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国际现况

香港 回不回得去? 从没退路中寻进路

《5月35日》(庚子版)宣传视觉。 (六四舞台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虽然疫情趋缓,现场演出逐渐回温,但在人们的恐惧与防疫距离的限制中,昔日表演艺术的共时感与现场性,短期内是回不去了。香港的团队试图从中找出新的进路,线上读剧、直播演出纷纷出笼,就算无法赚回成本,也至少让剧场人可以继续创作与生活。但随著团队开拓演出直播的可能,数量亦愈来愈多,众多演出同时争夺观众的时间,量的饱和反而成为了最大的挑战。而线上演出的美学实验,也仍有许多值得探讨的空间……

德国导演欧斯特麦耶(Thomas Ostermeier)在今年转为以网上形式进行的「锡比乌国际剧场艺术节」(Sibiu International Theatre Festival)中的对谈活动里,被问及对线上剧场的看法,他显得有点不以为然地比喻这「权宜」状况为远距离关系里要用视讯恋爱的情形,人最后还是需要肉身真实的拥抱,或拥抱的真实。共时感与现场性的魅惑,让表演艺术最终还是有让人神往之处,然而有些东西是我们(暂时)回不去了。

最近「剧场空间」首演陈浩基小说《隐身的X》,「真人现场演出」的售票说明一方面是因少有在电影院内进行剧场演出,另是现在对剧场线上播放的期待已然不只於英国国家剧院的NT Live,有演员在场的「真」演出反而有陌生感而需要说明;林大貂写英国观众对重回剧场有担忧,我最近则在爆满的小剧场内看演出,五人一行没有隔座和隔行,即使入场前已量体温和回答境外旅游记录的问题,且全场观众带口罩,但因邻座陌生人而产生的不安是身体的实在反应,这远比当年SARS的影响大得多。

现场+线上  团队开拓新蓝海

康文署取消了今年暑假的「国际综艺合家欢」和「中国戏曲节」,辖下场地刚在六月重启,但只能出售原定座位数量一半的门票,主办方无疑大失预算。「影话戏」在五月底上演《扣题》,同时出售比入场看便宜约一半的现场直播门票;六月「Project Roundabout」的十二场读剧演出《不日上演》也有同样安排,观众梅花间竹式就座,目测现场至少四部摄录机同步拍摄。表演团体未来是否要在制作资源和过程配合同步网上直播演出的可能,以回应观众对非临场参与的灵活性,值得深思;场地是否能支援亦是重点(以上都是在非政府场地内举行)。从观众拓展角度,线上直播演出值得探索,《不日上演》的策划潘灿良也说不少付费的网上观众是海外港人,虽然付这样的费也绝不能平衡成本。

「中英剧团」在三月在以线上读剧方式免费直播原要演出的龙文康新作《大伪术爸》,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少有同时安排口述影像版本的网上制作,疫情下发挥共融欣赏艺术的精神(https://www.facebook.com/chungyingtheatrefanpage/videos/681719155932456/)。直播高峰时脸书观看者超过四百,累计YouTube观看率超过两千,数字不算很高,但可能已比其他剧团的同类型制作理想。免费不见得就是王道,这亦是制作人担心观众「习惯」了免费后会否影响往后购票的动力。诚然,不必过分期待目前因免费而接触到的观众会在日后进入剧场,维系著剧场的能动,让业界可以继续创作与生活反而是应对疫情影响的策略,本地受资助的团队不少特设的线上计画都有此迹可寻。「香港话剧团」在四月推出「有文字你send来.不『疫』乐乎」短篇文本创作计画徵集,每个获选作品可得港币两千五百元;剧团最后从两百八十篇投稿中选出廿个演读(www.hkrep.com/event/script2020/)。「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在疫期间最锐意探索网上多元呈现和实践,构思都从业界长远发展的视野出发,三月推出「舞蹈业界抗疫对策——网上研讨会」系列以Zoom进行,设现场即时传译,讲者包括本地和海外创作人和制作人;「数位观众参与:艺术家网路驻留计画」则更有启发性,为期十四天的网路驻留计画,邀请舞蹈、媒体、艺术教育等工作者,就数位创作和数位艺术教育提出具前瞻性的方案,如「利用VR重建观众群:透过场域舞蹈 (site-specific dance) 说故事」,就是编舞杨春江和跨媒体学者郑重言的提案。

