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戏? |
看戏时,努力多看,少想,看完后再好好思考。
看戏时,努力多看,少想,看完后再好好思考。(言午 摄)
入门 入门 Intro

如何看戏?

看表演和生活一样,最重要的是:吃饭时「吃」饭,走路时「走」路。

文字|黄承晃
摄影|言午
第4期 / 1993年02月号

看表演和生活一样,最重要的是:吃饭时「吃」饭,走路时「走」路。

走出国家剧院,听到有人问身旁的同伴:「喂,这种表演该怎么看?」相信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也一定听过类似下列的回答:「多看、多听、多问。」「多作笔记。」「需要涉猎各种艺术。」「多看书,哲学、宗教、心理学……各种书。」「这牵涉到个人经验是否丰富。」「这很难讲。反正就看嘛!」「用你的心去体会、去感受。」「还要多想。」「根本没有方法。」「不能这样问。」「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我该怎么看?」这问题困扰了我几十年。以下便是笔者摸索的一些心得:

先从「看」谈起。「看」原本是件简单的事,我们不是一张眼就在看吗?然而,如果我们自问,一天当中我有多少时间真正在「看」?又看到了什么?那就难以回答了。如果再去追究细节,我们会惊愕地发现:即使是关于枕边人的事情,诸如眼珠子的颜色,昨天穿什么衣服等,我们都会回答得很吃力。为什么会这样子?我们不是一直张著眼在看吗?

有位伟大的老师走到荷花池边,对坐在池边的学生说:你们都不「看」荷花,都在「想」。柏拉图亦曾说过,我们看的都是洞壁上的投影,而不是事物本身。

走在一条熟悉的街上,我会忽然看见:咦!这里几时开了一间餐厅。事实上,它在那里已经好几年了。生活在都市里大半辈子,从来看不见重重楼房的背后还有远山,看不见头上的星星、月亮和天空。神色匆匆的路人走在街上,眼睛望著正前方,心里想的不是目的地,就是过去的经验,或是编织著美梦……总之视而不见。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如果我们检视自己的生活,就可发现自己总是「想」得太多而「看」得太少,甚至以「想」取代了「看」。

就像不小心抬头看见了星月,此时思考机器停止运转,我们拥有瞬间的感动。但文字立刻浮现:「哇!真是太美了。……好久没接近大自然。……去年中秋……月饼……柚子…蛋黄酥很好吃……」连珠炮般的联想让我们再也看不见。

所以说,我们经常只看到自己脑中储存的记忆、资料。当记忆库提供不出什么资料时,我们就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或昏昏欲睡,或乾脆想别的事,或努力翻阅说明书。

真的,「想」是「看」的一个大障碍。「但思考不是很重要吗?」「没有理智思考,人和动物的差别何在?」我们也许会问。没错,其实「想」和「看」都很重要。只是我们需要调整:看的时候看,想的时候想。以看表演为例,在观看时我们只是记录所看所听的一切,像拍照一样,不只对外面的表演,也要看到自己里面的情感反应。而表演结束后就要好好思考,将这些纪录关连上自己的经验。在生活中亦然,工作时,经验时,努力少想(我们做不到「不想」),而事后就得用力想。

前面提到看自己的里面,这点非常重要。我们一般习惯都只看一面;不是看外面,就是看里面。外面吸引人就全心看外面而忘了自己;心里有事就闷著头想,对外界一切浑然不觉。两者都使人盲目,不能真正地看见。因此当我们在看外面时,还必须学习另一种看──看自己里面。也就是,真正的「看」是双向的、是里外兼顾的。

生活中的「看」大致如此。而另有一些看表演的方法,是笔者自经验中整理出来的:早一点到场。将生活中的所有杂念丢出剧院。小憩一会,放松全身,避免和同伴或邂逅的朋友聊天。

开演后,努力保持头部的鲜活敏锐。努力「拍照」,里面外面同时。散场后,不妨自问:我「看」到什么?引起了什么情感反应?让我联想到什么?这场表演试图吿诉我什么?作者为什么这样表达?和我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其它人怎么看?

总之,看表演和生活一样,最重要的是如禅师所言:吃饭时「吃」饭,走路时「走」路。就好比赴场盛宴,光是「想」那一道道的佳肴,对主人是很不礼貌的。

 

文字|黄承晃  人子剧团团长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