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大师的足迹—铃木忠志《茶花女》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追踪大师的足迹—铃木忠志《茶花女》

铃木忠志曾经说过:西方戏剧以文字探讨人的处境,而东方戏剧则用身体达到同样的目的。文字使人思考,身体令人感受,他要做的就是结合两者。这种理想也决定了他总体艺术的方向—— 以日本的表演方法去演绎西方的经典。所以他从能剧当中探索剧场美学,找到了「传统」与「前卫」结合的可能:延伸能剧中行走与地板的关系,强化当下的存在感,发展出以演员为主、强调「动物性能源」的剧场理论,进而打造了属于铃木忠志的表演体系。而他的作品,也忠实地呈现了他的理念,带给观众一种全新的剧场体验。


继《酒神》与《大鼻子情圣》之后,铃木忠志这位当代亚洲的戏剧大师,又要为台湾的剧场界投下新的震撼弹:《茶花女》。与之前的两部作品不同、也最难能可贵的是,这次的新制作《茶花女》是和我们的国家两厅院合作,不但以台湾的演员担纲,而且还运用了许多大家都能朗朗上口的国、台语流行音乐,发展出台湾本土「流行音乐新歌剧」。


您一定会很好奇什么是「流行音乐新歌剧」?铃木忠志如何将小仲马《茶花女》的文本,配上〈何日君再来〉、〈最后一夜〉、〈爱拼才会赢〉、〈爱情的限时批〉等流行歌曲,融入他独特的表演体系,来呈现这次的新作?他又如何能在排戏之中倾听身体的声音,并帮它找到语言出口?为了追寻这个答案,本刊编辑部特别从《茶花女》的文本出发,一路探索铃木忠志的导演美学、演员训练、工作方法等面向,并访问了在制作过程中赴日参与训练与排戏的剧场工作者,透过他们的了解,为读者导览这次的全新制作。此外,我们也特别专访了本次的编曲樱井弘二,期待借由他的引导,让观众一窥铃木忠志运用歌曲的方式与逻辑,了解本剧的创作理念。


本期杂志中,我们也藉著「比利时当代舞团」首度访台的机会,带领读者一同走进比利时缤纷的创作世界,看看这个以跨界艺术而知名的国度,在舞蹈、当代视觉艺术、甚至是流行时尚等各项领域中,如何借由跨界,激荡出璀璨的创意火花。当然,我们也专访了比利时当代舞团的创团人暨编舞家亚兰.布拉德勒,以第一手的资讯为读者介绍这位虽非舞蹈专业出身,但能善用早期担任动作治疗师、从事特教等工作经验为编舞的基底素材,开发出另类舞蹈美学的前卫编舞家,也先行为读者勾勒出比利时当代舞团的创作概念,与其作品所呈现的风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