让整体演出成果显得差强人意。

五月解封以来,大部分的法国剧院选择闭馆筹备,因应疫情发展调整下一季的营运模式。然而,某些剧院趁著暑假提前暖场,推出特别节目,让望眼欲穿的观众重温表演艺术的现场魅力。在《一诗为定》Tenir Paroles中,巴黎市立剧院(Théâtre de la Ville)总监德马西.莫塔(Emmanuel Demarcy-Mota)邀请四十六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演员与科学家登上舞台,让他们与观众直接分享「诗歌谘询」的体验。维莱特剧院(La Villette)推出《艺术家原野》Plaine d’artistes,汇集两百五十位跨领域艺术家的现场创作。国立珂岭剧院(Théâtre de la Colline)总监穆阿瓦德(Wajdi Mouawad)则重新搬演经典旧作《海滨》Littoral,率领十四位年轻演员,用朝气蓬勃的青春活力探究生死存亡的重量。

七月底甫获德国斯图加特国立剧院(Schauspiel Stuttgart)颁发「欧洲最佳剧作家」奖的穆阿瓦德,是编、导、演兼具的全方位剧场创作者。一九七六年,八岁的他随著父母远走烽火连天的黎巴嫩;在法国落脚五年后,最后於加拿大定居。这样颠沛流离的飘泊人生充分体现在他的创作之上。无论是手足相残的战争、离乡背井的流亡、蛛网尘封的回忆、血脉相连的命运、南辕北辙的文化差异、追本溯源的寻根之旅……他的廿多部剧作反映出现代「异乡人」的内在矛盾,尤其是阿拉伯移民的逆境。透过史诗般的格局、曲折离奇的剧情结构、及意象丰富的诗意笔触,穆阿瓦德深刻描绘个人认同与集体命运之间的冲突与和解,显露如希腊悲剧般的人性价值。穆阿瓦德深受法国剧坛的爱载与重视,自二○○九年受邀担任亚维侬艺术节首席艺术家之后,七年后又入主珂岭剧院,力图推动当代法语戏剧发展。

(Tuong-Vi Nguyen 摄 Th??tre de la Colline 提供)

反覆探究死亡,追求普世道理

创作於一九九七年的《海滨》是穆阿瓦德的成名作。廿三年以来,他曾四度执导本剧,获得全球观众热烈回响(注1)。本剧源自穆阿瓦德迈入而立之年的人生提问,他与同龄的创作伙伴共同探讨从青年到成人,他们怎么看待爱情、喜悦、痛苦和逝去。他们发现自己害怕去爱,却无惧面对死亡。尽管死亡的阴影离他们非常遥远,但它却深深纠缠著上一辈。这种世代认知的差异引起穆阿瓦德的兴趣。他想要透过父子之间纠葛的关系,探讨人生在世的共通性:「一直以来,每个世代都会思索何谓存在?然而,提问不是为了寻找关於死亡、爱情、善良、邪恶、正义或自由的全新解答,而是重新赋予『群体惯用词语更纯粹的意涵』,如马拉美所言。《海滨》就是源自这种欲望,我们需要一起重新命名自己的恐惧。透过提问,我们或许可以再一次找到最细微的人性共通点,以化解藩篱,从他人身上了解这种焦虑的意义,它是每个人必然承担的责任。」(注2)

《海滨》描述一位年轻人在父亲骤逝之后,终结了挥霍无度的青春岁月,展开一场落叶归根的旅程。尽管与过去形同陌路,他仍从父亲留下的信简中,拼凑出家庭破碎之前的美满模样。於是,他决定引领尸骨未寒的父亲重返故里,让他入土为安。透过蒙太奇的编写和奇幻元素,穆阿瓦德将煽情又通俗的家庭悲剧转化成既生动又幽默的荒谬剧。乳臭未干的主角不但有一个捍卫自己的「幻想玩伴」,也可以跟死去的父亲说话。当他们抵达故乡,才发现人事已非:内战摧毁了村落、撕裂了家庭,尸横遍野毫无葬身之地。当地的青年男女全成了孑然无依的孤儿,只能藉由沉痛地吟唱与暴力行径,抚平心中的无尽愤恨……

(Tuong-Vi Nguyen 摄 Th??tre de la Colline 提供)

用青春抚平伤痛,以表演映照人生

在全新版本中,穆阿瓦德刻意选用了一批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演员,并破除性别框架,将卡司分为男女两组交替演出。对他而言,疫情肆虐让法国社会陷入了死亡的焦虑,他想要透过这群表演者初生之犊的活力,带领大家走出灾难后的哀恸,重新体验人生百态与生命价值:「只在集体陷入恐慌的混乱时代,剧场这门纯粹的艺术(一个人说故事,而另一个人聆听)才能显现它的力量。只有身处惊恐的群体,语言才能营造适当的空间和有力的形式。它引领我们深入剧情,彷佛进入钻石的核心,让我们看见不同层次的面向、文字、意象和感受。透过表演这幅多面棱镜,每个人可以重新审视自己。也因为演员的信念,我们今天才能开心地在剧场重聚。」(注3)

为了突显《海滨》的当代性,以及角色真挚、热烈的情感,穆阿瓦德刻意简化场面调度,突显文字和表演的力量。幕启时,赤裸的舞台上只飘散著稀薄的烟雾,让人想起疫情期间杳无人烟的剧院。一片黑暗中,陆续进场的演员显露出模糊的身影,如逝去的鬼魂般飘进了空的空间。挂满无数的戏服与家具的吊杆缓缓降下,表演者在众目睽睽下开始换装、进入角色。他们首先用胶带在偌大的舞台上框限出表演区块,然后随著两位乐手的演奏,展开节奏明快的舞台叙事。整场演出没有多余的道具,只透过几个简单的物件和演员的身体动作,带领观众投入曲折离奇的寻根旅程。透过极简却创意十足的导演手法,穆阿瓦德给予年轻演员极大的挑战,使他们找回表演的本质与初衷,也开启了观众无尽的想像空间,让他们深刻体验剧场的魔幻魅力。

羽毛未丰,功亏一篑

然而,仓促的排练、血脉贲张的表演、一成不变的场面调度让整体演出成果显得差强人意。缺乏身体训练的年轻演员时常跟不上场景变化的快速节奏,而且,他们惯用嘶吼的方式力图表现丰沛情感与满腔热忱,却没有深刻体会意在言外的沉默与余韵。除了开场,穆阿瓦德运用重复的导演手法铺陈舞台叙事,让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变得通俗难耐、平淡无奇。的确,《海滨》的全新版本突显了法国剧场的根本问题:若过度依赖文字,没有试图建立文本与自身、或当代的关联性,这样的舞台诠释是否会让所有经典文本丧失光彩,变成庸俗的陈腔滥调,沦为宣泄情绪的言语堆砌?

注:

  1. 除了与加拿大演员合作的首演版本、及今年的全新版本之外,穆阿瓦德也两度改编《海滨》,包括了2004年的同名电影,2009年融合《烈火焚身》Incendies和《森林》Forêts的《承诺之血》Le sang des promesse
  2. Wajdi Mouawad, “Ecrits dans un avion, avril 2008” in Programme de Littoral, Théâtre 71 Malakoff, jan.-fév. 2010。
  3. Wajdi Mouawad, « La double face du malheur » in Programme de Littoral, 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Colline, juillet 2020。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