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 柏林

Corona后的表演艺术重开机 谨慎防疫缓步前行

现在场馆皆须在表演或排练前遵照防疫规定,采用大型风扇通风并消毒场地。图为柏林剧团的消毒状况。 (Moritz Haase 摄 Berliner Ensemble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静态场馆於五月四日开放后,柏林市府基於中央防疫法案第二条第三项的授权,制定了针对各类型室内场馆,以对观众的开放为目标的防疫卫生架构「尽管Corona,文化依旧!」,於八月中公布,对各种防疫措施都列出巨细靡遗的实际执行方式,并且随著实际执行及场馆的反应,不断地进行调整。为了让文化继续前行,虽然防疫规范对创作的确有影响,从业者与观众也不得不妥协。

自三、四月的高峰期之后,德国的疫情虽未曾彻底消除,但至少已趋稳定。尽可能地在一定限制下恢复各种表演艺术场地的运作,是文化主管机关的当务之急。

接续在静态场馆如艺廊、美术馆、博物馆和图书馆的再开放(五月四日)之后,柏林市府基於中央防疫法案第二条第三项的授权,制定了针对各类型室内场馆,以对观众的开放为目标的防疫卫生架构「尽管Corona,文化依旧!」(Kultur trotz(t) Corona!)(注)。八月中公布之后,所有的场馆,甚至包含音乐学校或者是有唱诗班参与的教会活动,都有义务要遵照这份规范已进行各自场所内的艺文活动。

防疫计画采滚动式调整

该防疫卫生架构大致分为四个部分。首先在第一部分先根据科学实证,详述了何种情况下会有Covid-19的感染风险;第二部分则是应遵守的室内防疫相关措施;第三部分是在第二部分应遵守的规范以外,柏林市府进一步的建议执行事项(不强制);最后一个段落则鉴於曾经发生的合唱团群聚感染风险,特别针对需要咏唱、朗读或者叫喊的情境,专门量身打造相关的规定。而关键的第二部分当中,举凡实名制、座位间距、口罩政策、动线分流、停留时间、清洁配备乃至於通风消毒,都有巨细靡遗的实际执行方式。

这份防疫卫生架构也随著实际执行及场馆的反应,不断地进行调整。先前较不明确的,被认为有困难的部分,都在九月十一日公布的新版当中改动或增补。譬如,先前关於表演厅内的座位安排,对小场地来说相对不利,因为能够上座的观众数量少,相对导致场馆入不敷出。经过调整后的方案,若场地配备有符合规格的通风机器,则座位间距可以从一点五公尺缩减到一公尺,并采西洋棋盘式座席;但相对的,原先就座后即可脱掉口罩的规定,在这个版本之中改为全程配戴口罩。新增的规定方面,则有像是小学生与幼儿园团体参与场馆的活动时,得以免除距离限制,但条件是同一时段即不可对其他访客开放。

表演场地内部的工作人员也像外部的访客一样,有著各种需要遵循的规定:举凡上工前的检测、分流的更衣著装空间以及保持距离、有时间长度限制的演出方式等。然而德国舞台协会(Deutscher Bühnenverein)主席马克.格兰蒙塔涅(Marc Grandmontagne)在公视一台(ARD)的访问中表示:「表演艺术是一种社会性艺术,不管是哪种类别都具有一定的亲密性质。」现须保持距离的状况,确实对於创作造成影响,却因为防疫而不得不妥协。

大众文化表演空间持续关闭

当演奏厅和剧院陆续在这些滚动式的防疫架构下,得以低度运作的同时,相对上偏向次文化、大众文化的音乐展演空间(Live House)或供访客跳舞的俱乐部等空间则持续关闭中,仅有部分暂时将活动举办於露天空间。虽然一样都是室内,这类的空间不像剧场或音乐厅有固定坐席,访客在难以固著在同一个位置上,也因此防治感染的措施难度随之上升。俱乐部委员会(Verband Clubcommission)的主席鲁茨.莱希森林(Lutz Leichsenring)在八月底接受德新社访问时即表示,他们已将重新开幕的时程推迟到最快二○二一年了,然而目前有约九千名的从业人员,仅能依靠各式救助方案生活。

虽然台湾的疫情未曾像欧洲严峻,但在特殊状况下勉力维持文化生活和文化产业运转的策略,或是哪些文化活动不应平白遭受牺牲,及如何重建观众对场馆防疫措施的信心等,这些都可以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做好准备,拟定各种状况下的剧本及应对措施,则是为了在不知何时到来的紧急状况下,使整个产业从业人员与社会的文化需求免於遭受冲击。

注:这个标题采用了双关语。“trotz”是「尽管」的意思,而多加上一个字尾“t”之后则有「对抗」之意。所以既有要继续维护文化活动进行的想法,也带著用文化对抗疫情所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的味道。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05 至 10/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