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GNA所制作的广播芭蕾舞计划,让参与的观众随著耳机的指示起舞,串连成为新的公共景观。(©ZTS Kira Barlach)
柏林

疫情、政策变动不明 艺术节转换形式对应

暑假期间,德国例行有几个大型艺术节让观众持续参与,但在肺炎疫情持续延烧下,各种防疫限制中,筹备经年的艺术节活动又如何因应?柏林的国际舞蹈节「舞在八月」今年顺势推出「特别企画」,邀影来自十八个国家的艺术家推出线上及户外演出;在工业区鲁尔举行的「鲁尔三年展」则将原本邀演节目与艺术家的相关影音文字、图像资料等,建立为线上档案库,提供大众公开阅览。

暑假期间,德国例行有几个大型艺术节让观众持续参与,但在肺炎疫情持续延烧下,各种防疫限制中,筹备经年的艺术节活动又如何因应?柏林的国际舞蹈节「舞在八月」今年顺势推出「特别企画」,邀影来自十八个国家的艺术家推出线上及户外演出;在工业区鲁尔举行的「鲁尔三年展」则将原本邀演节目与艺术家的相关影音文字、图像资料等,建立为线上档案库,提供大众公开阅览。

时至酷暑,同时也是德国各大公私立剧院剧团暑休的时节,但总还有几个大型的国际艺术盛会,吸引来自全球的剧场艺术家与观众相聚,而今年呢?冠状病毒还在全球肆虐,所有大型聚会的举办与否都是思虑再三,政策上的、政治上的、艺术上的、执行效益层面、国际旅游限制等等众多复杂因素交织,无论是对于主办单位,还是参与艺术家,都是一番折腾与连串难题。但是筹备经年的艺术节活动,观众的期待,怎么舍得直接喊停?

「舞在八月」推出特别企画

每年八月,柏林夏季唯一的国际舞蹈节,几乎所有节目都一票难求的「舞在八月」(Tanz im August,8/21~8/30),今年顺势推出「特别企画」(Tanz im August Special Edition 2020),除了与「苏黎世戏剧节」(Zürcher Theater Spektakel)合作的国际论坛、观众交流之外,来自十八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推出线上及户外演出,稍稍弥补部分观众只想观赏现场演出的遗憾。

户外演出的两个作品,一是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的装置性作品《无标题教学系列》Untitled Instructional Series,随机地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寻找装置,跟随指示牌,引导观众在公共空间中移动、活动、舞动。另一个是《无处不在!》Zerstreuung überall!,为来自汉堡的新媒体表演团队LIGNA制作的广播芭蕾计划,邀请十三位国际艺术家参与。团队成员Ole Frahm、Michael Hueners和Torsten Michaelsen访问世界各地的编舞家,在受到全球疫情威胁时,感觉到了哪些社会性和身体性的改变?那些集体的脆弱与团结的经验为何?观众可以通过耳机跟随指令动作起舞,成为演出的景观,也建构了一种集体行动的形式。《无处不在!》同时也将于八月卅日在苏黎世戏剧节和巴塞尔戏剧节演出,意外地实现了一个概念与行动,远距离同时共享的经验。

「鲁尔三年展」线上展示表演资料

德国西边北威州的鲁尔工业区是世界最大的工业区之一,每年「鲁尔三年展」(Ruhrtriennale)都会邀请当代艺术家在鲁尔区的巨大工业建筑群中进行演出。采矿区和钢铁工厂、炼焦厂、机房、仓库改造的演出场地成为音乐剧、戏剧、舞蹈、表演和视觉艺术的交汇处。三年展的定义源于三年一任的艺术总监制,二○一八至二○年是由Stefanie Carp主持,不幸遇上疫情,加上州政府因政策考量强行喊停,使其最后一年重要的策展筹划,未能有一个完整的句点。主办团队在仓促喊停下的因应措施,是将原本邀演节目与艺术家的相关影音文字、图像资料,艺术家与艺术总监的线上对谈影片等,建立为线上档案库,提供大众公开阅览(8/14~9/20)。

曾任职鲁尔三年展制作经理、现任德勒斯登赫勒劳—欧洲艺术中心(Hellerau - Europäisches Zentrum der Künste Dresden)节目经理的André Schallenberg分析指出,以剧院或艺术节营运的角度来看,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观众的流失或资金拮据,而是政策的不明朗,德国政府目前所有的疫情相关规定都是暂时性的,朝令夕改,没有人知道艺术节发生的当下,法规会是如何。延伸出来的问题包括艺术家是否可以来到现场?演出的内容是否会受到疫情相关政策的限制?有多少观众允许进入剧院?而剧场的核心价值发生在演出的「现场」,虽然可以暂时将重心放在居住于当地的艺术家(并不限于德国籍),节目的多样性却也因此打了折扣,线上与户外演出等等替代方案,也都并非长远之计。尤其舞蹈作品是很难不发生在现场的,舞蹈演出跟舞蹈录像也是完全不同的作品形式。此外,公立或市立的剧院与机构,虽然并不会立即感受到票房缩水的压力,国家的资助还持续在注入,但时间一拉长,当然还是会出现问题。但尽管如此,德国也并非没有经历过更艰难的时期,整体来说,都是可以度过的难关,也不至于会让公立剧院和机构的系统崩解。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