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禁忌的身体政治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挑战禁忌的身体政治

华丽的红色帷幕前,身著晚礼服的女主持人被几位穿著正式的「男伴」抱出场,当女主持人开口说话,男伴便如玩弄芭比娃娃般,费心地帮她摆弄不同姿势,仿佛身体是一处提供观者消费和娱乐的场域。接著,舞台上3D影像光影变幻,舞者游走其间,夸张地展示美丽的肢体、高度卖弄炫技的动作……这是二○○五年,英国前卫舞蹈剧场DV8首度访台演出的作品Just for Show。当然,这场演出绝对不只是一场Show而已。在「好看」的表象下,DV8的编舞家洛伊.纽森(Lloyd Newson)透过浮夸与扭曲的「完美」形体,嘲弄现代社会的肤浅假象与膨胀虚无,更对这种为了「好看」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提出质问。这支舞不仅挑动观众的敏感神经,更挑战社会主流价值。当编舞家以身体当武器,以舞蹈抵抗这个世界的媚俗与虚伪时,其企图无疑是充满政治性的。

是的,DV8的作品向来充斥政治性。创立至今廿六年来,DV8宛如现代舞坛的「深水炸弹」,批判性格始终未变,从反抗同性恋情的禁锢压抑,对阶级文化的颠覆挑战,一路发展到对传统社会制约的质疑,一方面对虚伪做作冷嘲热讽,一方面更向墨守成规的道德规范与老旧偏见宣战。因此,看DV8的舞从来不轻松,它的手段几近残酷、直截了当,刺激著我们习以为常的审美经验与视觉习惯,更进一步检视最底层的灵魂、欲望、动机和思想。它松动层层叠叠的自我保护机制,扒开伤口,检视痛楚,并与生活中无所不在的政治正面对峙、冲撞。此次来台作品Can We Talk About This?探讨伊斯兰教的言论自由、审查与著作自由等议题。舞作名称一语双关;表面上像口语的「我们可以聊聊」;但也反讽著,这事我们能谈、可谈吗?「有话要说」的DV8,这回说什么?又将如何说?

过去剧场长期为男性所主导,女人在剧场多属于「噤声」的配角。直到一九六○年代随著妇女解放运动,女人在剧场也开始「有话要说」。虽然女性的剧场活动起步甚晚,然而其表现却是百花齐放、千姿百态。以女演员而言,台湾女演员在每一世代都各有风情与不同的舞台能量,变化多端、自成路数,为台湾剧场样貌组出多变且渐层的光谱。本期企画特别找来林钰玲、王安琪、谢俊慧、王世纬、张诗盈、谢盈萱,六位不同特质,却同样在舞台上备受瞩目的新生代女伶。经过改造变身之后,透过镜头捕捉,她们将各自呈现什么样的风情?在访谈中,我们也将一窥她们对演员之路的挑战与期许。

在偶像剧《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推波助澜下,「乌克丽丽」几乎成了台湾的「国民乐器」。不仅乐器行卖到缺货,乐谱高居畅销排行榜,举凡夏令营、才艺班、社区大学,音乐教室都有开设相关课程,而〈李大仁之歌〉更是入门的指定曲。究竟,这股乌克丽丽旋风从何吹起?何以风靡大街小巷?想要学会乌克丽丽,如何快速上手?本刊特别开设「乌克丽丽速成班」,让读者深入了解这项最具亲和力的乐器。同时,编辑也实际走访位于云林的乌克丽丽工厂,一探手工制琴师如何打造一把好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