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琪 ╳ 凡尔赛玫瑰 |
(吴仲伦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百变女伶新生代/纸上变身

王安琪 ╳ 凡尔赛玫瑰

这一、两年注目度急窜的王安琪,是剧场新生代女演员中颇令人期待的一位;穿梭大小剧场和萤幕之间妆扮各式角色,她总能牵动观众喜怒哀乐的身影。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吕柏伸形容王安琪是「集贤妻与荡妇于一身的完美女演员」,足见她在表演上令人惊艳的弹性与魅力!近期剧场界的话题作品《台北爸爸.纽约妈妈》中,王安琪演出陈俊志的妹妹Rose一角,精准诠释令人揪心的坚毅和女人的无奈,与戏精前辈们同台飙戏也丝毫不逊色,成为每个观众心中惊呼的亮点。

小时候的王安琪打开电视被卡通《凡尔赛玫瑰》里的欧丝嘉(Oscar)所吸引,著迷于她和一般女孩截然不同的特质。王安琪本身也和她听起来铃铛可爱的名字不一样,她一点都不柔弱娇巧,也不想成为一个玻璃娃娃;尤其在如此艰辛的剧场环境中奋斗,她非常明白假使自己不愿妥协,那就必须用坚强来磨炼眼光。因此,她保持虚心与认真,用坚定又平静的心在接踵而来的演出机会里冲刺锻炼、披荆斩棘,宛如优雅挥剑的欧丝嘉。

文字|许哲彬
摄影|吴仲伦
第232期 / 2012年04月号

这一、两年注目度急窜的王安琪,是剧场新生代女演员中颇令人期待的一位;穿梭大小剧场和萤幕之间妆扮各式角色,她总能牵动观众喜怒哀乐的身影。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吕柏伸形容王安琪是「集贤妻与荡妇于一身的完美女演员」,足见她在表演上令人惊艳的弹性与魅力!近期剧场界的话题作品《台北爸爸.纽约妈妈》中,王安琪演出陈俊志的妹妹Rose一角,精准诠释令人揪心的坚毅和女人的无奈,与戏精前辈们同台飙戏也丝毫不逊色,成为每个观众心中惊呼的亮点。

小时候的王安琪打开电视被卡通《凡尔赛玫瑰》里的欧丝嘉(Oscar)所吸引,著迷于她和一般女孩截然不同的特质。王安琪本身也和她听起来铃铛可爱的名字不一样,她一点都不柔弱娇巧,也不想成为一个玻璃娃娃;尤其在如此艰辛的剧场环境中奋斗,她非常明白假使自己不愿妥协,那就必须用坚强来磨炼眼光。因此,她保持虚心与认真,用坚定又平静的心在接踵而来的演出机会里冲刺锻炼、披荆斩棘,宛如优雅挥剑的欧丝嘉。

Q:最想要挑战的角色?

A其实,只要是写实文本里的角色都想尝试,但真的要选一个,应该还是《求证》里的凯萨琳吧。也想再回头挑战在学校时演过的《欲望街车》的白兰琪。我其实蛮想演美国影集里的角色,譬如《六人行》那种因为长时间播出、好像贯串了剧情和现实的角色,就像是成为观众生活中的朋友。虽然戏路可能从此被定型,但是能演出一个「啊,瑞秋就是这样子的人嘛」的一个鲜明又活生生的完整角色,好像很爽!

 

Q:如果不当演员,最想尝试什么工作?

A(毫不犹豫)网球选手!我从小就太爱网球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或是让我成为一日网球选手,我好想要站在大满贯的决赛球场上感受一下那个气氛!但这太梦幻了,如果实际一点,我对星座、易经、占卜一直都蛮有兴趣的。我觉得当一个算命师、用科学的心态和别人分享,对彼此的生命其实是很健康也美好的一件事情。

 

Q:表演路上,影响最深的老师、导演或启蒙者?

A从大学到研究所,朱宏章、姚坤君、林如萍都是非常重要的老师。除了表演上的指导之外,更让我珍惜的,是他们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我身为一名表演者的人生理念应该为何,让我可以相信某些坚持是必要的。这阵子和琄姐(王琄)工作也影响了我自己很多,她真的让我了解到表演和生活是无法分割的。每次不同工作方式的导演都会给我不同的学习经验,我可以在他们的眼睛里看见自己各种的可能性和不足之处,只是接受的收获各有不同。

 

Q:表演或塑造角色的灵感来源?

A我喜欢观察奇奇怪怪的人。电影的话,我不是片单很广的那种,但我会把喜欢的片子或演员反复看很多遍。开始在高中教课后,学生也成为我的灵感来源,尤其是喜剧角色。每次去旅行也可以看到各地不同的人,像大陆人都令我难以想像或是出乎意料,很有趣。另外,和优秀的演员们一起工作时,会在他们身上看到某些吸引人的特质,就会想:也许自己下次演出时可以加上一点点盈萱的坚毅,或是一点点劭婕的任性,之类的。

 

Q:参加一场很重要的audition,你会如何向导演介绍你自己?

A(思考极久)我觉得,不管是电影试镜还是剧场的audition,「诚恳」是最重要、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算今天是梅莉.史翠普来当audition主考官,除了诚恳以外,我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给她看了。而且,我认为audition还是一个「缘分」,而不是「运气」的问题,所以只能尽力吧!

 

Q:将来希望自己成为哪一位演员?

A梅莉.史翠普。我不是羡慕她的成就,而是对于她整个人无论台上台下都散发出平稳又安好的人格气质所吸引;我相信她伟大的演技也是来自于一种健康、平静的生活态度,那是我想追求的。张曼玉也是,她说过她正在等一个真正适合她的剧本。我觉得,那是她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从事表演的自觉,她明白自己和这个环境是互相需求,而非互相消磨的。我觉得能够像她们这样,真的很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