重新定位的「CCDC 艺术频道」定期每周播放旧作。

线上新旧演出纷出  量的饱和是最大挑战

以上三团都是由政府直接资助的「九大艺团」,受疫情影响虽有政府出手支援,但大量演出取消,团队总不能坐以待毙。《不日上演》的初衷则是业界自助,获得善心人支持下制作读剧演出,让一百八十位受不同程度影响的演艺工作者不致全然「手停口停」。艺术发展局推出的「艺文界支援计画」不尽能让所有有需要的团队或演艺工作者受惠,有些情况会严峻如没有获政府补助而面临破产的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场,以票房、教育、私人赞助等能独立营运者,在此时反被拒於扶助网内,边缘化的结果是让团队往后更倾向依赖政府,长远来说对也不利於文化艺术资助的多元发展。

重新定位的「CCDC 艺术频道」(www.youtube.com/channel/UCHZeubQT_I7c0Xv3OX2IeQQ)定期每周播放旧作;「话剧团脸书戏宝重温」则先透过票选活动带动观众的参与性,每次播放平均也达数千观众。疫情前在线下拓展的观众策略,在疫情后如何与观众连系(connect),则必须要加上对线上版图的想像。随著团队开拓演出直播的可能,数量亦愈来愈多,我试过在同一时段,有超过一套希望观赏的本地免费直播演出在发生,还没算上海外团队作品的限时线上播放,其实也在同时争夺观众的时间;量的饱和反而成为了最大的挑战。

具话题性同时能与当下社会脉搏同步的作品会是突围的可能,《5月35日》(庚子版)在疫情期间免费线上直播,剧团和创作人都承受不少压力。「六四舞台」原定在今年中重演去年纪念六四卅周年的庄梅岩作品《5月35日》,因场地闭门,剧团发起众筹目标卅五万港币让演出免费直播,至五十万则进行学校巡演等,已超额完成目标。自去年「反修例运动」至今年「港版国安法」,港人对言论和集会自由的逐步收窄愈见担忧,今年因疫情而限制聚集的缘故不能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剧团在六月三日晚首播的演出更形重要。作品附中英文字幕,完成播放累积至今据剧团表示已接触了超过五十四万观众,数字相当惊人,并肯定包含不少各地非固定的剧场或线上剧场观众。

线上直播更具公共性  但美学仍有探讨空间

对这样具「仪式」和特定意义的作品来说,探索线上直播不只是开拓观众,而是让本来小众的闭门现场演出变得更具公共性,这不是重演多少场可以比拟的维度;同时,这亦是一种姿态,从教育和承传的角度让记忆不灭。从剧场公共领域的线上开拓而言,「庚子版」今年因受疫网上直播看似是从舞台上退下来,但其实目前的路径更加切合於剧团的理念。不过网上直播演出也是利刃,一部固定摄录机肯定不可行,多角度的现场剪接需要的前制和后制资源不少,如是售票观众对其质素的期望更不会低。诚然「庚子版」的舞台与镜头两种语言的交接在美学上还有很多探讨的空间,反而「前进进」的「读剧马拉松2020」网上演出在镜头语言上更具探索性;演艺学院学生用视讯软体排练和演出史提芬斯(Simon Stephens)的《禁色》Pornography则利用软体本身的功能实验了镜头跳接的可能性;See you Zoom甚至是要观众同步网上参与演出。创作人面对「后疫情剧场」的转变将如何「再定义」剧场?艺评人有是否有合适的语汇和开放的视野去评鉴作品?这将会是表演艺术相当刺激的后疫情未来。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1期 / 2020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